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连载前言

    《無邊風月傳》作者吴双热,尚著有《兰娘哀史》、《孽冤镜》等十余部小说。

    原文是繁体文言文,为避免理解上出错误,故此次连载时也采用繁体字;由于原文是文言文,所以每回分两次或若干次连载(视内容长短而定),以便于仔细阅读理解;原书无标点符号,所以此次连载时就有个断句问题,虽然我们在连载时添加了标点符号,并分了段落,但仍请大家在阅读时详加注意,如连载的文字句断有误,请及时指出,以便以后制作电子书时尽可能减少错误。本书在连载完毕后将制作成电子书供大家下载保存。

    另外,为能让看不懂文言文的朋友看懂故事,特在每次连载的正文下面,登出我站撰写的参考译文。

無邊風月傳01A  吳雙熱  著

自序

    雙熱曰:噫!予甚悔作是書也。鴛鴦卅六,風月無邊,未免有情,誰能遣此,毋乃太艷矣乎!其善讀吾書者,當然不于此處著眼,當知是書非只談風月而已。著者之敘諸狷之一行眷屬,各個家庭也,于父母子女則言慈言孝;于兄弟姊妹則言友愛;于朋友則言義。則是此書于家庭倫理之間,固規然示人以正軌,
何艷之有也!然善讀吾書,能于此等處著眼者,有幾人哉!凡夫不善讀吾書者,則惟著眼一艷字,譬諸不善讀紅樓夢者,靡不醉心于寶哥哥林妹妹,靡不醉心于怡紅公子之蝨身兒女叢中,耳鬢廝磨、口脂嘗遍,推此見解而讀吾書,亦惟醉心于吳鐵崖之金釵十二、孔鏡郎之雪月因緣。讀吾書,竟徒以為艷而已矣。由是言之,則吾是書之作,所以示人以正軌者,其效力不可期,而于描寫艷情處,其魔力乃大可懼也。此吾所以甚悔作是書也。雖然,尼圣刪詩猶存鄭衛,人非太上,孰能忘情!古今稗官家言,侈談艷情者,不一而足,獨吾是書然哉。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要在一般人之喜讀否耳,吾又安見善讀者之必居少數乎!吾又安見讀吾書者惟著眼一艷字而不著眼于家庭倫理間、示人以正軌處乎!然則是書之作,吾亦可以無悔也矣。

第一回 延陵生搜箧得奇书 孝廉公课徒开别院(一)

    延陵生者誰?著者自謂也。予先世家于吳縣之東洞庭山。迨洪楊之役,其軍南竄以樓船,越太湖而入東西兩洞庭,居民騷然。予家遂流離遷徙,展轉走海虞,遂家焉。
    其時予祖侍香,年垂垂老矣,予父品蘭,方成丁,幸于亂中善藏家資,所至雜餱糧而行,不爲窮寇剽掠以去,得以市田園、補衣食,有餘金,則築樓以藏書焉。
    方當兵燹之後,私家所藏圖書珍玩,或毀於烽火,或委於泥土。黠者於事後,爬剔頹垣碎瓦間,往往有所得,招搖過市,見者争寶之,競以賤價鬻焉。然其所寶者,不出於珍玩之屬,鮮有顧及圖書者。而予祖侍香,獨以爲寶,勿論爲殘編斷簡、爲野史稗官,一一收拾之,以實藏書之樓,蓋其中每有秘笈迄未一傳世,茲亦可寶也已。斯樓今頹矣,而書城如金湯迄無恙。則移之,以藏於葺新書屋中。
    予父嘗指以詔予曰,孺子識之,此滿架琳琅,畢生瀏覽不能盡。若祖傳之予,予以傳之汝,其亦知所寶哉。繼而泫然曰,若祖今逝矣,易簀之歲,汝方五齡,今汝馬齒倍矣,猶能彷彿若祖之音容笑貌否?若祖當年,終日焚一爐好香,坐藏書樓上,依其左右者,侍姬一,俾司書。狸奴一,俾警鼠。若祖坐安樂之椅,鼻架晶鏡,觀書不旁瞬。予恒攜汝朝若祖,若祖輒以果餌享汝,溫語微笑,汝當不能忘也。每歲長夏,若祖集家人納涼庭院,攜蒲葵扇一,菸桿一,且吸且談,語多怪異,時則菸氣生煙,蓬蓬勃勃,自其口鼻間出人面,如在雲霧中,汝輒大怖,閉目而投人之懷,呼曰:“鬼,鬼!”若祖大笑,談風乃稍殺。
    若祖所談者亦不僅怪異,蓋皆得之於書中者,過目不忘,清談娓娓。苟有人焉,聆而筆之書,異日可成巨帙。題其簽曰《藏書樓瑣話》,寧非大觀乎!嗟乎,若祖今逝矣,藏書無恙,手澤猶存,予一開卷而悲從中來,輒廢書起去。孺子其識之:他日即無立錐地,藏書不可轉鬻於人也。予謹識之不敢忘。
    曾幾何時,予父亦下世,記取藏書堆裏,幾許玉軸牙籤,出於予祖之手澤者半,出於予父之手澤者亦半,幾回檢點,亦複悲從中來,廢書起去。顧斯屋,行且頹矣,風雨之夕,四壁蕭蕭,漏痕滴滴,詰朝,牆背蝸牛,緣綠苔而上,縱橫作古篆。而牆泥沁雨,塊塊自脫,一旦屋破,積書萬卷且葬瓦礫中,則複移書別室,蓋藏彌慎。某歲,秋陽燥烈,則出而暴之,蠹魚蠕蠕,出自書叢中,受日中強熱,宛轉而死。亦有匿居穴中自若者,則搜剔而出之,殲焉。因思:古人有蠹魚三,蝕神仙化爲脈望之說,窮搜書城,求所謂脈望者,乃不可得,暴凡三日,書始盡,一一整理而藏之。且繼祖若父之手澤,書以簽而分門別類焉。就予性之所好者,而言得秘本說部十五種,都爲鈔本,有頭尾殘缺莫窺全豹者,有字裏行間爲蠹魚侵蝕要害者,中有題簽曰《無邊風月傳》者,卷凡三,開卷玩讀一二頁,風味不減《石頭記》,殆近世所謂豔情之作也。
    予自讀書,能文章即喜翰治稗官家言,年來著爲說部,自恨無佳構,腸枯手棘,不過人云亦云而已。客歲自春徂冬,擱筆不複作,優遊於家庭間,敘倫常樂事,入夜就枕,則與細君分燈展玩所謂十五種之秘本說部,如是者一年,予之心志日浮沈於稗官野乘間,動則形諸語言,靜則形諸夢寐,予殆成一小說迷矣。而此十五種說部,爲予所百讀不厭者,厥惟《無邊風月》。著是書者,署曰醉紅生,姓氏不可詳矣。其文爲彈詞體,字體岐類多草書,間以古字,驟視之,不甚了了,且無著書之年代可考。至所敘風月主人,殆亦如紅樓夢中甄士隱、賈語村之寓言寓意。未必真有其人其事也。昔者史載宋江以三十六人橫行河朔云云,而施耐菴根據其說,獨運匠心,構造空中樓閣,演成一部洋洋大觀、有聲有色之《水滸》。今予得醉紅生三卷書,其亦足以擴而充之,引而伸之,變其體爲章回,演成一部新小說,亦使海內抱有小說迷者顛倒夢想於此《無邊風月》中,不亦佳話哉!予書至此,顧語細君而笑曰:“爲我取案頭《無邊風月傳》來,予將爲之改作焉。”細君嫣然笑曰:“是書忒肉麻煞人,君欲爲之添花錦上,揭櫫人間,不怕癡兒女之麻上來耶?”言已,翩然起去,旋以雙手捧錦袱姍姍來,珍重而授予。予啓袱,出醉紅生所著書,讀久之,悠然神往,自忘所事矣。細君嗤曰:“腹草已萌動乎?胡尚不著一字?君自今日,始勉爲之,儂當伴君以繡鉤粉裁絨,細刺鴛鴦卅六,看新書與繡物誰先成也。”予遂與之賭掌而應曰:“善。”於是經營慘澹而著是篇。其文曰:(待续)

参考译文01A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自序

    双热说,我很后悔写这本书,故事涉及到多对情人,无数的香艳情节,让人陷入感情的旋涡,不是太艳了一些吗?但善于读我的书的人,恐怕不会从此处着眼。他们会知道,此书不只是谈情说爱,在涉及到各个家庭时,讲到父母时,就谈慈谈孝;讲到兄弟姐妹时,就谈友爱;讲到朋友时,就谈义。那么,此书在谈到家庭伦理时,是劝人走正道的,这有什么艳呢?但是读我的书能够这样看问题的人,几能几个人呢?所有不善于读我的书的人,只着眼于一个“艳”字,比如不善于读红楼梦的,没有不醉心于宝哥哥林妹妹、醉心于怡红公子挤身于女儿群中,耳鬓厮磨,口脂尝遍。带着这个见解读我的书,也会醉心于吴铁崖的金钗十二、孔镜郎的雪月姻缘。这样,就只看到艳情了。这样说来,我写这本书,本意是劝人走正轨,但又难于见成效。而在描写艳情处,情节很引人入胜,这是作者深感可怕的一件事。所以我很后悔写这本书。虽然是这样说,孔子在删定诗经时,还是保存了郑卫地区的爱情民歌,人非圣贤,谁能忘情!古今小说家言,侈谈艳情者,不一而足,并不是只有我的书才这样。也就是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要看读书人的着眼点了。以此看来,我又怎能料定善于读我的书的人一定是少数呢?那些喜欢读我的书的人,怎能说他们一定是着眼于一个“艳”字,而不注重在家庭伦理之间导人以正轨的地方呢?说到这里,我又可以不必后悔了。


第一回 延陵生搜箧得奇书 孝廉公课徒开别院(一)

    作者自称是延陵生,祖先世代居于吴县的东洞庭山。到了洪秀全杨秀清之辈作乱战败时,乱军乘船窜入太湖,进入东西两洞庭,居民很是恐慌,我家于是流离搬迁,几经波折,到了海虞,又重新安了家。

    那时我的祖父侍香,年事已高,我的父亲品兰,刚刚进入成年。幸亏在战乱中妥善地隐藏好家庭财产,所以一路上能够有饭吃,财产没有被匪盗夺去,得以置办田园,供衣食之用。有多余的钱,就用来盖楼藏书。

    当时在兵乱之时,民间私人藏书和珍玩古董,或毁于战火,或被埋于断壁残垣。等到兵乱过后,一些精明的人在颓垣碎瓦之间往往能找到一些值钱的东西,见者都认为是值钱的,但都贱价卖掉了。他们所重视的,都不过是古董一类,很少有重视图书的。而我祖父却认为书是宝贝,无论是缺页少字的经典著作,还是小说等,都一一仔细收拾,藏于新建的书屋中。

    我父亲也曾指示我说:“你要记住,这满架的书,是你一生都看不完的,你祖父传给我,我再传给你,应该知道它的宝贵之处。”接着,又流着泪说:“你祖父如今已经过世了,当年搬家时,你才五岁,如今你已经长大了,还能记得你祖父的音容笑貌么?你祖你当年,每天烧一炉好香,坐在藏书楼上,在他身旁有一个女佣,管料理书的事,还有一只大猫,用来防备老鼠。你祖父坐在椅子上,戴着眼镜,每天细心读书,我时常带你看你祖父,你祖父见你来了,很高兴,拿果子给你吃,微笑着和你说话玩儿,你应该不会忘记吧?每年夏天,你祖父把全家人叫到院中乘凉,手摇蒲扇,嘴含烟袋,一边吸烟一边讲很多奇异的故事。有时烟从口鼻而出,好像人在云雾中,你当时却很害怕,闭眼躲到大人怀里,喊道‘鬼,鬼!’你祖父则大笑,讲的故事也就草草结束。”

    “你祖父讲的也不都是奇异的故事,但都是来源于家里的藏书,看后就能牢记不忘,所以逢人能讲得生动有趣。如有人听后记录下来,那可是厚厚的几大本,把这些记录命名为《藏书楼琐话》,不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吗?如今你祖父去世了,藏书完好,他老人家当年用手翻书的痕迹还存在着。我一翻开这些书就感到很悲痛,合上书不忍再看下去了。你要记住,以后即使穷困到难以度日之时,也不要把藏书转卖他人。”这些话我都牢记不忘。

    不久后,我父亲也去世了。我记着找书,藏书堆里,有很多家伙轴牙签,有一半是出于我祖父之手,有一半是出自我父亲之手。整理这些书时,有时想起了祖父和父亲的教导,顿时心生悲哀。藏书楼时间久了,快要倒了,下雨的晚上,到处滴滴答答地漏雨,到了早晨,墙上有一些蜗牛,顺着绿色的苔藓往上爬,墙皮也有一些脱落下来。想到一旦房屋倒塌,家藏的万卷书就毁掉了,就把书搬到别的房间,小心收藏。到了天气燥热的时候,就搬出来晒晒,很多书虫爬出来,晒死了。没有爬出来的书虫,就搜出来消灭掉。这时想到:古人说,书虫蚀了书上印的神仙二字,就会变成叫做“脉望”的神虫。人吃了它能变得聪明。我就把所有的书翻了个遍,寻找“脉望”这个东西,到底也没有找到。就把书连哂了三天,所有的书虫都清除干净,一一整理起来。继续祖父的父亲的工作,分门别类标上标笺。其中有我喜欢的秘本小说十五种,都是抄本,有缺头少尾的,有被书虫所蛀看不清字迹的,其中有《无边风月传》,共三卷,打开读了几页,感到其中情节趣味不比红楼梦差,也是近世的艳情小说。

    我自读书以来,能写几篇文章及小说,但感到自己没有人所瞩目故事情节,肠枯手笨,不过是人云亦云而已。去年以来,就搁笔不再写作。来往于家庭之间,与人聊些家常故事,到了晚上,就与夫人在灯下阅读家藏的十五种小说,其中让我百读不厌的,只有《无边风月传》,著书人署名“醉红生”,姓氏已不可考,文体为弹词体,有些字像是草书,又有一些古字,乍看上去,不甚明白,而且没有著书年代可考,至于所述故事中的主人,大致也像红楼梦中的甄士隐、贾语村的写法,未必真有其人其事。从前历史上有宋江等三十六人事迹的记载,由施耐菴独运匠心,把这些内容扩展开来、改写成一部洋洋大观、有声有色的章回小说《水浒》。现在我得到了醉红生的三卷书,也能扩充成小说,让海内喜看小说者看了着迷,这也不是一段佳话么!我写到这里,笑对夫人说:“替我把案头的《无边风月传》拿来,我打算把它改写。”夫人嫣然笑道:“这本书让人看着很是有味道,你要为它锦上添花,传播于人间,不怕那些痴儿女学起痴样子来么?”说毕,把放书的包袱拿来,双手捧上,我打开包袱,取出书来,读了很久,由于入神而没写一字,夫人笑道:“你肚子里还没生出故事来?你从今开始,努力去做,我也陪伴你,用丝线绣一幅鸳鸯三十六的图案,看新书与绣物谁先成好不好?”我于是与她拍手赌这个东道,说“好!”于是这部小说就诞生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