断骨金莲 第二十三章(1)

  余笑予开着车行驶在去医院的路上。

  简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打着电话。

  刚才出了学校门,简洁对余笑予说:“你来开车,我在路上打几个电话。得抓紧时间,把案子的事情安排一下。”

  余笑予一边开着车,一边用余光看着简洁。

  两天来的经历使得他对简洁的认识加深了许多。而对她的感觉也和以前不同了。

  以往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只不过是朋友聚会,简洁表现得活泼、顽皮。在余笑予眼里,简洁就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样。

  而现在,在他身旁打着电话的简洁,却是个成熟、果敢的女人。这个案子这么错综复杂,可她现在处理起来,确是有条不紊,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们还在河松小区吧?”简洁这个电话打给留守小区作调查的人员。“嗯,你们赶回被害人家里,将他家电脑硬盘拿回来。再问一下被害人的丈夫,被害人上网的情况。”

  接着,简洁又拨通了徐爱军的电话:“你们查电话记录查得怎么样了?要特别注意被害人最后通话的几个号码。其中有个通话十分钟左右的电话号码,一定要查清楚!”

  接着简洁又语气严肃地吩咐道:“查到那个打电话的地点以后,你们再

兵分两路。一组人开车沿着这个地点分别去杜梅家和钟燕红家。要计算路上的时间。第二组人,去公交公司,调查清楚这两地之间乘坐公交车的线路、具体的运营时间和路上行驶的时间。”

  交待完这些,简洁才舒了一口气,放下电话后她却发现教授看着她微笑。

  “你笑什么啊?”她觉得莫名其妙。

断骨金莲 第二十三章(2)

  教授这时已经将车开进医院的停车场,一边找着停车位一边说:“你和小兰的性格真是截然不同,你俩该综合一下。小兰太柔弱了,像个小猫一样。”

  他们俩走进莫丽的贵宾病房的时候,莫教授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她看到余笑予进来,脸上立刻充满了笑容。

  等到见到余笑予身后的简洁,又充满了诧异。

  简洁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还是因为案子的事情。”

  莫丽笑着招呼他们坐下。“没关系的,我在这里也寂寞得很,有点事情做还舒服些。又是昨天的那个案子吗?”

  余笑予接过话来:“一会儿再说案子,你检查的怎么样了?”

  莫丽开心道:“早上医生刚告诉我化验结果,都符合手术要求。定在下周作手术了。”

  余笑予和简洁闻听都舒了一口气。

  “那你最近可得好好休息呵,养精蓄锐准备手术。”余笑予笑着说。

  “那当然,我最听话了。”莫丽露出顽皮的一面。

  余笑予一眼瞅到了在床头桌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伸出手摸了一下,然后撇嘴道:“你就撒谎吧,还说听话呢,电脑都是热的,是不是刚才又上网了?”

  莫丽见没逃过余笑予的眼睛,便不好意思地一笑,也不接茬,问起了简洁:“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简洁拿出了刚刚在案发现场拍的照片,递给莫丽:“教授,还得让您看看照片。今天中午,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被害人同样被绳缚了。”

  简洁在莫教授面前也自觉地使用了“绳缚”这个术语。

  莫教授接过这些被害人的面部被技术隐藏后的照片,仔细地看起来。

  她一边看着,一边分析说:“这次的绳缚方法和上次你拿来的照片上的不一样。”

  对于这一点,简洁和余笑予都清楚。因为一眼看上去两者有明显不同。

  但莫丽接下来的分析就让他们凝神细听了。

  “这次的绳缚技术也要比上次的高很多!”

  简洁从包里拿出了上次的照片,也递给了莫丽,以便看得更明白些。

  “你看,上一次的绳缚只是‘龟甲缚’,还属于普通的绳缚方法。可这一次不一样了,用了两种绳缚方法。”

  莫丽一边指点着两张照片一边说。“这一次,手足的绳缚方法用的是‘狸缚’。这种以动物为名的捆绑方式最初来源于捆绑不同动物时的方法,是专门捆绑手足的。狸缚就是把奴隶的左手和左脚绑住,右手和右脚绑住,既可以简单地捆住手腕和脚踝,也可以用多道绳圈捆住上臂和小腿。如果直接把四肢在身前捆在一处,就叫做猪缚。

  从这张照片看,这次的狸缚中,凶手用绳索把受害人的左右脚向两边强制拉开,在SM来说,目的是可以产生非常羞耻的感觉。狸缚使奴隶身体蜷曲,是常用的灌肠和(禁止)调教姿势。而猪缚的奴隶因手脚都捆在一起,不便于上身的调教,所以一般用猪缚吊起奴隶的全身作(禁止)调教。”

  “那躯干的绳缚和上次有什么不同呢?”简洁发现莫教授又谈得远了,便把话题引到了正题。

  “这次躯干部位的绳缚用的是‘菱绳缚’。这是一种较高级的捆绑方法。来源于龟甲缚,具体应用中分为胸菱绳和股菱绳两种。用这种方式捆绑以后后绳网呈菱形,所以叫菱绳缚。

  菱绳缚在高级的SM捆绑中的地位很高,相对技术也比较难,但如果做得好的话,它用来塑造奴隶的体形非常有效。菱绳缚的基本思想和龟甲缚类似,根据中间引绳绳结的疏密程度来控制菱绳的观感和松紧。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可以作为菱绳缚的对象。所以,熟练掌握菱绳缚的技巧后,几乎可以产生无穷的变种。”

  “从这两次绳缚的情况来看,能不能看出是同一个人做的呢?”简洁问。

  莫丽迟疑了一下,又仔细地看了一遍照片。

  “看照片中绳缚的打结方法,缠绕次序,我感觉是一个人做的。只是不明白凶手为什么前后两次绳缚的方法不一样呢?昨天我还以为他只会简单的绳缚,而今天看起来,他其实很擅长绳缚的。”

  这问题其实也萦绕在简洁和余笑予心中。

断骨金莲 第二十四章(1)

  “会不会凶手绳缚的目的也和缠足的目的一样——按照绳缚的难易程度来先后捆绑他要杀的人呢?”

  余笑予沉思良久后开口说道。

  简洁眼前一亮。

  她忙问莫丽:“那比菱绳缚和狸缚更高级的绳缚方法是什么呢?”

  “应该没有了,这已经是属于比较高难的绳缚了。”莫丽摇摇头说。

  但她沉吟了一下又道:“如果从SM的绳虐来说,那还应该加上吊缚。”

  “吊缚?”这个新名词又引起了简洁的好奇心。

  “吊缚,是从捆绑和紧缚发展而来的绳虐方法。所以在对奴隶施行吊刑之前,最好要有充分的捆绑和紧缚的技巧。如果说捆绑和紧缚还有定式或规律可循,吊的技巧就完全要靠主人的创造力和经验了。

  吊缚的目的主要有两种。

  第一,通过绳索的牵拉和自身的重力使奴隶只能保持特定的姿势

  第二,剥夺奴隶对地面的依靠,加强无助和孤立的感觉。

  吊缚的种类也非常丰富:站立姿态垂直的吊;全身离地水平的吊;双手反绑的吊;猪缚吊;逆海老吊;单脚吊;M 字开脚吊等等,还不包括各种部分肢体的悬吊。

  吊刑本身并不足以作为一种调教,但是配合吊刑的调教几乎都能收到特别好的效果。因此,一个完美的恋缚空间中,滑车和吊梁是绝对不能缺少的。吊梁至少要能承担300 斤的重量不晃动,没条件作滑车的有个滑轮就可以了。如果是倒吊或水平吊的话,吊绳和整个机构必须非常结实。吊起奴隶的时候如没有帮手,可先让奴隶站在椅子或桌子上,吊起后再把桌椅移去即可。”

  讲完了这些,莫丽端起床头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简洁和余笑予对视了一眼,脸上均露出难色。

  莫丽正张口欲问的时候,简洁的电话响了。

  她看了一眼号码,见是组里打来的,便起身道:“不好意思。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接个电话。”

  等到简洁出门以后,莫丽关切地问余笑予:“不知道我刚才说的对你们能不能有帮助,看你们的样子,好像这个凶手给你们出的难题很多呢。有眉目了吗?”

  余笑予怕莫丽跟着着急,笑道:“没什么。你不用替我们着急,安心养病就是。再说,这个凶手也不是一点破绽也没有。我们刚了解到他有可能通过网络来联系被害人,顺藤摸瓜,我想简洁警官很快就能破案的。”

  听余笑予这么说,莫教授的脸上也轻松了许多。笑道:“赶快破案吧,我也替你家小兰着急呢,你这两天不在家陪她,她肯定寂寞的。这不,刚才她还打过电话给我,和我闲聊了半天呢。”

  余笑予听了,不禁点头感慨道:“前些日子小兰还张罗要来看你呢,可马上我就忙上了。等到案子结束了,你的身体也好了,我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好聚会了。”

  莫丽也笑道:“是啊,我也很想小兰呢。好久都没见到我这个小妹妹了,好想听她和我说话呢。”

  听莫丽这么说,余笑予也想起以前莫丽和米兰像大姐姐和小妹妹一样的关系。两人似乎无话不谈,而且好像谈的都是女人的悄悄话。有时候他走过去想听的时候,她们就哈哈大笑避开了。

  有几次,他问妻子:你和莫丽、简洁关系都这么好,怎么不张罗一起聚会,让她俩也认识认识啊?

  米兰笑道:“你就不明白了吧。好朋友可以分成很多种类型的,不见得我喜欢的两个人,她们在一起就会要好。还是顺其自然的交往好。”

  教授正回忆之间,简洁推门回来了。

  她冲余笑予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时间差不多到了。

  教授心领神会, 二人便和莫丽告辞出来了。

  打开车门前,简洁看了一下手表:下午四点十分。

  然后她用商量的口吻对余笑予说:“教授,今晚开完案情分析会,我们可能要加班加点工作了。我们很需要你的,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断骨金莲 第二十四章(2)

  “案子到了这个紧要的时候,你不说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加入你们中间呢!”教授肯定地回答简洁。“不过,我得先回家一趟。告诉小兰一声,再取些东西。”

  简洁高兴地钻进车里,发动了汽车,向教授家驶去。

  车子即将驶向盘山路,简洁眨眨眼睛,她又想起一个有趣的事。

  “莫教授对SM真是熟悉得很呵。不会是她也尝试过吧?”

  余笑予听了,一怔。

  含糊地说,这个倒不清楚。

  他想起了几年前,还没有和米兰结婚的时候,那时莫丽正在做SM的论文课题。为了更深入地了解SM的感受,他们曾进行过SM游戏。当时他们互相扮演过主人和奴隶,但就是浅尝即止,并没有性的接触,也没有进行过绳缚之类的调教。不过他们没有进行多久,因为那时余笑予时常发现,当莫丽作为M的时候,她似乎很投入,总是用那种崇拜甚至于依恋的神情看着他。余笑予能感觉出来,那不是演戏演出来的神情,而是真挚的情感。

  他很担心这情感真的会继续下去,因为他虽然很喜欢莫丽,但他知道那并不是爱情的喜欢。

  余笑予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当他和米兰刚结婚的那段日子,他能感觉出莫丽的不开心和忧伤。他曾经担心了一阵,很怕失去他的这个好朋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见莫丽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莫丽和米兰之间也像姐妹一样相处,也就放心了。

  而此刻,当简洁的问话勾起他的这些回忆的时候,他心里剧烈地跳了一下。

  他心里嘀咕着——这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简洁的好。免得万一米兰知道了。

  接着,教授又想起以前曾照过的一些这类的照片,他曾经觉得这是个纪念,不过他想,等到过几天有空的时候,干脆销毁掉算了。

  当车子停在家门口的时候,余教授这么想着下了车。

  米兰仍旧躺在床上。

  虽然正是炎热的夏季,但她裹着毛毯却仍然感到浑身发冷。

  她摸了摸额头,并不热。但却浑身无力,甚至躺着都觉得疲惫不堪。

  这时,她好期盼余笑予在她的身边,能紧紧地搂着她。

  终于,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接着是丈夫熟悉的脚步声,在向楼上卧室走来。

  米兰却突然间紧张起来,很怕见到余笑予冲她微笑的目光。

  于是米兰闭上了眼睛,作出一幅熟睡着的样子。

  余笑予走到床前,看着妻子熟睡中娇美的姿态,很不忍心叫醒她。

  他犹豫了片刻后,悄悄地转身去了书房。

  过了一会儿,教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字条,轻轻放在米兰的枕边,然后又悄悄地转身下楼了。

  简洁在楼下客厅等着,没多久就见余笑予下楼了。

  她刚要问教授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却见教授把手指指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小兰正睡着,我没叫她。给她留了张字条,告诉她我去你那里协助办案了。”教授小声对简洁说。

  简洁微笑着点点头,心里着实羡慕米兰有这么疼爱她的丈夫。

  两人于是悄悄地出了门。

  当余笑予刚刚走出卧室的时候,米兰就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丈夫留的字条,更觉得寒冷了。

  米兰几乎立刻就要追出去,让余笑予留在家里,可又知道丈夫是去办重要的事情。她不能阻拦。

  于是,她流着泪听着他们的汽车声音渐渐远去。

  然后她又把毛毯紧紧地裹在身上。

  那上面有丈夫身上的味道,这样似乎能让她有些安全的感觉。

断骨金莲 第二十五章(1)

  6月28日下午5点整。

  重案三组的会议室内。案情分析会。

  比起前天的案情分析会,这一次的气氛更加凝重。

  很多人都抽起了烟,包括重案三组的队长刘世明。

  虽然窗户都开着,但会议室内还是烟雾缭绕的。

  “还是

长话短说,我先说几句,然后由简洁详细介绍案情。”刘世明肃然说道。

  “前天和今天,在我市“星海人家”和“河松小区”连续发生了两起恶性杀人案件!凶手作案手法老到、残忍,而且两起杀人案极为相似。所以,组里决定将这两起案件并案侦破!现在由简洁介绍“6。26”、“6。28”连环凶杀案具体情况。”

  余笑予是第一次参加公安系统案情分析会,也是第一次看到简洁作为主角在会上发言,他兴趣盎然地看着简洁,想看看这个已经让他刮目相看的女刑警会有怎样的表现。

  “现在是下午5点钟,到后天午夜12点钟,还有31个小时。如果在这期间我们破不了这个案子,抓不住这个凶手,那么,在6月30日,肯定会有另一个无辜者被凶手杀害!”

  简洁这几句话说完,在场的刑警脸上的神情立时更加严肃了。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两个案子,而且绝大多数还都参加过这两个案子的现场,也知道这两个案子的严重性,但没有想到竟然紧迫到这种地步。

  而余笑予心底暗自佩服——只几句话就把核心问题抓住了。

  他突然想,简洁要是一名教师的话,讲课一定特别吸引人。

  在教授闪念之间,简洁已经有条不紊地分析了。

  “我先具体说说这两个案子的共同之处。

  1、受害者都是在家中遇害。——说明凶手与死者认识,而且凶手熟悉受害人的家庭、生活、工作情况。

  2、受害者都是女性。罪犯对其都有过性行为。(刚刚得到的尸检报告证实:钟艳红的(禁止)内也有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且化验结果同杜梅体内的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成分相一致)

  3、受害者被害的方式很相似。——都是窒息而死。而且都被捆绑,都被缠足。”

  说完这些,简洁看了一眼余笑予,说道:“这两个案子牵涉到了很多我们不了解的女性领域知识。所以我们特别请了这方面的专家余笑予教授。现在请余教授为我们介绍一下从这两个受害人身上得出的一些发现。以及我们为什么确定凶手在6月30日还要杀人。”

  余笑予在简洁介绍自己的时候,心底竟有一丝紧张,毕竟他还从没在警察面前做过讲话。而且这还是案情分析会,讲的东西必须得言之凿凿、慎之又慎。不象是在讲坛上讲课,有点疏忽无关大局,而且事后都能弥补。

  不过,当余笑予站起身准备讲的时候,却发现这些紧张都消失了。

  用事后简洁对此做出的解释就是:“因为你这两天来脑海里都是这两个案子,下意识地如同备课一般都形成强烈的记忆了。所以讲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不紧张了。”

  余笑予对简洁的解释很认同,因为事后他回想起他的这一段分析,也蛮自豪的。

  “凶手在两个死者身上都留了很多线索给我们,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在座的都是搞刑侦的,见解比我多,我不敢妄加猜测。我只不过是从我的专业角度来解析一下。

断骨金莲 第二十五章(2)

  1、女尸被白布缠脚。

  凶手把死者的脚用白布缠起来,这不是他随意而为。他是按照古代缠足的方法给这两个女人缠的足。而且凶手给这两个女人缠足是按照缠足的不同阶段缠的。缠足分为四个阶段,而现在,第二个死者被缠的是缠足的第三阶段,所以从这点我推断——凶手还要再杀人。

  2、女尸后背上的诗句。这和缠足有关。

  这诗句是古代男人饮酒作乐、玩弄女人小脚的时候的酒歌,全诗应该是:初一高声双日默,初三擎尖似新月。底翻初五报上弦,初七举杯转复回。

  从这两起凶杀案的日期和诗句中的日期对照来看,我推断——凶手在女尸后背上写的诗句提示着他作案的日期。就是初一、初三、初五,甚至可能还有初七!

  3、女尸脚上的字。这也和缠足有关。

  古代人们品玩小脚是个风气,也就有很多说道。其中就有一项是小脚在什么地方玩弄最美。归纳起来就是三上、三中、三下。三上指的是掌上、肩上、秋千板上;三中是被中、灯中、雪中;而三下则是帘下、屏下、篱笆下。而我们根据这个,果然在篱笆下和秋千上找到了凶手留下的鞋(被杀女人的鞋)。而在这鞋里面,又提示着下一次他要杀害的人的姓名和职业!”

  在座的刑警们听完余笑予的讲解,交头接耳起来。不过看他们的神色,都是对教授的话深感佩服。

  讲完这三点看法,余笑予正要结束发言,刘世明说道:“余教授,结合你的专业,说一下你对这个凶手的感觉。”

  余笑予沉思了一下,又说道:“在我看来,这个凶手故意将这些谜题留给我们破解,表明他很自负。再有,凶手在被害人的脚上下了很多功夫,我觉得他有恋脚心理,甚至是有变态的心理。”

  然后他扫了各位刑警一眼,斟酌了一下用词以后说道:“而且在我看来,凶手是故意向警方挑战。”

  其实教授心里还有一些感觉和看法,不过他觉得以自己的外行人的眼光不便于在刑警们面前过多分析案情。另外,他想简洁在后面会把他心中想的说出来的。

  余笑予现在也如同刘世明一样,越发地信任简洁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