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風流太守嬉春冶遊 落拓諸狷佯狂行樂(三)     滄浪生微喟曰:“妙哉歌乎,富與貴,釣人之香餌也,而五濁世芸芸衆生,乃見香餌而垂涎,人而魚者滔滔皆是,予聞此歌,感慨係之矣。”虎溪釣徒笑曰:“且毋議論風生,其各靜悄悄地,或尚有餘歌賡續,供吾曹竊聽也。”已而,果然遠處又有歌聲起,羣舟和之,歌曰:    何必綺羅叢裏看嬌娘,嬌娘偏在水雲鄉。溪西阿瑞,溪東阿玉,娉娉嫋嫋賽夷光。小姑居處尚無郎,瑞姑姑,玉姑姑,一個似浣紗西子,一個似採桑羅敷,赤脚兒,鳴榔踏水,六寸圓膚,俏聲兒,珠圓玉潤。儂是姑蘇花兒似好、玉兒似白,可肯軃香肩,儘人調戲無?歌已,而船頭船尾諸醉漁譁笑之聲雜作,小杜亦鼓掌狂呼曰:“好!”於是,漁船之上衆喧喧頓絕,咸翹其首,從月下觀望。岸上人虎溪釣徒忽排諸狷而出,拍手呼:“朋友,朋友!醉眼撥開,老蘇出來!”諸漁復譁笑曰:“老蘇直類頑童,乃驀地裏嚇人一跳。盍來我船共飲乎?”顧老蘇仍與諸狷緣溪行,一路與諸漁人俯仰接談笑行行。忽聞有女子嬌音發於水次曰:“老蘇饒舌,編甚歌兒唱儂,惹得輕薄兒滿口花兒玉兒,朝朝夜夜唱不休。老蘇提防著,看儂他日約阿瑞撏若鬚也。”老蘇點首笑曰:“阿玉毋假惺惺作態,其辭若有憾焉,其實乃深喜之。”諸狷偷覰阿玉,見其探半身於艙外,和月睇之,髣髴甚美。阿玉見人多,遽匿色身,亦不復答老蘇一語矣。小杜、滄浪生、陳了青等,且行且叩老蘇以阿玉、阿瑞之芳訊。老蘇故故難人,笑而不答。
 参考译文09c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九回  风流太守嬉春冶游 落拓诸狷佯狂行乐(三)     沧浪生听后叹息道:“歌唱得妙!世上的富与贵,就是钓人的香饵,而五浊(即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世上的芸芸众生,见到香饵就垂涎,人和鱼没什么两样啊。我听到这歌声,实在是感慨啊。”虎溪钓徒笑道:“暂时不要发议论,还是静悄悄地听,或许还有歌声接连而来,供我们偷听呢。”一会儿,果然远处又传来了歌声,群舟做和,那歌声是:    何必绮罗丛里看娇娘,娇娘偏在水云乡。溪西阿瑞,溪东阿玉,娉娉嫋嫋賽夷光。小姑居处尚无郎,瑞姑姑,玉姑姑,一个似浣紗西子,一个似采桑罗敷,赤脚儿,鸣榔踏水,六寸圆肤,俏声兒,珠园玉润。侬是姑苏花儿似好、玉儿似白,可肯軃香肩,侭人调戏无?歌罢,船头船尾众渔夫乘醉哗笑,欢声一片。小杜也鼓掌大叫道:“好!”于是,渔船上的声音顿时停下来,都翘出头来在月下张望。岸上的虎溪钓徒忽然从诸狷中出来,拍手道:“朋友,朋友!醉眼拨开,老苏出来!”众渔夫又哗笑道:“老苏真像个顽童一样,突然出来吓人一跳。来和我们一起喝酒,好吧?”但老苏仍然与诸狷顺着小溪而行,一路上与众渔夫说说笑笑。忽然听到有女子的娇音自水边出来,道:“老苏真会嚼舌头,作个什么歌编派我,惹得那些轻薄儿满口都是花儿什么的,整天整夜唱个不停。老苏提防着,看我哪天和阿瑞拔你的胡子。”老苏点头笑道:“阿玉不要故作正经,道是歌词不雅,其实心里还是喜欢的哟。”诸狷偷看阿玉,见她半身探出舱外,在月光下,仿佛十分美丽。阿玉见人多,忙把身子缩回舱中,也不再和老苏彼此应对了。小杜、沧浪生、陈了青等人,边走边问阿玉、阿瑞的情况。老苏故作高深莫测状,笑而不答。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