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扇子(6)
    我写这封信给你,请你听我说,尽管我出身贫寒,不懂礼数;尽管我配不上你们家如此高的门槛,我今天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是命运安排我们在一起的。你的话说出了我心中所想。我们将会如同一对水中的鸳鸯,一座跨于两岸的虹桥。所有人都会羡慕我们的。请相信我对你所怀有的真挚情感。自然,这绝不可能完全出于我的真情实感。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明白什么是深刻的爱恋,什么是真挚的友谊,什么又是终身的承诺呢?更何况我们从未相见,即使我们能见面,我们也不会明白这些情感意味着什么。它们仅仅是我笔下的文字,我只是单纯地希望有一天它会成真。我把扇子和亲手做的绣花鞋用一块布包好让王媒婆送去。可东西要送出去了,我的心里却有些不安。对于雪花家来说我会不会显得过于卑微?当他们看到我亲手写的字后会不会更加意识到这点?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不合规矩的做法是我缺乏教养的表现?会不会就此阻止我们交往呢?这些想法整天折磨着我,妈妈说这是我自己内心的猜疑,而我此时所能做的也只是静静地等待,继续在女人屋里学习,继续让双足得到充分的休息,使得骨骼可以完全愈合。而王媒婆看见我在扇子上的所画所写时,先是有些不赞成,但当她明白我的用意后,真诚地点了点头,说:“她们俩真是天造的一对啊。这两个姑娘不仅八字相合而且性情也相仿。这真是非常有意思啊。”她说雪花来信的最后一句话是问句,这似乎让人更想了解她本人了。“下一步要把她们的关系正式定下来。我打算亲自护送这两个姑娘去古坡庙,签订她们的契约。大嫂,你放心。这两个姑娘的旅行我会负责安排的,不过走些路还是不可避免的。”说完,王媒婆便拎起包裹,走了,送信给我将来的老同去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