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女学(5)


    “你真的很幸运哦,百合。”雪花有一天对我说道,“我有次看见过这个姓卢的男孩子。他也算是我的远房表弟。他的头发晚上看起来是蓝黑色的。他对女孩子们都很和蔼可亲。他还和我分吃过月饼呢,其实他完全可以一个人独享的。”雪花还告诉我将来的丈夫是属老虎的,精力充沛,像我一样,所以我们两个人真的很般配。她还告诉我一些为了融入卢姓人家所必须知道的事。“这是个大户人家,平日里事务很多,”她讲述道,“作为一村之长,卢老爷从早到晚都有村里村外的访客。另外,家里住着好多口人呢。这家人没有女儿,只有嫁进来的媳妇。你会是家里的长媳,所以一进门地位就会比较高。要是你将来再生个儿子,那你今后的地位就一直有保障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就不会碰到雨秀那般的遭遇,就是其他的小妾。卢老夫人为卢老爷生了四个儿子,可卢老爷还是娶了三个妾。他一定要娶妾的,因为他是村长。只有这样,才能显示村长的权势。”

我本该为此烦恼不已的,毕竟父为子纲,他儿子将来可能也会纳妾。不过当时的我还是那样的年少天真,我从未有丝毫的担心。即便我真的有所不悦,我也不清楚那究竟意味着什么。毕竟在我现在的世界里还只有爸爸、妈妈、叔叔和婶婶,一切都是那样地简简单单。

雪花把头转向了一直在一旁安静地聆听我们谈话的美月。雪花说道:“美月,我真为你高兴。我对你要嫁的那户人家也很熟悉。你知道吗,你以后的丈夫是猪年出生的。而且他为人坚毅勇敢,又聪明。你是属羊的,你一定会成为他的贤内助的。显然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啊。”

“那么我的婆婆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美月又试探性地问道。

“那位妇人每天都来拜访我妈妈,她是我见过的最和善的人。”

突然间,雪花的眼睛湿润了,这让我和美月摸不着头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便咯咯直笑起来。我的老同这下眨了眨眼说道:“小鬼钻进我的眼睛里去了。”说着便和我们一起大笑起来。于是她又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美月,你应该可以满足了,他们一家人会真心对待你的。而最好的就是,你每天都可以步行去百合家,你们两家离得真的很近。”

雪花又把眼神投向了我这边。“你的婆婆是个很传统的人,”她说道,“她遵从所有的道德规范,谨言慎行,衣着得体。有客拜访,总会热茶相待。”雪花以前也教过我一些这方面的礼数,所以听到这些我也不是很担心。“你们家里的佣人比我家里的还多,除了为卢老夫人准备特色菜肴,你都不必亲自下厨。而且除非你自己愿意,不然你也不用亲自带孩子。”

听到这些话,我以为她一定是在胡说八道。

我又问了她一些关于我公公的事。她想了想回答道:“卢老爷为人慷慨有善心,不过也很精明,不然也不会是村长。村里的每个人都很尊敬他。他们也会尊敬他的妻儿。”她看了看我,那眼神好像可以看透世事,又说了遍刚才的话,“你真的很幸运啊。”

不管怎样,听了雪花的描述,我怎能不情不自禁地幻想起我和我可爱的丈夫、儿子在桐口的幸福生活?

这段时间里我的知识得到了很大的拓宽,不再局限于我们这个小小的村庄。雪花和我已经一连去了五次古坡庙了。每年我们都会去庙里祈福烧香,然后再去集市买些刺绣用的彩线和布。一天的最后我们总不忘光顾左老汉的山芋铺。而坐在轿子里时,我们总会乘着王媒婆打瞌睡的间歇,窥视轿外的景象。我们看到一条条通往他乡的小道,一条条蜿蜒的河流。从轿夫那里我们得知靠着这些河流我们的小县城得以与外界往来交流。在楼上的女人屋里,我们成天面对着四面墙壁,可是我们县里的男人就不必过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想去哪里,就能驾着小船出行。

而这段日子里,王媒婆和高媒婆两人也没有少来我们家。别以为我们的亲事都已经定下来了,她们就可以让我们清静清静了。她们要不断地上门探视,花言巧语,生怕爸爸少了她们的酬金。但是我十三岁的那个夏天,这两个女人间的争斗,却突然升级,并愈演愈烈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