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愛(2)

    除了最早的折扇外,雪花再也沒有主動送給我任何東西,除非是我先送去給她。但我并不介意,我努力地向她示好,用我的信滋潤她,而她也總是報之以泉涌。但有一件事讓我甚為煩惱。那就是我想去見雪花。不過那需要事先得到她的邀請才行,可是請帖卻遲遲未來。

直到有一天,王媒婆上我們家,她帶來了那把折扇。我沒有一下子將它打開,而是一點一點,先打開了三片折頁,上面寫的是雪花的第一次來信,緊接著的便是我的回復,我又慢慢地將其打開,映入眼簾的是雪花最新的來函:要是你的家人不反對的話,我想在十一月來訪你家。到時候我們又可以坐在一起,做女紅,談天說地了。

此外,我注意到她還在扇子上的樹葉花環中添上了一朵精美的小花。

那一天終于到來了,我等在窗邊,焦急地眺望著街角。當一頂轎子終于停在了我家門口時,我恨不得自己沖下樓梯跑到大街上來歡迎我的老同。但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媽媽來到了屋外,轎簾掀開,雪花走了出來。她還是穿著那件天藍色繡著朵朵白云的外衣,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那件外衣似乎成為了雪花外出的專用衣服,我相信她每次都穿這件是為了不讓我略顯寒酸的家人尷尬。

她還是沒帶任何換洗的衣物和食物。王媒婆和上次一樣告誡了她幾句話,幾乎和上次說的一模一樣,雪花回答“知道了”,不過我覺得她似乎并沒有真正在聽著,因為她人站在街上,眼睛卻盯著樓上的窗戶,試圖尋找我的身影。

媽媽把雪花抱上了摟,她一到了女人屋里,便開始滔滔不絕。她又說又笑又鬧,時而傾訴,時而撫慰,時而贊賞。不過她并不是那種不停地述說著自己渴望展翅飛翔的幻想而讓人生厭的女孩。她生性好玩,喜歡開玩笑,整天唧唧喳喳,說個不停,光談些小女孩的心事。

我曾說過要做她的學生,于是自她來我家的第一天起,她便開始教授我《女則》中的諸如“笑不露齒”等內容。不過她也說過要向我學習,于是她便詢問起我如何制作米糕。她也會問我些奇怪的問題,比如怎樣打水、如何喂豬。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這是所有女孩都知道的事啊。可雪花卻向我保證說,她真的不知道。我覺得她大概在和我開玩笑吧。雪花一再堅持著她這方面的無知。這時邊上其他的人開始合伙欺負我了。

“也許你才是惟一那個不知道怎么打水的女孩噢!”大姐大聲嚷道。

“說不定,你還真的忘記了怎么樣喂豬呢,”嬸嬸也摻和進來,又說道,“記得那個時候你嚇得把你的那雙鞋也跑丟了。”

我幾乎要被她們氣瘋了,簡直太過分了。我不由得捏起了小拳頭藏在身后,怒視著她們。然而我看到的卻是陽光般絢爛的笑臉,我的怒氣也就不知不覺地消了。我決定讓她們更加快樂。

屋里所有的人都饒有興致地觀看我的表演。盡管我的小腳還在愈合中,我還是跌跌撞撞地向她們示范著如何從井里打水,再把它拎回家中的全過程,此外我還示范了割草、混合飼料的過程。美月笑得直不起腰,據她說都快要憋不住尿了。即便是待嫁中,平時總是一本正經的大姐也忍不住用袖子掩起來偷笑。而雪花更是情不自禁地拍起了手。你瞧,雪花就是有那本事,她進來不過一會兒工夫,用不了幾句話,便能讓我去做我這一輩子都沒想過會做的事。她就是可以將那間平日在我看來充滿了神秘、痛苦和呻吟的屋子,轉眼變成一片明媚的綠洲,充溢著歡聲笑語。

她教我和男人說話時要細聲細氣,為此她還在我爸爸和叔叔身上演示起來,把他們逗得直樂。就連我的小弟弟也整天在雪花膝上爬上爬下的,好像只小猴子似的,而雪花的膝蓋就成了他樹上的窩了。她總是充滿了生氣,無論她到了哪兒,總是把快樂帶給人們。顯然她的生活比我們要優越得多,但她卻讓我們把這一切當做一次新奇的經歷。對我們而言,她就如同是從金籠里飛出的鳳凰,不小心來到了我們的雞舍。我們驚奇不已,而她呢,也一樣。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