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美月(3)

我的家人们:

当我今天提起笔为你们写家信时,我的心此刻早已飞回了家里。

我要向我的父母双亲、婶婶和叔叔问好。

每每回忆往昔,我都不禁泪如雨下。

我依旧被这深深的离愁所折磨着。

我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这些天我感到异常的炎热。

我狠心的婆家人还是让我做所有的家务。

我的心情是怎样也好不起来的,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气候下。

妹妹们要好好照顾我们的父母。

我们女人惟一的心愿便是自己的父母能够长命百岁。

那样的话逢年过节我们也好有个地方回。

在自己的家里,我们总是有人疼爱的。

所以务必好好对待双亲。

你们的女儿、姐姐上

读完整封信我闭上了眼睛,想像着大姐哭泣的样子,又想到此时的自己是如此的欢乐。我很庆幸我们沿

袭着未怀孕前不入夫家的习俗,因此离开我真正嫁入夫家至少还有两年,甚至是三年时间。

忽然一声抽泣声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我睁开双眼,望着雪花,只见雪花一脸诧异地注视着她的右边。我

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美月抓着自己的脖子,拼命地喘气。

“怎么回事?”我问道。

美月的胸口激烈地起伏着,努力吸气——“呜呜,呜呜”——我永远都忘不了这声音。

她用她那温柔无助的眼神望着我,手抓紧自己的脖子一侧。她还是像之前一样坐着,她的针线活还放在

脚边,可我还是清楚地看见她的脖子开始肿胀起来。

“雪花,雪花,”我慌忙中呼喊道,“快去叫爸爸和叔叔来啊。”

我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雪花用她那双小脚尽最大的力量飞跑着。她一贯柔声细语的嗓音调高了八度,大

喊着:“救命啊,救命!”

我迅速从被褥上爬到美月身旁,只见她的绣品上有一只蜜蜂正做着垂死挣扎。它的螫针刺在了美月的脖

子上。我握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从她张开的口中,我看见她的舌头也开始充血肿大。

“我该怎么办?你要不要我帮你把它拔出来啊?”

我们都知道为时已晚。

“要喝水吗?”我问道。

美月已说不出话来了,现在她只得用鼻孔来吸气,每次呼吸都越发地费力。

我听到了远处雪花的呼喊声,“爸爸,叔叔,大哥,大伙快来帮忙啊!”

那些前几天聚集在我们帐子外的小孩子们,此刻个个目瞪口呆,惊恐地看着美月,她的脖子、舌头、眼

皮和双手都已经泛肿。她的脸色也从美丽的月白色变成粉红,从粉红变成了深红,随后发紫又变青。她

的样子煞是可怕,一些浦尾村的老寡妇见了也只得叹息着摇头。

美月双目紧紧地盯着我,此刻她的手指已经肿得像一根根香肠,皮肤因为肿的缘故而发亮,大有把她薄

薄的皮肤绷破之势。我心疼地握着她的手掌。

“美月听我说,你爸爸马上就来了。你要等他来啊,他很喜欢你的啊。我们都很喜欢你的。美月,你有

没有听见我的话啊?”

那些老妇人们号啕大哭了起来,小孩子们个个畏缩在一起。村里的日子并不好过,谁都见过身边人逝去

,但很少有人会看见像这样一个如此勇敢、如此文静、如此美丽的姑娘正在接近她生命的终点。

“你是最好的堂妹,”我说道,“我永远爱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

美月又吸了口气,这一次吸气的声音恐怖得就像门的铰链的吱嘎声,缓慢到几乎没有空气真正地进入到

她的肺部。

“美月,美月——”

一下子,那可怕的声音停止了。她的眼睛还睁着,脸已经被折磨得走了样,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

了她理解我所说的每个字。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几乎已经停止了呼吸,但我觉得她还是把她尚未说

出口的话传递给了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