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重九登高無心遇豔 三春病起對酒當歌(五)     視日之早暮則已,夕陽時候矣,虎溪釣徒、吳下阿蒙、陳了青、滄浪生去久矣。小杜瀹苦茗飲,餘客散去。小杜薄醉有倦意,入鶯兒臥內,則鶯兒亦以飲於大婦而醉,玉山頹矣。海棠顔色紅雙頰,人在流蘇帳底眠。夜半酒醒,與小杜共起啜粥,粥以香粳煑,和以糖。小杜目眈眈視鶯鶯問:“此味較藥味孰甘?阿儂勿藥久,今夕可許真個銷魂否?”鶯鶯薄怒曰:“已藥已逾百日,夫君忘秦先生囑,忌食韭蒿筍芥、忌涼忌酸,忌……耶?”小杜笑曰:“予何嘗忘,而曠夫未免急色耳。”鶯鶯正色曰:“飲食起居宜自珍攝,郎君病底餘生,實拜秦先生賜。秦先生囑如何,便當如何。”小杜曰:“卿毋認真,予前言戲耳。稍緩數日,予當走滬造秦先生廬,卑禮後幣以謝,汝盍偕往作春申江上遊。”鶯鶯欣然應之。越日,而了青來言:“將送呂鵬往秦先生許,夢花、滄浪生願同行,子亦欲從我遊乎。”小杜乃與同舟行,鶯鶯以避嫌不果從。小杜等比至春申江謁秦先生,詎秦先生乃臥病七日而逝。小杜臨其喪,以千金賻焉。客有審秦先生者,爲述行狀殊詳盡。乃知秦先生之死,死於眈情風月云。    小杜既歸,欲試鏡郎文才,命作秦先生傳。鏡郎潛與杜蘭共成之,傳曰:    秦先生,江南上海縣人,今之盧、扁也。諱璧,字連城。自號青囊佛語云。醫不三世不服其藥,而先生先世,乃以儒學傳,先生獨棄儒習醫,出藍勝藍,得心應手如有神。又能以佛心濟世,施藥石嘉惠貧苦,所入乃不能蓄。而先生乃終身貧。先生亦淹博能文章,貌昳麗,其爲人也風流蘊藉,冶遊風月,夜輒走青樓尋好夢,娘鴇利其能醫也,厚遇之。恒許素餐於銷金之窟,不責償。顯宦某得奇疾,諸醫束手,先生藥之立愈。某以千金爲先生壽,先生不受。某乃張盛筵納先生上坐,青衣侍兒十數人環侍行酒。先生薄醉,忽忽忘形,朗吟杜牧“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喚分司御史來”一絕句。某會其意,笑曰:“先生以爲某爲李司徒,欲乞紫雲乎?”因指侍兒曰杏花者曰:“此亦紫雲也,當以贈。”先生浮一大白曰:“拜李司徒賜。”大笑而起,遂擕杏花歸。先生又嗜飲,期在必醉,坐是得軟脚病殞其生。先生縣壺二十餘年,活人無算,卒年五十有四,女一殤,子一,名文,已能繼先生志,有名於時云。    秦文字裴章,貌亦翩翩如其父,淵源家學,醫術亦神。小杜愛之,問其年,才十七也。憫其孤且貧,時時周恤其家。呂鵬且與結爲兄弟。弟也而師從之,習青囊術。文亦時走吳門,往來於小杜若阿蒙許,因之盡識諸狷及諸狷之子,與李棣交尤莫逆。青蓮後人亦殊器文,遂以李棠妻之,贅焉。
  参考译文08E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八回  重九登高无心遇艳 三春病起对酒当歌(五)     到了夕阳落山时候,虎溪钓徒、吴下阿蒙、陈了青、沧浪生都回去了,只剩小杜一人烹茶慢饮,小杜乘着醉意,进入莺儿臥室。莺儿也在大妇处醉酒而归,躺在帐中,双颊泛起红晕。夜半酒醒过来,和小杜一起起床吃粥。粥是用香稻粳米煮成,加上饴糖,小杜且吃且问:“此粥与药比较,哪个更甜一些?我已经停药好一段时间了,今晚可不可以销魂一回呢?”莺莺微嗔道:“服药已经百天有余,夫君忘了秦先生嘱咐,忌食韭蒿笋芥、忌食凉酸、忌……?”小杜打断她,笑道:“我哪里会忘,不过是旷夫一时兴起而已。”莺莺正经认真道:“饮食起居要自己珍重摄养,你病后余生,是得益于秦先生。秦先生说如何做,便应该如何做。”小杜道:“你也太认真了,我前面说的是戏言。过几天,我要去沪拜会秦先生,感谢他治好了我的病。你与我同去春申江上游一遭吧。”莺莺欣然答应。过了几天,了青派人送来消息,道是将送吕鹏到秦先生处,梦花、沧浪生也愿一起去,问小杜愿不愿意一起去。小杜当然同意,就与他们同行,莺莺因避嫌就不去了。小杜等到了春申江见秦先生,哪知秦先生因患病七天已故。小杜花了上千两银子参与后事处理,客人中有知道秦先生情况的,详细介绍了秦先生的死因,是因为过于纵情于风月场。    小杜回来后,要试试镜郎的文才,让他为秦先生做一篇传记。镜郎就悄悄与杜兰商议后写成,其文是:    秦先生,江南上海县人,是今天的卢医、扁鹊。名璧,字连城。自号青囊佛。并说,医者不经三代,不能吃他的药。先生前代,是诗书世家,先生弃儒习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医病得心应手如有神助。又能以佛心处世,医药惠及贫寒人家,所以常常没有积蓄,于是先生一生贫穷。先生也善于写文章,为人风流倜傥,好于风月场中游览,夜间时而去青楼寻好梦。鸨母看他能治病,所以特别优待,不和他计较金钱。有一位有名的大官得了奇怪的病,群医束手无策,先生用药后立即痊愈。赏以千金,不接受。于是盛筵招待先生,请先生上坐。有青衣侍儿十几人环绕侍立,向客人敬酒。先生微有醉意,就放浪于形骸之外,朗读杜牧的诗“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这位高官会意,笑道:“先生以我为李司徒,想要紫云么?”于是指着名叫杏花的侍儿道:“这就是紫云,把她赠送给你了。”先生饮一满杯道:“谢李司徒赏赐。”大笑而起,把杏花带回家。先生嗜酒,饮又必醉,故尔患了软脚病以致危及生命。先生行医二十余年,救人无数,生年五十四岁,有一女,已于早年夭折,有一子,名叫秦文,已能继承父志,也是有名于一方的医家。    秦文字斐章,长相英俊很像他的父亲,加上家学渊源,医术亦精。小杜很是喜欢。问他的年龄,才十七岁,怜悯他孤贫,时常周济他家。吕鹏与秦文结为兄弟,跟他学习医术。秦文也常来吴门,故而与诸狷以诸狷之子熟识。与李棣交往尤为密切。青莲后人也很器重秦文,招赘秦文做了女婿。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