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女學(8)     “我已經有三十八歲了,”嬸嬸說道,說這些話時她并沒有帶著對大姐的同情而是一直逆來順受的情緒,“我的一生很可悲。我生在一戶好人家,可是我的雙足和容貌決定了我這樣的命運。可即便是像我這樣一個既不漂亮又不聰慧的女人也能嫁得出去,因為就是個殘廢男人也要延續香火,所以老婆是一定要娶的。我的父親把嫁到了愿意接納我的最好的一個家庭。我也像你一樣地哭過。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命運不會因此而改變。我生不出兒子,在婆家我被視做一個累贅。我也希望能生個兒子,也能過得快快樂樂的。我甚至希望我的女兒可以永遠陪著我,我可以向她述說我的不幸。可是身為女人,你只能接受現實。你逃不過命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從嬸嬸口中聽到這些話,讓我們大吃一驚,在我們看來嬸嬸一直是家中最風趣的一個,她總對我們說她和叔叔兩個人是多么的幸福,還饒有興致地教授我們女書。美月走到我身旁,緊捏著我的手,她的眼眶里閃爍著淚光,嬸嬸所說的那些話后來再沒有在女人屋里說起過。我從來沒想到原來嬸嬸的生活會是這樣,現在我回想起往昔嬸嬸盡管生活在無望之中,卻始終讓自己掛著一貫的笑容,不由得黯然神傷。毫無疑問的是,這些話并沒有起到安慰大姐的作用。相反,她哭得更厲害了,她甚至還用手捂住了耳朵。媽媽不得不在此時說上兩句,但她一開口,說出的盡是些傷感陰郁的內容。“你既然已經嫁了人,”媽媽用一種超乎冷靜的口氣說道,“就應該適應現在的情況,婆婆不疼你,丈夫不愛你,這些事人人都可能遇到,可所有人都忍過來了啊。我們也希望你可以永遠留在家里,可是是女兒都要嫁人的啊。你盡可以哭鬧著要回娘家,我們雖然也因為你的離開而傷感,可是這不是我們所能選擇決定的事啊。有句古話說得好,‘女兒不嫁不貴,土地不燒不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