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愛(1)     作為女人,我們被期望愛自己的孩子,自他們從娘胎里出來,便把自己的愛獻給他們。但當產婆把一個女兒抱到你面前時,我們之中又有幾個不會感到一絲的失望呢?或者當你的寶貝兒子在你的懷里依然哭鬧個不停,而一旁婆婆的責怪的眼神,仿佛是在譴責你的乳汁酸著了孩子似的,又有誰能心里不感到陣陣哀傷呢?我們也愛自己的女兒,然而我們不得不用種種痛苦磨難將她們訓練成人。我們把更多的愛獻給了我們的兒子,但我們卻永遠無法進入他們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只屬于男人。自從我們締結姻親的那天起,我們被要求愛自己的丈夫,可在接下來的六年中,我們根本無法見到對方。我們還要愛我們婆家的人,盡管剛踏進家門時,我們對于他們而言只是一個陌生的人,我們在這個家里的地位只比傭人高上一點。我們必須敬愛我們丈夫的先人,我們要遵行規定的禮節,可在心里我們還是對自己的祖先懷有更多的感激之情。父母養育了我們,所以我們愛他們,可在那個家里,我們被認為是毫無用處的人。我們只是一味地消耗家里的資源,我們只是娘家為別家養育的一個女兒罷了。盡管在娘家時我們還是快樂的,但我們早知道分別是在所難免的。我們對自己家人的愛注定要在離別的哀愁中終結,而我們懷有的這種種的愛只不過是出于職責、尊敬和感激罷了。我們縣里的絕大多數女人都非常地清楚,正是這些愛,成為了我們所有悲傷、殘忍和彼此決裂的根源。然而老同之間卻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正如王媒婆所說的,老同關系是出于自愿的。雖然我和雪花的感情并非真的像我們第一次接觸時寫在折扇上的那樣,但我們一起坐在轎子里,看著彼此的眼睛時,我感到有種特殊的感覺從我們心中穿過——仿佛在我們的心田燃起了一把火種,播下了一顆種子。然而光靠一個火種是無法溫暖整個屋子的,一顆種子也無法長成豐碩的莊稼。愛,真摯的愛,發乎于內心深處的愛,必須從此悉心呵護,才能茁壯成長。那時我不知道什么是激情燃燒式的愛,我所能聯想到的只是兒時隨大哥去河邊散步時看到的稻谷。也許我能讓我們之間的愛如同莊稼般成長——用我的辛勤耕耘、堅定不移的信念和上天的祝福。我對生活所知甚少,卻對農夫的活兒一清二楚啊。就這樣我開始耕種我的土壤,我從爸爸那兒要來了紙,或者向大姐從她的嫁妝里要一小片布,這些就是我要耕種的土地了。我播下的種子則是我所寫在上面的女書。而王媒婆便成了我灌溉莊稼的水渠。每次她來我們家查看我的雙腳時,我總會給她一封信或一塊刺了字的手帕,讓她給雪花捎去。要是沒有充足的陽光,莊稼是無法生長的,漸漸的,我感覺到雪花便是我的陽光了。她投射給我的陽光來自她的女書回信。每當我收到雪花的來信,我們全家人都會湊在一起,解讀其中的含義,因為她的用詞造句已經超出了嬸嬸的認知水平。我寫給她的言語總是顯得有些小兒科,諸如:我很好啊,你好嗎?而她的回復中則會寫道:有兩只鳥兒一同棲息在枝頭,它們又一起展翅飛向了天空。我會寫:今天媽媽教我怎么包粽子。雪花則寫道:今天我從窗格往外眺望,我想到了你,想到一只飛起的鳳凰找到了她的伴侶。我寫的是:我們已為大姐選定了成婚的吉日。她回信時則這樣寫道:你的大姐現在已經步入了成婚的第二階段。所幸她還可以和你們一起呆上幾年。我寫道:我想學很多東西,你真聰明,知道那么多。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學生啊?她答道:我也在向你學習。這讓我們能夠像共同棲息的鴛鴦一樣。我又寫道:我的文章用詞粗淺,我真希望你可以在這里,真希望能夠晚上和你一起說悄悄話。她的回答是:就像兩只夜里歌唱的夜鶯一樣。她的話讓我感到害怕也讓我驚喜。她是個多么聰慧的女孩子啊,她在各方面的學識都要遠勝于我。但這些并不讓我感到害怕。讓我害怕、驚喜的是她的每封信中所說到的,鳥兒、飛行、遠處的世界。我好想抓住她的羽翼,和她一起沖上云霄,沖破種種現實中的束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