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美月(5)

    “孩子她媽什么時候才能趕到啊?”王媒婆問道。

沒有人知道。

“雪花,把美月的臉用紗布遮蓋住,再幫她換上壽衣。現在就開始做,不能讓孩子她媽看到美月現在這個

樣子。”雪花正要上樓,王媒婆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囑咐道:“我這就去桐口把你的孝服帶來。你一直呆在

這兒別離開,直到我讓你離開。”說完,她松開了手,最后看了美月的尸體一眼,一轉眼出了門口。

等到嬸嬸來的時候,爸爸、叔叔、我和兄弟們都已披麻戴孝在身。美月的遺體已用紗布都包裹好了,壽衣

也已穿上。那一天家里哭聲一片,可是嬸嬸卻始終未掉一滴淚。她搖晃著徑直走到她女兒的尸體邊,用手

來回地撫摸著,最后把手放在了美月心口處。嬸嬸便這樣一直守著美月,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

嬸嬸把所有關于葬禮的事都處理得妥妥當當的。她跪在美月墳前,燒了不少紙錢和衣物,還把美月生前留

下的女書也一并燒了。她還在家里為美月設了個牌位,每天她都會在牌位前供奉。雖然在我們面前她從未

流過一滴淚,但我永遠都無法忘記每到夜晚嬸嬸窩在被子里所發出的深深的抽泣聲。這些天大家都睡不好

,但也不能給嬸嬸帶去多少安慰。而我和我的兩個兄弟都知趣地盡可能少在她面前出現,因為此刻我們的

身影只會無時無刻提醒嬸嬸她剛剛痛失愛女的不幸。每天早上男人們干活去了后,嬸嬸便一個人躲進屋里

,一整天都不出來。她只是那樣一直面對墻壁躺著,除了媽媽送去的一碗米飯外,她什么都不吃,就這樣

日復一日。

眾所周知,一個人死去后,他靈魂的一部分下了陰曹地府,一部分仍留在家里伴著他的家人。但對于那些

未婚便離世的女孩子卻不然。據說她的鬼魂會不斷地糾纏著其他尚未出嫁的女孩——那倒不是要去嚇唬她

們,而是要把她們也一同帶去陰間與她做伴。每夜嬸嬸那撕心裂肺般的哭泣,都讓我們想起美月,這讓我

和雪花感到絲絲恐懼。

有一天,雪花想出了個好主意。她說:“要不我們去為美月做個花塔吧。”花塔可以用來安撫美月的鬼魂

,她的靈魂就可以有地方去了,不會再纏繞著我們了。

一般有錢人家會去找專門制作花塔的人定制一個,不過我和雪花打算要親手做一個很多層的花塔,就像一

個七層高塔一般。在花塔的底層入口我們還放了兩只紙糊犬。而在花塔里我們用女書在內壁上寫滿詩歌。

花塔的每個樓層我們都是精心設計過的,在一層的臥室里我們還特地在天花板上畫上了月亮和星星。在另

一層的女人屋里,我們在四周都剪了窗格,可以盡覽各方美景。我們還做了張桌子,并特地在桌上擺上平

時我們最喜愛的線頭,還有紙、筆、墨。這樣一來美月就可以在里頭做做針線活,和她的陰間的新朋友寫

寫信了。我們特地用彩紙剪了仆人和伙伴,把它們放在每個樓層,這樣美月就有了伴,不會覺得寂寞了。

除了為美月制作花塔,我們還為她創作了一首挽歌,以此來與美月道別。

當天氣不再這般炎熱時,我和雪花被允許去美月的墳前。去墳頭的路程并不遠,遠不及那天雪花跑去找爸

爸、叔叔時走過的路程。我倆在墳前小坐了片刻,然后雪花便把花塔燒給了美月。我們看著花塔一點點燒

為灰燼,想像著在另外一個世界的美月如何在里頭快樂地游蕩,接著我們拿出了寫給美月的挽歌,開始唱

了起來。

美月,希望花塔可以給你帶去安寧。

我們希望你能忘記我們,但我們會永遠記得你的。

我們會一直供奉你,逢年過節來你墳前祭拜。

別胡思亂想。

你就一直快快樂樂地住在花塔里吧。

完了后,雪花和我一路走回家,上了樓,并肩坐著。我們輪流把挽歌書寫在折扇上,之后還在扇子上的花

環上添上一輪如美月般明媚可人的新月。

花塔使我和雪花免受美月鬼魂的侵擾,但對于叔叔和嬸嬸卻起不到半點安慰的作用。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我們平凡人只能認命,任由命運的擺布。我們也可以用陰和陽來解釋這一切:男人和女人,黑夜和白晝

,悲傷和快樂,這都是自然界的陰陽平衡。你可能會一時被快樂所包圍,就像我和雪花在吹涼節的頭兩天

一樣,而之后我們所有的快樂都被美月的死一掃而空。以前嬸嬸和叔叔是多么快樂的一對啊,而一夜之間

卻變得無依無靠。在我父親死后,他們夫妻倆得看我大哥的臉面,或讓他們繼續住在這屋里,或把他們趕

出去。像我們這樣一個原本條件就不好的家庭,一下子還得擔上這么多嫁娶的壓力……這些都打破了自然

界原本的平衡,所以上天得用一個善良女孩的生命來重新使一切達到平衡。這世間有生必有死,這便是陰

陽所具有的真義。

(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