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拾詩牋錯中縈綺想 談心事病裏賺佳音(二)

    已而鏡郎復繕前詩密遞之杜蘭,杜蘭躊躇再四,以十六字密答鏡郎曰:“抱布自媒,君子非之,固所願也,未敢諾耳。”鏡郎狂喜曰:“個儂果心許我矣。所不可知者,父母之命耳。計不如以情白母,不濟則恃愛以爭,必能如願以償也。”然而蓄志久之,欲言又止。

    一日,杜蘭以猶父臥疾,匆匆歸省焉。意珠亦忽病秋寒疾連日矣。杜蘭歸去,孔夫人恒至蘭閨指揮婢嫗爲意珠料理湯藥。以意珠怯夜故,夜或竟臥杜蘭之床伴其岑寂。某日之晨,偶開杜蘭鏡奩,資梳掠焉。覩一銀製之粉盒,愛其刻鏤玲瓏,把玩不忍釋。審盒底,貼一橢圓形之紙書蠅楷於其上曰:“鶯姨之賜”,初不貯粉,僅口脂寸許而已。而脂片中間,微露一層綠紙,抽而出之,則綠紙剪成秋葉形,有字絕小書其上。殆遍孔夫人粗識字,讀此一紙書,乃茫無頭緒,意不可通,惟審爲鏡郎墨跡耳。惟審中間有夫字,有妻字,其後更綴一行曰右五十六字,請試尋其頭尾,理其鱗爪,妹慧人,必能恍然也。其時意珠病起,方下床。夫人曰:“來!”示以秋葉形之紙曰:“爲我尋繹此上之五十六字,正不知鏡兒弄甚玄虛耳。”意珠諦視有頃,則歷亂縱橫之五十六字,繹而通之,得詩二絕,與曩昔己所拾得於梅花館之廊下者,竟體雷同,不易一字。始恍悟鏡郎之詩爲杜蘭耳。故詩中有誓與幽蘭訂素心之句。儂誤矣,曩日遺詩於地,在彼出於無心,而在我以爲有意,幸未貿然置答,否則大錯鑄成,羞煞人矣。孔夫人見意珠手拈紙片,沉吟無語,復促之曰:“悶葫蘆已爲汝打破否?趨爲我言之。”意珠佯答曰:“兒亦不能參透個中玄妙也,除非問鏡郎弟耳。”夫人默然,仍納紙片於原處,以其中有夫妻兩字則亦可以猜詳一二矣。因語意珠:“他日勿爲蘭兒告。”意珠曰:“諾。”夫人旋起去。

    意珠固無病矣,不知何故,覺竟體生慵,芳心懊惱,對鏡微吁,一任雲髪蓬松,玉容顦顇,絕無心緒理其曉妝。隨手自案頭取一詩集登床抱愁而眠,觀詩遣其煩悶。僅閱一二行,便爾味同嚼蠟,更起易他書,亦復爾爾。即平時百讀不厭之書,寓目即亦棄去。而手一抛書,心益煩膩無已。復下床入園,看秋花一雙雙,黃衣小蝶,飛向人前,又足以撩撥芳心,牽惹幽恨。則復廢然却步,欲折入梅花館理其繪事。顧乃步到圍廊,却早怦然心動,乃繞廊入內院,看義母刺繡去。經行春雨樓下,聞誦聲入耳洋洋,彌覺煩懊,既入孔夫人繡閣見阿母方搏綿大如拳,剪紅綠繽紛之絨,膠黏綿上。已而羽毛翩翩,頭尾栩栩成鴛鴦焉。夫人笑問意珠曰:“肖否?慧鸚李棣亦爲素秋呂鵬之續,諧秦晉矣。後此五日,爲其納采之期。予故製此以贈慧鸚,祝成雙也。”意珠聞言默然,惟弄絨文綿質之假鴛鴦曰:“酷肖酷肖!”而已。而鴛鴦在握,彌覺意興索然。遂逡巡出,返臥內,臨窗癡坐,慵極而呵欠作矣。則復和衣就枕,曲肘支頤,心煩意亂,久乃神疲昏昏有睡意。而鏡郎偷得春雨樓誦習之閒,來就意珠閒話。正意珠朦朧星眼時也,瞥覩一秋蟁坐意珠玉腕間,已果腹綻櫻桃紅矣。急爲拍之以掌,意珠作聲於鼻曰:“儂欲睡去,弟勿相擾。”鏡郎爲之下帳於鉤,而以意珠之雙趺斜出床緣,礙帳不能吻合,蚊必乘隙而入。乃隔帳輕推其膝,俾斂其足。意珠殆已入寐,惟聞蘭氣吁吁然,鏡郎遂虛掩繡戶而出。

参考译文07B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七回 拾诗笺错中萦绮想 谈心事病里赚佳音(二)

    镜郎把失落的诗稿重新缮写一遍,悄悄递给杜兰,杜兰看后犹豫了很久,密答道:“自己为自己谋划婚姻,不是正人君子应该做的。虽是这样说,你所讲的,也正是我要想的,但是不敢就这样许诺。”镜郎看后大喜道:“她果然答应我了!但不知道的是父母是什么意思。想把这事告诉母亲,如果他们不同意就力争,必能如愿以偿。”然而决心虽然下了很久,却一直没好意思说出来。

    一天,杜兰因叔父患病回家去照料,意珠也得了秋寒病。孔夫人就到兰闺指使丫环婆子们为意珠料理汤药。由于意珠患病,又不惯于一个人睡,孔夫人就睡在杜兰的床与意珠做伴。一天早晨,偶然打开杜兰的镜奁,准备梳妆,看到一个银制的粉盒,因上面雕刻的花纹玲珑可爱,于是把玩了许久。再看盒底,贴着一个椭园形的纸,上面写着小楷字:“莺姨之赐”,里面没有贮存粉,只有一寸长的口脂。脂片中间又微微露出一层绿纸,抽出来看时,是剪成秋叶形的绿纸。上面写着很小的密密麻麻的字。孔夫人稍稍认识几个字,而读这纸片时,却看不明白。只知道是镜序的手跡。看到里面有夫字,有妻字,后面又有一行字,约有五六十字:“请细看此文前后,啄磨其中的意思,妹妹是聪明人,一定会悟出来。”这时意珠正好起床,夫人就对她说:“来,”把秋叶形的纸递给她看:“看上这面写了些什么,不知镜郎弄什么玄虚。”意珠看时,是两首诗,和以前自己在梅花馆廊下拾到的诗完全一样。这才知道镜郎的诗是给杜兰的。所以诗中有“誓与幽兰订素心”的句子。是我误会他了。前些日子他把诗稿丢落到地上,那是出于无心,可我却认为是有意,幸亏没有冒然回答,不然就会闹出大笑话,羞煞人了。孔夫人见意珠拿着纸只顾出神,就催着问:“看出里面是什么意思来么?快说说与我听。”意珠故作看不懂的样子道:“我也没看出来是什么意思,只有问镜郎弟了。”夫人就没什么可说了,把纸放回原处,因为其中有夫妻二字,也就略略猜出来一二,于是对意珠道:“这事以后不要告诉杜兰。”意珠答应了。夫人坐了一会就回自己房中去了。

    意珠本来没什么病,不知什么原因,觉得全身慵懒,心情郁闷,对着镜子叹息,鬓发散乱了也无心理妆,人也消瘦了。随手在桌上取一本诗集,上床看诗解闷。刚看了一两行,便觉得没有意趣,换本书看,还是一样。就是平时百读不厌的书,刚看两眼也成上丢下。可不看书,心情更是烦乱。就下床到花园,看园中的秋花与蝴蝶,也勾不起兴趣,就止步返身到梅花馆画幅画也好。可到了围廊,却又怦然心动,于是绕过围廊进入内院,去看义母刺绣。到得春雨楼下,听到朗郎的读书声,心中又生出些烦恼。到了孔夫人的绣阁,看见义母正在把红绿绒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把它们贴到一块拳头大的绵上,就做成了羽毛丰满的鸳鸯。夫人笑对意珠道:“看看像不像?慧鹦与李棣快要结婚了,再过五天就是下聘礼的日子,所以我做了这个送给慧鹦,祝他们成双成对。”意珠听后,又触动了自己的心事,沉默了一阵子,装作细看做的这对鸳鸯的样子道:“做得很像!”拿着鸳鸯欣赏了一回,但总感无味,坐了不久就退了出来,回到自己臥室,对窗子呆呆地坐着,很是疲倦,还打着哈欠,就穿着衣服躺下了,用肘支着下巴,很是心烦意乱。时间久了,头脑昏昏,来了睡意。

    这时镜郎在春雨楼读书之时,抽空来找意珠说话。这时意珠正在朦胧欲睡之时,一个蚊子正在意珠手腕上,已经吃饱了,肚子又胀又红,急着拍掌告诉意珠。意珠作鼻声道:“我要睡了,弟弟不要打扰。”镜郎替她把帐子放下来,而意珠的一双小脚还斜在床缘,帐子不能闭拢,怕蚊子钻进来,就隔着帐子推她的膝盖 ,促使她把双脚收回去。意珠这时已经入睡,已能听到轻轻的鼾声,镜郎就把门虚掩了,回自己房间去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