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06B  吳雙熱  著第六回  黃鶯兒名題詩畫社 杜蘭娘窘對芰荷香(二)    詎此“儂不敢矣”之尾聲未殺,而杜蘭之猶母已導鶯鶯穿林而入。杜蘭驚喜曰:“義母顷進食,偶遺粒米於案而卓立不欹,謂今日必有客至,果然驗矣。”遂歡然前導入内院。意珠慧鸚念顷間一番謔笑,當悉爲來者所聞,得不嗤为輕佻乎?於是曳其馀羞,遁入春雨樓去。柰珍逡巡入内,悄立窗下窺客,見談款方殷,茶香遥喷,殊不欲入,則折旋至春雨樓下,仰而微嗽。意珠慧鸚相将探首樓头,俯而微笑。柰珍以葱纖自劃其面曰:“珠子撚酸,鸚哥怕癢,羞羞!”慧鸚嗔曰:“拙鳩亦饒舌調侃人耶?試回首看谁来矣。”柰珍回顧,見镜郎欣欣然来,展一聚头扇子示柰珍曰:“此鶯姨賜我者,絕妙一幅绛桃白燕,蓋起手繪也。”柰珍把玩不忍釋。珠鸚遂亦下樓聚觀,不覺叫絕。陡聞報時之籦嘡然一聲,男生之歸而就食來。而游息者皆上樓。柰珍等亦繼上,聽夢花講五代史,侃侃而談,津津有味。諸弟子傾耳凝神,靡不神往。鏡郎倉猝歸座,握箑(shà,扇子)而聽,至淋漓酣畅時,竟忘所以,不知何時,展其箑,信手而揮,他生竊笑,其旁夢花亦幾失笑,呵曰:“若其顛耶?”鏡郎始恍然自省,急置箑於案,肅然而整容。忽憶蘭妹胡竟不来?不且受阿父责乎?则急離座而趨,乃躓他生足,幾顛。父曰:“何事急遽若此?”,鏡郎對曰:“往呼蘭妹上學耳。”父哂曰:“咄!汝真顛矣,阿蘭早来此瞥然掠汝而過,汝乃未之見耶?”鏡郎爽然,乃复就坐。而絳帷之外,一行姊妹花为之匿笑者久之。    已而晚锺动,课罢矣。於是春雨樓之笑声齐縱曰:“鏡郎顛矣,鏡郎顛矣!”杜蘭獨曰:“鏡郎何嘗顛,彼盖劳神于五代,心不旁鶩故也。”鏡郎无言,展箑凝視,徐徐下樓去。意珠等則鱼貫尾其後。比入蘭閨,則孔夫人与杜氏之嫡庶咸在,鶯鶯方就杜蘭案头翻其詩、若文,之课本,曼声而誦。見杜蘭至,因贊之。杜蘭謙然有慚色曰:“兒不如意珠姊姊遠甚。”鶯鶯因索觀意珠之作。意珠曰:“鶯姨毋信蘭妹言,儂自愧弗如也。”杜蘭乘意珠不备,抽其鏡台之屜,掠取其稿本示鶯鶯,意珠欲奪去,則已入鶯鶯手矣。俄而柰珍慧鸚掩然入,引杜蘭耳語已,遂去。孔夫人問故,蘭視鶯鶯曰:“渠等欲師事鶯姨學繪事,嘱兒爲之先容耳。”意珠儳言曰:“善,儂亦願也。”杜蘭曰:“兒亦愿追随諸姊妹后,顧鶯鶯諾未?”當日尚未能决也。已而隨其大婦歸去矣。鏡郎是時,方侍坐父前,以畫箑示其父,父亦點頭称善,曰:“詩畫社中乃得一女主司矣,夢花所謂社,成于客歲之秋,蓋就从前吟社而變革者也。惟吟社中人,十狷而外不外索。此詩畫社則廣事嚶求,来者不拒。滄浪生主畫,夢花至诗,馀狷为赞助者。月一命題散卷,甲乙既揭,奖赠殊豐。一時姑蘇台畔,畫客詩人靡不響應,珊皆入網,海不遺珠,甚盛事也。夢花初不知鶯鶯工畫,小杜亦未曾以告,此時覩畫驚奇,遂致書小杜,慫鶯鶯入社为女主司。小杜报可。夢花喜,以告滄浪生,滄浪生曰:“善,此後墰坫主鼎足而三矣,予亦微聞鶯鶯能繪事,犹善蘆雁。自今伊始,予主人物山水,渠主花卉翎毛,會以所長平章繪事,何如?”夢花鼓掌笑曰:“好,好!”著者曰,自是,鶯鶯名齊十狷矣。    而是歲,春雨樓休暑之期,杜蘭等諸姊妹,日集梅花館中,羣奉鶯鶯,执弟子禮,習繪事焉。而春燈社中之拙鳩柰珍,所學獨銳進,蓋其性幽閑静默,與畫相宜。春燈社中之蝙蝠鏡郎,亦試學畫,以性躁急,學乃不成,遂不復言習,乃真拙鳩矣。然好逞其詩才,爲姊妹行题畫,往往有佳句,其義妹杜蘭,習畫殊勤,漸能頡頏柰珍。然自視,覺仍弗如,則益經營惨澹,運其匠心,馴致方寸靈台,滿儲畫意,身外物物,眼前形形,靡不入畫。一日夙興癡坐蓮花世界中,尋其畫本,第覺葉田田,花豔豔,露中之色,風中之香,絕妙一個畫境,身乃栩栩然入化矣。設想意中畫,本宜于花簡添一畫舫,舫中坐一采蓮美人則已。身倏若坐畫舫中,再一設想,花底不可无戲水鶯鶯,則己身又倏化为鶯鶯,游行于萬花深處,如是游神化境幾如入定枯僧,狀至沉寂。
  参考译文06B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六回 黄莺儿名题诗画社 杜兰娘窘对芰荷香(二)     哪知慧鹦的话还未落音,杜兰的义母已经领着莺莺穿过树林而来。杜兰惊喜道:“义母刚才吃饭时,偶然在桌子上掉了一粒米,米立在桌上而不倒下来,我说今天必有客人来,现在果然应验了。”于是欣然迎接她们进入内院。意珠、慧鹦想到刚才一番玩笑话可能都被客人听了去,怕被见笑,于是收起羞容,藏入春雨楼中。柰珍徘徊到窗外,悄悄站立窥视客人。见她们正谈得高兴,茶香远远地传过来。就不想进入,转弯来到春雨楼下,仰望楼上,轻微咳嗽一声,意珠、慧鹦从楼上探出头来,相对而笑。柰珍伸一指作划脸状道:“珠子拈酸,鹦哥怕痒,羞羞!”慧鹦道:“笨斑鸠也学会饶舌调侃人了?回头看看谁来了?”柰珍回头,见镜郎欣然而来,手拿一把折扇给柰珍看道:“这是莺姨送我的,绝妙的一幅红桃白燕图,是她亲手画的。”柰珍接过来展看,爱不释手。意珠、慧鹦也下楼来看,不禁叫绝。这时猛然听得报时的钟声响了几声,是男生回来吃饭的时候了。而游玩者则上楼去,柰珍等也跟着上去,听梦花讲五代史,谈得津津有味。诸弟子凝神倾听,正听得入神。镜郎仓猝归座,手握扇子听讲。听到高兴之处,竟忘其所以,展开扇子,信手而摇。别人都在私下悄悄笑他,梦花也不禁失笑,正声说道:“你这是疯颠了么?”镜郎这才省悟过来,急忙把扇子合起来放到桌子上,肃然整容。忽然想起兰妹为什么不来?父亲不会批评她么?想到这里,急忙离开座位,用自己的脚碰他人的脚,想问个究竟。父亲道:“什么事急成这样?”镜郎回答说:“想招呼兰妹来上学。”父亲讥笑道:“你真是疯了,阿兰早就来了,就从你旁边过去的,你没有看到?”镜郎茫然了,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回到自己的座位。而帷帐外面,一行姊妹们则悄悄笑话他好半天。    不久,下课的钟声响了,春雨楼的笑声不断,齐声道:“镜郎疯了,镜郎疯了!”只有杜兰道:“镜郎何尝是疯,那是他全部身心都贯注于五代,没有杂念呵。”镜郎无言,展开扇子凝视了一会,缓缓下楼而去。意珠等人则跟在他后面,等到进入闺房,见孔夫人和杜氏妻妾都在,莺莺正在杜兰桌上翻看她的诗、文和课本,拉长声音在朗诵。见杜兰来了,就称赞她诗文写得好。杜兰现出谦逊的样子说:“我比意珠姐差远了。”莺莺就索要意珠写的诗文。意珠道:“莺姨不要信兰妹所说,我自愧不如呢。”杜兰乘意珠不备,打开她镜台的抽屜,取出她写的稿子给莺莺,意珠正要夺回时,莺莺已拿到手中。一会儿,柰珍、慧鹦也都来了。在杜兰身旁耳语了几句,又走了。孔夫人问她们说了些什么。杜兰看到莺莺道:“她们想拜莺莺为师学绘画,让我求莺姨允准呢。”意珠也说:“这个主意很好,我也想学。”杜兰道:“我也愿跟在姐妹们后头,不知莺姨答不答应?”这事当天没有定下来。一会儿,莺莺就随大夫人回去了。镜郎此时,正在父亲这边,把画扇拿给父亲看,父亲也点头叫好,说:“我们的诗社有了一个女主管了。”梦花所说的社,是自去年秋天,由以前的吟社变革而来。只是吟社里的人,除了十狷以外,不再请别人。现在的画社则广为征求,来者不拒。沧浪生负责绘画,梦花负责诗,其余人为赞助者。每月发卷出一题目,定好名次之后,奖品很是丰厚。一时间,苏州的画客诗人都来响应,也是一件盛事。梦花当时不知道莺莺善于绘画,小杜也没有提起,此时看到莺莺的画,很是惊奇,就致信小杜,提议莺莺入社为女主管。小杜回报同意。梦花很是高兴。告诉了沧浪生,沧浪生道:“好!以后社中就有三人管事了,我也曾听说莺莺善于绘画,尤其善于画大雁。从今以后,我管人物山水,她管花卉翎毛,都以自己所长参与绘画活动,如何?”梦花拍手笑道:“好,好!”从此,莺莺列入十狷的行列。    今年,正当春雨楼休暑假时候,杜兰等姐妹们,每天聚于梅花馆中,拜莺莺为师,学习绘画。春灯社中的柰珍,进步最大,那是因为她性情幽闲静默,最适于绘画。春灯社中的镜郎,也试着学画,因性情急躁,学不成,也就不再提学画的事。他于画虽然笨拙,但有诗才。为妹妹们画上题诗,往往有佳句。他的义妹杜兰,学画也很勤奋,渐渐能赶得上柰珍,但自己看上去,感到还是不如。就越发用功,以致心中装满了画意,无论身外眼前之物,都能入画。一天正呆坐于莲花中,拿出画册,感到荷叶茂盛,花开艳丽,真是露中的美色,风中的香气,是绝妙的画境。身心俱已融入画境之中。本打算在花丛中增添一个画船,船中坐着一个采莲美人。忽觉身若已坐于画船之中,再一设想,花丛中不能没有戏水的鸳鸯,则自身又于瞬间化为鸳鸯,游行于花丛中,如此神游于画境之中,就像打坐的和尚,很是沉寂。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