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二十章(1)

  余笑予哭笑不得地看着手中的鞋。

  它已经变成了平跟鞋。还可以更细致一点地说,是平跟的破烂的鞋。

  塑料注射器找到了,倒还完好无损。

  那张纸也找到了,虽然上面泥迹斑斑,但还能看出那个“唐”字。

  只是那卷头发,已经是七零八落,散乱成一团了。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教授盯着这些东西看了许久,然后摇了摇头,递给了简洁。

  他实在看不出所以然来。

  简洁刚才也在教授身边一起看着这些物品,此时思忖片刻说:“如果按照杜梅的那只鞋里的信息来看的话,这只鞋也应该提示着下一个被害人的姓名和职业。”

  刘世明点点头。“按注射器来象征着职业的话,那就意味着是医生hushi之类。至于姓名,那张纸条上有个‘唐’字,是代表姓呢?还是名呢?还有那卷头发,又代表什么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瞅着余笑予。

  他这是下意识的表现。

  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两个案件最有突破的发现竟然都是这个教授提出来的。

  余笑予对着刘世明苦笑了一下。那个意思自然是还没有头绪。

  简洁走过来,对教授说:“看来,这个案子现在是真的离不开你了。一会儿和我们一起回去开案情分析会吧。”

  就在余笑予和简洁为这第二只女鞋大伤脑筋的时候,在离“凤舞”别墅区大约两公里的地方,那片老式的居民楼区的一栋楼的三楼那个小房间里,我们曾见到过的那个男人却在欣喜地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手中的高跟鞋。

  该让大家知道他姓什么了。因为这个时候,房东正在敲他的门。

  “王先生,在家吗?”

  他愣了一下,然后不耐烦地问:“什么事?”

  “该交水电费了。一共是九十一元二毛。”

  他叨咕了一句,从兜里翻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然后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道缝,把钱塞了出去。

  “不用找了,下次交费的时候再接着算上。”

  说完,缩回手就把房门重重地关上了。

  他十分讨厌在兴致勃勃的时候被人打扰。

  他站在原地静静地待了片刻,似乎在找刚才的状态。

  一分钟后,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断骨金莲 第二十章(2)

  他进了房间,又拿起那只鞋,贴到鼻子下面深深地嗅着。

  他刚刚得到这只鞋,他还能闻到女人的鞋子里的味道。

  他细细品味着,然后又拿出另一只女鞋,交替地嗅着。

  第一只鞋里散发的更多的是女人的脚的香气,还有新鞋固有的皮革的味道。

  而第二只鞋,也就是刚刚得到的这只,香气要淡了许多,而且还掺杂了脚上特有的酸酸的味道。鞋子的质地也没有那只好。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点,只要是女人的鞋子就会让他充满激动和愉悦。

  他用陶醉和贪婪的目光看着手中的这两件宝贝。

  仿佛注视着的不是两只鞋,而是两个女人的胴体。

  许久,他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他把两只鞋放到

床上,又坐到电脑前,燃起了一支香烟,一边揉着因缺乏睡眠而疼痛着的头,一边静静地吸着烟。

  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睡。

  此刻,他觉得非常疲倦,浑身象撒了架子一样。

  刚才抚弄那两只鞋似乎消耗掉了他残留的精力。

  但他还不能睡,他还有事情要做。

  当他手中的香烟将要燃尽的时候,他的电脑屏幕上的QQ图像闪动了。

  他一下子掐灭了烟头,几乎是扑到电脑前面,兴奋地点击着,看着上面的字,又快速地回复着。

  他时而微笑,时而皱眉,时而像智者一样沉默地思索着,时而又如同孩童一般手舞足蹈起来。。。。。。

  当他关上电脑的时候,他觉得浑身的力气、精神又回来了。

  他扑到床上,搂着那两只鞋,幸福地亲吻起来。

  在这一时候,他仿佛像换了一个人。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凶残和奸邪的样子,而展现在他脸上的是虔诚与恭顺的神态。好像他面对的不是鞋,而是至高无上的尊主。

  而如果我们能够进入他的内心,那么将会知道他的内心也确实如此。

  此刻,他的内心无比的纯净,一切的杂念、一切的龌鹾都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是快乐与幸福,就好像孩子在除夕夜里得到了新年礼物那样。

断骨金莲 第二十一章(1)

  钟艳红的尸体被蒙上了白单。

  这意味着现场的勘查已经告一段落。

  简洁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指在下午一点四十分。

  “按照刚才的部署,分头行动。没有特别情况的话下午五点钟都赶回组里开案情分析会。”

  虽然这个连环案令人如此头疼,但简洁的话还是简单扼要。刚才她只用了五分钟就把工作部署完毕。

  下午的工作分为四部分:第一组人马留守小区,对邻居、居委会等相关人员进行调查,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第二组人马去调查钟艳红手机通话情况以及固定电话情况;第三组人马回队,进行必要的尸检、笔录工作;而她则要去一趟钟艳红的单位,争取再挖掘出一些情况和线索。

  简洁都安排完了,转头对余笑予说:“教授,一会儿就跟着我走吧。我们先去钟艳红的单位,路上你再给我说说你对这个受害者的缠足有什么看法。要是时间够的话,我还想再去一次医院,请莫教授再帮忙看看这具女尸的捆绑。”

  余笑予点头应允。

  然后随着简洁走出了这间房子。

  发动着汽车的时候,简洁想起余笑予的车还停在星海人家。

  便笑着说:“教授,不用担心你的车。你把车停在星海人家那边,肯定没事的。现在他们的保安工作肯定是最好的。”

  余笑予道:“车,我倒不担心。我现在心思都用在这个案件上了。满脑子都是缠足的样子呢。”

  简洁听罢,微微一笑。——以前教授常打趣说:侦破案子的远没有他做学术研究伤脑筋。

  “那趁这路上的时间,你快讲讲凶手这次缠足的情况吧。”

  说话之间,车子驶出了河松小区。

  “这次凶手给这个女人左、右脚缠得都一样,都是按照缠足的第三阶段缠的。”

  教授开始了分析。

断骨金莲 第二十一章(2)

  “缠足的第三阶段是‘紧缠’阶段。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这也是缠足过程中是最痛苦的一段时期。

  这个时期缠足的方法是将中脚骨向脚底方向弯曲紧缠。由于力量大,所有的骨头都会因此而弯曲。

  在这期间,缠足会使脚部的肌肉萎缩,脚背僵硬脱皮、出血、溃烂、化脓。严重的,小脚趾也会溃烂。不过,中药里有专门为缠足阶段使用的处方。止血、化脓和溃烂痊愈以后,所谓的‘小瘦尖弯香软正’的小脚便出现了。

  对于女孩来说,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阶段。每当施行手术的人端着水桶进入房间时,女孩就会害怕的一面哭泣,一面企图逃跑。可是,脚部的疼痛使她很容易被抓住。于是缠脚布被解开了,这时脚背的皮肤几乎完全萎缩,并会流脓、出血。施行手术的人便将女孩的双脚浸泡在药水里仔细清洗,上完药物以后再加紧缠起来。当天,女孩不但无法走路,而且会疼得睡不着觉。即便是第二天,女孩走路仍然是十分困难,必须用手扶着墙壁,用脚跟着地慢慢挪行才可以。”

  简洁听着这残酷的过程禁不住直皱眉。“教授先生,你不要形容得那么具体好不好,还是结合这个案子吧。听你讲得我的脚都疼了。”

  余笑予见简洁嗔怪自己,淡然一笑,把话题转到了死者的脚。

  “凶手把受害人的脚从脚趾关节的地方砍断,肯定有他的目的。我的看法是:这样做了以后,就能够像真正的缠足那样把脚趾全都弯转到脚底这样缠了。否则就看不出来这是缠足的第三个阶段。”

  “那缠足的第四个阶段是什么样子的呢?”简洁虽说听得脚疼,但也忍不住问。

  “第四个阶段是‘裹弯’阶段。这个时期的疼痛并不剧烈。方法是将脚底部分做成凹形,这大概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过了这个阶段,脚背便会隆起成弓型,脚底则深深凹入,拇趾指下垂,其余四个脚趾则被压入脚底的凹入部分。整个脚的长度控制在大约十公分以内,是最理想的小脚,被称为‘新月’或‘三寸金莲’。”

  教授讲完了,简洁也陷入思索当中。

  不一会儿,她将头转向余笑予:“你记得第一个被害人的缠足吗?”

  “怎么?”

  “凶手对第一个被害人缠足,两只脚是用不同的方法。照你的说法,是代表着缠足的前两个阶段。可这次,他怎么不那么做了呢?”

  教授琢磨了一下,刚要开口。简洁已恍然明白过来:“对了,我记得你说过,缠足的前两个阶段在短时间内分不出来,所以凶手对第一个被害人的缠足,是两只脚不一样。”

  “是啊,他煞费苦心地告诉我们他是按照缠足的阶段来杀人!”教授接着简洁的话说道。

  简洁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开车。

  凶手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而自己却还看不到曙光,这让简洁心中十分憋闷。

  她把胸中的怒气都用在了脚上,用力地踩着油门,车子飞也似地向前驶去。

断骨金莲 第二十二章(1)

  “钟老师是快到中午的时候走的。她来跟我请假,说家里有急事。”

  钟艳红所在学校的张校长回忆着说道。

  “那她没说什么事吗?”简洁急忙追问。

  “她就是急匆匆地到我办公室,说家里有事情。要请一个下午的假。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我就给她假了。”

  “今天她走之前,有和她在一起的同事吗?现在在学校吗?我想找她了解一下情况。”简洁对张校长说。

  “她和孙老师关系很好,每天中午她们都一起吃午饭。我现在就让孙老师过来。”

  张校长立即打了电话。

  自己学校的老师被害,这个意外的大事情让张校长很着急。不赶快弄清楚的话,整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会人心惶惶。

  在等待孙老师来的一段时间,简洁又向张校长详细地询问了钟艳红在学校的情况。

  余笑予也坐在一旁听着。

  不过却是索然无味地听着。因为他本人就是在高等学府里面工作,对学校和教育方面的了解使他对于张校长介绍的钟艳红的工作情况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来。

  但他看简洁却是在认真地记载着:钟艳红,语文教师。在学校任职十八年。最近十年间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勤奋、所带的班级升学率优秀、屡受教育系统嘉奖。同时为人谦虚谨慎,与领导和同事关系良好。

  他不由得摇摇头。——这简直就是考评报告,有什么可记载的呢?

  教授摇头的动作被张校长看在了眼里。

  他沉思了一下,象是回忆起什么事情,对着余笑予说:“我还想起一件事,不知道对你们侦破工作有没有用。”

  简洁一愣——张校长怎么对教授说话了呢?

  继而她恍然大悟:自己年轻,又是个女警察,而余教授的样子成熟稳重,张校长肯定认为余笑予是她的上司。

  她心里偷笑,也不点破,任张校长将错就错下去。——只要有新线索就好。自己处在什么位置那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了。

  余笑予也好像和简洁配合好了一样,冲张校长点点头:“说吧,只要涉及到钟老师的情况,对我们侦破工作都会有用处的。”

  “是这样的,大概一个多星期以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个男的打来的,自我介绍说是学生的家长,问钟老师的手机号码。我也没多想,就告诉他了。然后他又问起钟老师丈夫的情况,我一来觉得奇怪,二来也不太清楚,就没说什么。当时挂完电话还纳闷了一阵,他问钟老师爱人的事情做什么?可我这里工作忙,他也没再来电话,我就没放到心上,刚才猛然间想起来了。也不知道这件事对你们有没有帮助?”

断骨金莲 第二十二章(2)

  张校长刚说完,便响起了敲门声。张校长开门,见是孙老师。便叫了进来并给余笑予和简洁作了介绍。

  “今天钟老师走之前一直和你在一起吗?”简洁问。

  “是的,今天上午我们俩都没有课,就都在办公室里。”孙老师看起来有些紧张。

  余笑予笑着对孙老师说道:“坐下说吧,你也不用紧张的。我们是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你就把今天见到钟老师到她离开学校这段过程给我们说说。”

  简洁瞅了余笑予一眼——教授现在说话的风格倒是越来越象一个警务人员了。

  余笑予的话让孙老师轻松了一些。

  她坐下来接着说:“今天钟老师是按时上班的,上午我们都没有课,就都在办公室里备课。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反常的样子。直到她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就变了。”

  ——电话!

  简洁闻听,急忙插话问道:“这之前钟老师一直很正常,也没接到过电话吗?”

  孙老师点了一下头。

  “是的,接这个电话以前和平时一样。但一接到这个电话,慢慢她的脸色就变了。放下电话就出门去了。我还问她怎么么了,她说家里有事,找校长请假去。”

  “这个电话什么时候打的?打了多长时间?”简洁急切地追问。

  “电话打了大概十分钟吧。钟老师是十一点走的。”孙老师说。

  “确定是这个时间吗?”

  “是的,我们做教师的,对时间都很敏感的。而且她刚走,下课铃就响了。这节课是十一点下课的。”孙老师肯定地说。

  “那最近你有没有发现有陌生人找她或是她有反常的地方?”简洁扔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孙老师仔细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有那么一件小事,大概都有半个多月了。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她无意中说:她最近上网,总有人加她去一个QQ群。她去了,里面乱七八糟的,她说哪天得赶快退出,别有病毒在里面。”

  她说完了,看了看简洁。“要不是她说的那个群的名称挺怪,我也想不起来。好像是有英文字母,我只记得有个M,前面是什么来的一时想不起了。”

  简洁和余笑予不由得对视了一下,几乎异口同声地问:“SM?”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