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02B  吳雙熱  著

第二回  春雨樓絳帳隔書聲 梅花館碧紗籠綺夢(二)

    夢花元配無所出,繼室所生惟鏡郎。忽忽年華,行將半百,夢花曰,中郎有女我獨無,是亦一缺恨。予將以杜蘭爲義女,他日當質諸小杜,阿蘭早失怙恃,或能如我願也。婦曰,善。三五女弟子,其秀外慧中、端莊嫻靜,莫杜蘭若女之乎!抑婦之乎!妾未能決也。夢花曰,是誠賢婦,然非鏡郎偶也。鏡郎剛躁,杜蘭所不能制,當求潑辣如王熙鳳者而妻之,周慧鸚其庶乎!婦曰,不然,惟其剛也,當以柔克,慧鸚器小,而語尖刻非賢婦,且設以潑辣貨偶鏡郎,異日各負盛氣,相持不下,凶占脫輻,豈不乖乎!夢花笑曰,卿言良然、予前言戲耳。鏡郎婚事今可緩圖,而認義杜蘭,則予計決矣。他日小杜來,夢花以告,小杜曰,可。轉以詢蘭,蘭亦甚願。夢花大悅,呼婦出,受杜蘭拜己,且命鏡郎與爲蘭禮。本來兩小兄妹相呼,從此乃益密矣。夢花夫婦既女杜蘭,遂爲闢蘭閨於內院,俾幽谷之鶯鶯。杜蘭遂終歲留不思歸矣。誦讀而外,挑燈從義母習女紅。有時夢花秉燭書城,課鏡兒讀,亦不過說詩說禮,初無異聞。杜蘭知之,恒抛針捧書至,聽受無倦容。而鏡郎得蘭爲伴,但覺耳倍聰,目倍明,精神倍奮,蘭偶虛夕不至,鏡郎乃至心神不屬。誨者諄諄,聽也藐藐,少頃而昏昏欲睡矣。其後讀史,至蘇季子引錐刺骨股事,鏡郎竊語:“蘇秦苦矣,夜讀書但有美人爲伴,雖竟夕不寐,當亦無倦意。此後予苟夜讀,願妹妹破工夫來相伴也。”蘭微笑而已。蘭夜學繡,鏡郎亦嘗旁立諦視,蘭輒指乖針錯,不復能凝神,壹至此與鏡郎得蘭伴讀時之情況,適成一反比例。個裏因緣,頗耐人尋味。閱者多,慧心人當能索解也。

    春雨樓設帳之明年,又來一女弟子曰馬意珠,年十五矣,居窮村,距城遙,遂食宿館中,與杜蘭共室,同臥起。論意珠人面當爲同學姊妹行冠,身纖飛燕,顰媚西施,恰似紅樓夢中林瀟湘,所謂紅顔薄命之儔歟。而孔氏子鏡郎與意珠同年,身乃僅及意珠肩,蓋夢花固短主簿,鏡郎亦非不發育,殆稟乃父遺體耳。惟以短小故,年事雖漸長,猶得憨跳於姊妹羣中,戴混沌之天親授受,接言笑而小兒女之交際,初固絕無容心,不知所謂嫌疑,亦不知所謂戀愛。有時跡涉狎昵其中,心實潔白無瑕。然相處既久,自然未免有情,遂如琥芥磁針,起電力感應作用,軌於正者則發情止禮,結精神上之愛,果涉於邪者,則恣慾縱情爲名教罪人謂予,不信請續觀下文可矣。

参考译文02B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二回 春雨楼绛帐隔书声 梅花馆碧纱笼绮梦(二)

    梦花的元配夫人没有生育,继妻也就生了一个镜郎,日子一天天过去,梦花已近五十岁了,说:“以前汉朝的大学者蔡邕,人称蔡中郎,他有个好女儿蔡文姬,而我却没有女儿,也是一个缺憾。我打算认杜兰为义女,以后我会与她叔叔商量这件事,杜兰早年父母双亡,或许能如我的心愿。”妻子说:“这个想法不错。你的女学生中,秀外慧中、端庄娴静,没人能比得上她。是认她作干闺女还是作媳妇,我还没考虑好。”梦花说:“如果做媳妇,也是好媳妇,但是镜郎性情刚强燥烈,杜兰恐怕管不住他。还是找一个泼辣些的像王熙凤那样的人做媳妇,周慧鹦可能合适吧。”他妻子说:“也不一定。唯有刚,最好是用柔来克,慧鹦肚量小,而且语言尖刻,不是合适的媳妇人选。如果把他们二人配成一对,以后斗气谁也不让谁,夫妻反目,不是适得其反么?”梦花笑着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刚才说的是玩笑话。镜郎的婚事可以慢慢再说,而认干闺女这件事就定下来吧。”以后有一天小杜来聚会,梦花就把他的意思讲了。小杜同意了。再问杜兰,杜兰也很愿意。梦花很高兴,把夫人喊出来,接受杜兰行礼,再叫镜郎与杜兰见礼。他们二人,从小就兄妹相称,这样一来,就更亲密了。梦花夫妇认杜兰做了义女,就在内院收拾出一间闺房给她居住,好像幽静的山林来了一只黄莺一样,家里又增添了一份天伦之乐。杜兰到了年底也就不回家了。除了读书,晚上就与义母做伴,学习女红。有时梦花晚上在书房点上蜡烛教镜郎读书,也就是讲些诗礼之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杜兰得知义父教镜郎读书,也放下针线活,拿书来听讲,从来没有显出疲倦和不在意的时候。镜郎有杜兰为伴,自然也就没有疲倦的时候,只觉得耳聪目明,精神非常好。如果哪天杜兰没来,镜郎有有些心神不定。虽然讲课的仍然在认真的讲,可听的就不那么认真了,而且不久就想打瞌睡了。后来读历史书,读到苏秦锥刺骨的故事,镜郎悄悄说:“苏秦这么做太辛苦了,晚上读书,如果有美人做伴,就是读一整夜也不会有睡意。以后我如果晚上读书,希望妹妹花工夫与我做伴。”杜兰听了,只是微笑而已。杜兰晚上学绣,如果有镜郎在旁观看,杜兰也时常错了针法,不能专尽刺绣。这种情形与镜郎读书、杜兰做伴的时候正相反。里面的原因,很耐人寻味,有阅历的聪明人自然能看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春雨楼设帐教书的第二年,又来一个女学生,名叫马意珠,十五岁,住在贫穷的村子,离城很远,就在馆中吃住,与杜兰住在一起。意珠的长相应该是同学姊妹中最好的,身材瘦削像赵飞燕,眉毛蹙时像西施一样,好比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所谓红颜薄命这一类吧。镜郎与意珠同年,身材只达到意珠肩的水平,那是因为梦花个子就矮,镜郎并不是不发育,是从他父亲那里遗传的缘故。然而就是由于身材矮小,所以年龄虽然长大了一些,还能在姐妹群中厮混。本是纯真的天性,小儿女间的说说笑笑,都是无心而为,并不知道避嫌疑,更不知恋爱为何物。有时也显得很亲热,但心里并没有什么。然而相处久了,就生出一种感情来,就像磁针一样,发生电力感应作用。行为端正者则发乎情止乎礼,只是结精神上的友爱,如果涉及到不才之事,纵欲纵情,那就是名教罪人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