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03C  吳雙熱  著 第三回  良辰乞巧姊妹聯歡  競繡敲詩主賓盡興(三)     旋杜蘭兜花於衣,鏡郎亦手三四朵相將入。意珠嗔蘭曰:“子爲竊履而來歟?”蘭嫣然曰:“此妹所以向天孫乞巧也!”意珠曰:“无端惡作劇猶强辯耶?是當科罰。”因指鳳仙花朵曰:“元霜之搗,非異人任,當屈妹为玉女耳。”鏡郎鼓掌和之。杜蘭急曰:“哥肯为珠姊拾鞋,乃不肯爲妹子執搗鳳役耶?”鏡郎不能答,勉應曰:“可。”既而爽然曰:“予乃呆甚,爲美人執身乃韻事,人有求之不得者矣。”遂欣然從杜兰索得磁製之小杵臼,搗豔揉香,其声得得。杜蘭意珠則开奩曉妝,且與鏡郎絮絮話短長。
    迨夢花夫婦睡起,珠蘭已妝罢矣,已而慧鸚柰珍李棠先後至。意珠曰:“何如?固知素秋必不来也!”杜蘭戒姊妹行曰:“素秋若来勿題婚事,亦勿加以調笑,以言者受者胥可羞也。”慧鸚等皆曰:“諾。”於时雜坐蘭閨,竟拔鳳釵撥鳳泥成丸,染其指甲。意珠嘵嘵饒舌,以镜兰赌勝事告諸姊妹,皆粲然。有顷,而素秋竟姍姍來,在慧鸚等竊視其貌,以爲豐麗較勝平時,兩頰笑渦中似儲满歡情喜气者。而在杜蘭眼底,但覺素秋之貌益莊,与鏡郎不复周旋言笑如平時矣。
    維時夢花無事,偕其婦廁身於梅花館之乞巧會,閒看一行姊妹花之樂其所樂。是日,鏡郎亦爲會外人,意珠怏怏,恨不易弁而釵,一与其盛也。而孔夫人殊高興,令曰:“予畀汝曹素縑各一方,彩缐若干縷,鍼一,繡以文曰:‘七月七日’,先成者賚以香奩瑣物各有差,遲而劣者,罰灌花一通。”鏡郎鼓掌曰:“善。”杜蘭等亦各欣然从事。素秋最先成李棠次之,意珠慧鸚又次之,杜蘭竟殿焉。孔夫人以銀製之小粉盒賜素秋,以輕羅帕子賜李棠,以口脂各三寸賜意珠慧鸚,而命雛鬟取灌花器至,笑語杜蘭曰:“以此賜汝,往執園丁之役,俾秋花簇族,悉沾雨露之恩。”杜蘭受器微笑,玉容驟生嫩紅,移其可憐之步,蹴入園中。素秋等呼而止之,曰:“妹妹真個爲女園丁耶?纤纤蓮步弱不禁風,請師母收回成命,何如?”杜蘭顧笑,鏡郎乘間趨而出,曰:“蘭妹,我代汝。”孔夫人遂呼杜蘭復入,笑曰:“姑貸汝,飯熟矣,且聚餐。”
    餐已,杜蘭請夢花拈韻命题俾與諸姊妹相酬唱。夢花曰:“毋须也,人作一聯可矣。若杜蘭,若李棠柰珍,若慧鸚,若素秋,正不妨山鳥呼名,嵌字而属七言之對,看誰佳也?”鏡郎请於父曰:“兒亦得以影生二字拈一聊呼?” 夢花頷之,且自为倡曰:“衆生夢夢何時醒,世界花花莫當真。”鏡郎率尔而对曰:“花前月下偎雙影,酒底詩邊樂一生。”,夢花哂之,鏡郎会意,自悔率爾操觚,語乃失檢。雙影之偎何所指歟?遂赧然,退就杜蘭坐次。惟時蘭方屬草於紙,數數塗改仍未惬意。鏡郎來,急覆以掌,不令觀。鏡郎奪其手,攫而視之,聯爲“杜陵詩逐清秋健,蘭谷春聞小草香。”鏡郎笑曰:“病在腹虛,予治之。”遂援筆爲之塗改曰:“杜陵風月開詩境,蘭谷鶯花護國香。”已而素秋等聯先後成。夢花一一閱竟,評隲而甲乙之。以杜陵風月一聯爲冠,其次則意珠之“玉露香濡如意榜,紅雲高捧蕊珠宮”,又其次則素秋之“梅抱高懷稱素谷,菊饒佳色妬秋孃”,又其次則李棠之“繡陌錦坊桃李豔,綠章紅燭海棠驕”,又其次則慧鸚之“靈運慧心詩詠絮,巧翻鸚舌偈持金”,又其次則柰珍之“香流雲髻花簪柰,珠點波心月顆珍”。鏡郎笑語杜蘭曰:“妹之繡字予之詩聯(指影生一聯)不幸皆落人後,已而乞巧不如藏拙耳。”杜蘭曰:“妹獨拙耳。若哥則以風月鶯花奪得文章魁首,而妹坐享其名,思之殊可愧。今後當以哥爲問字之師。”鏡郎笑曰:“毋寗諡我爲詩醫。”杜蘭曰:“諾。妹於靜夜坐燈前,偶墮思親之淚,恒爲哥逗而破涕,然則並諡哥曰淚醫不更新穎耶!”杜蘭語時至低密,姊妹行當不能聞。迨慧鸚等覺而蹴之,鏡蘭各無言。時夢花已入內院園中,一抹斜陽照耀,秋林悉成紅樹,相與盤桓園林間,笑談無忌,顧盻生姿。柰珍曰:“今日之會,韻甚亦樂甚,不讓古人專美於前也。”杜蘭曰:“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姊等尚能卜夜乎?”皆曰:“否。”遂盡興辭去,固留不可,留者獨柰珍耳。

参考译文03C 第三回  良辰乞巧姊妹联欢  竞绣敲诗主宾尽兴(三)     很快,杜兰用衣服兜满了花瓣,镜郎手中也拿着一些花,一起回来了。意珠埋怨杜兰道:“你为什么偷我的鞋子?”杜兰一笑道:“这是妹妹打算向天孙乞巧呵!”意珠道:“没来由的,搞这些恶作剧,应该罚!”于是指着凤仙花道:“把花瓣捣成霜,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好的,就委屈妹妹作一回玉女吧!”镜郎拍着手表示赞同。杜兰急了,道:“哥肯为珠姐拾鞋,难道就不能为妹妹捣风仙花么?”镜郎无言以对,勉强应道:“可以呵。”停了一会儿,又爽快地说:“我这脑子就是有些不开窍,为美人作事乃是韵事,有人想做还求之不得呢!”于是高高兴兴地从杜兰处接过磁制的杵臼,捣起凤仙花瓣来。杜兰、意珠就开始对镜梳妆,而且与镜郎唠唠叼叼地说话。    等到梦花夫妇起床,意珠、杜兰已经梳妆完毕,不一会儿,慧鹦、柰珍、李棠先后到了。意珠道:“怎么样?我就知道素秋不会来。”杜兰劝诫大家道:“如果素秋来了,大家不要谈她要结婚事的事,也不要调侃逗笑话。不管是听者,还是说者,都会觉得不自在。”慧鹦等人都道:“此言不差,就依杜兰所说。”大家就在杜兰闺房混杂着坐下,各拔凤钗拨凤仙花泥成丸,梁自己的指甲。意珠乘便把镜郎、杜兰赌早起的事跟大家说了,大家笑了一回。一会儿,见素秋珊珊而来,慧鹦等悄悄看她的容貌,似比平时更显丰致艳丽,两颊笑涡中好像是充满了喜气。杜兰则感觉素秋比平时益发庄重,和镜郎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了。这也是闺中俗例,并无可怪。    此时梦花无事,与夫人一起到梅花馆,想看看乞巧会中,这些姐妹花都有些什么欢乐。这天是女儿们的节日,镜郎不能参加,很是闷闷不乐,恨不得化男为女,参与其中。孔夫人则兴致很高,对众女儿道:“我给你们每人一块白绢子,几根彩线,一根针,要在绢子上绣上‘七月七日’这内个字,先完成的,根据做得好坏,奖励镜子香粉等物品,后完成的又做得差的,罚浇花一次。”镜郎拍手道:“这是个好主意!”杜兰等人高高兴兴,各做各人的刺绣。素秋最先做好了,接着,李棠也做好了,意珠、慧鹦得了第三、第四,而杜兰最后绣完。孔夫人把银制小粉盒奖给素秋,把一柄小罗扇赏给李棠,意珠、慧鹦各得胭脂一盒。因杜兰殿底,夫人命丫环取浇花水壶递给杜兰,笑道:“把这个赏给你,做一次园丁,让园中的花草都沾些雨露之恩。”杜兰接了壶,微微一笑,脸面也微微发红了,迈着一双小脚儿,到园中去了。素秋等人叫住杜兰道:“妹妹真的要做一回园丁?可怜她一双小脚儿弱不禁风,请师母收回成命如何?”杜兰只是微笑而已。镜郎这时也出来插话道:“兰妹,我替你去做。”孔夫人笑着叫杜兰回来,道:“饶你这回罢,饭熟了,也该吃饭了。”    早饭后,杜兰请梦花出题限韵与姐妹们对诗。梦花道:“不用那么复杂,每人做一联就行了,比如杜兰、李棠、柰珍、慧鹦、素秋,都可以以自己的名字做对联,看看谁做得好。”镜郎对父亲道:“儿也用‘影生’二字,做一联吧?”梦花准允。并自做一联:“众生梦梦何时醒,世界花花莫当真。”镜郎跟着道:“花前月下偎双影,酒底诗边乐一生。”梦花看了,似有不悦之意。镜郎会意,自悔用语草率,失于检点,双影之偎是指何而言呢?遂有愧色,退下来坐到杜兰一边。这时杜兰正在打草稿,涂改了几次仍感到不满意,见镜郎来看,急忙用手盖住,镜郎强拉开杜兰的手,夺过来看,上面写的是:“杜陵诗逐清秋健,兰谷春闻小草香。”镜郎笑道:“毛病在于空泛,我给你治一治。”道拿起笔来改为:“杜陵风月开诗境,兰谷莺花护国香。”一会儿,素秋等先后也完成了。梦花一一看后,评杜兰联为第一,其次是意珠的“玉露香濡如意榜,红云高捧蕊珠宫”;再其次是素秋的“梅抱高怀称素谷,菊饶佳色妬秋孃”;再其次是李棠的“绣陌锦坊桃李艳,绿章红烛海棠骄”;再其次是慧鹦的“灵运慧心诗詠絮,巧翻鹦舌偈持金”;再其次是柰珍的“香流云髻花簪柰,珠点波心月颗珍”。镜郎笑对杜兰道:“妹妹的绣字和我的诗联(指影生一联)不幸都落了后,这说明乞巧不如藏拙呵。”杜兰道:“是妹妹一个人拙罢了,哥哥以风月莺花联夺得头名,而让妹妹坐享其成,很是惭愧。以后要让哥哥做问字之师。”镜郎笑道:“倒不如封我为诗医。”杜兰道:“说的是。妹妹晚上坐灯前,偶而因思亲落泪,哥哥常常把我逗笑了,就再送哥哥一个‘泪医’不是更新颖么?”杜兰说这话时声音很低,姐妹们都听不到。等到发现慧鹦等在注意他们,就用脚触镜郎示意,就不再说话了。这时梦花已经到了内院的园中,见一抹斜阳照耀,树林成一片红色,大家在园中谈笑自若,柰珍道:“今天的约会很有韵味,也很高兴,不比古人差。”杜兰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姐妹们能不能在这里过夜?”大家都说要回去,就告别了,加意挽留也留不住,只有示柰珍留下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