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女學(3)

    嬸嬸繼續教授我們女書,不過現在我們還可以向雪花學習,每次她來總會教我們幾個新學會的女書字體,其中的一些是她從她哥哥那里偷學過來的,因為女書的很多字只是將男人的文字斜體書寫,還有一些是雪花從她媽媽那兒學來的,她的媽媽對女書非常精通。我們每天都要花上數小時的時間在彼此的手掌心上練習書寫女書。而嬸嬸則時常在一旁告誡我們認真學習,以免將女書的音形文字與男人所使用的象形文字搞混。

每天學完后嬸嬸無一例外地告誡我們同樣的話,“每個女書字體都必須放回原文來理解,要知道很多悲劇都是因為誤讀而引起的。”

說完了這些話后,嬸嬸就會獎勵我們,給我們講述那位發明了女書的當地姑娘的動人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宋朝的時候,距今大約有一千多年吧。”嬸嬸這樣講述道,“宋哲宗在全國范圍內選秀女。他尋遍全國各地,最終來到了我們縣。他聽說荊田村有位姓胡的老農,品行學識兼優,荊田村,就是我們雪花將來要嫁去的村子。胡老爺的兒子在京都會試中成績名列前茅,是位顯赫的學者。不過真正讓哲宗著迷的是胡家的大女兒——雨秀。胡老爺從小便親自教授雨秀詩詞歌賦,此外她還能歌善舞,刺繡手藝也是百里挑一。哲宗見了后,便心生歡喜,和胡老爺商討嫁女一事,不久雨秀便被選為妃子送往京城。故事就這樣以快樂的結局告終了嗎?雖然一時間胡老爺家收到了皇帝的種種賞賜,女兒雨秀也在宮中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姑娘們,要知道,即使是雨秀這樣知書達理的女孩也不免思念她的父母親人。她的母親淚如泉涌,姐妹們也沉浸在悲傷之中,可最傷心的還數雨秀本人。”

我們對故事的這部分也非常熟悉。自打和家人分別后,雨秀的不幸就開始了。盡管雨秀多才多藝,但她也無法一直得到皇帝的歡心。沒多久皇帝便厭倦了她的花容月貌,至于她的才情在永明縣可謂首屈一指,可和宮中三千佳麗比起來也不過如此。可憐的雨秀在后宮的明爭暗斗中根本不是那些貴妃才人們的對手。她一個人深居后宮無依無靠,又無法瞞著別人和母親姐妹通信,因為稍有不慎便會招來殺身之禍。

“日日夜夜,雨秀孤身一人,只能將自己的情感深埋于心。”嬸嬸接著說道,“那些邪惡的宮女、太監們整天監視她的一舉一動。他們還時常嘲笑雨秀的刺繡和書法,‘瞧這破爛東西,那個鄉下猴子居然要學著人家寫字。’他們嘴里吐出的每句話都異常尖酸刻薄,但雨秀還是繼續著,不過她并不是在簡單地臨摹漢字,她在試圖改變漢字,將它傾斜過來書寫,把它變得更女性化。事實上,她正在靜悄悄地發明一種和漢字不甚相像或完全不同的秘密文字來和家人通信。”

我和雪花曾多次詢問嬸嬸,雨秀的母親、姐妹是如何看懂這種神秘的文字的呢?那天嬸嬸終于向我們揭開了謎底。

“也許是哪位好心的太監從宮里悄悄捎來了雨秀的一封信,信上解釋清楚了一切。或者就是她的姐妹們看不懂上面的東西,一氣之下將其揉皺后扔在地上,這樣一來反倒讓她們看懂了那些原本傾斜的文字,漸漸地就弄懂了全文大意,就像你們現在開始學女書時一樣。不過只有男人才對這種細節感興趣。”嬸嬸又嚴肅地告誡我們,這個并不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問題。“從雨秀的故事中我們應當看到的是,她是如何想方設法將隱藏在她表面幸福生活下的種種遭遇傳遞給家人的,還有就是正因為她的天才技藝才使得我們后世子孫受益其中。”

一時間我們陷入了無語,靜靜地在腦海中描繪出那個久居深宮的妃子的形象。這時嬸嬸打破沉寂唱起了曲子,我們隨聲附和,媽媽則在一旁聆聽。這是一首傷感的歌曲,有人說那是胡雨秀親口傳唱出來的。此刻的我們便一起將她當年的悲傷用歌聲來傳達。

“我的心酸和淚水都蘊涵在我的字字句句之中,

作為無形的抗爭,我用男人無法認識的文字表達自己的情感。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