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扇子(5)

    在我可以給那個叫雪花的女孩寫回信之前,還有很多事需要我的家人來權衡和決定。盡管大姐、美月和我在家中沒有發言權,我們還是連著幾個小時趴在樓梯上聽媽媽和嬸嬸討論締結老同關系后可能發生的后果。我的媽媽是個精明的女人,但嬸嬸來自一個比我們家更優越的家庭,因此她的學問也更深厚些。不過即便如此,嬸嬸作為家中地位最低的女人,必須格外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尤其是現在媽媽已經掌管著她的生活。

“締結老同就像結婚一樣重要,”嬸嬸總是這樣開始她們的談話。她還會重復媒婆先前說過的話,但每次她總會回到那個她認為是最重要的話題上。“老同是自由選擇下的結合,成為彼此情感的伴侶,并永遠忠于對方。而婚姻是無法選擇的,它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生育子嗣。”

聽到這些關于生兒子的話,媽媽總會盡量安慰這個弟媳。“你不是有美月嗎,她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子,家里人都很喜歡她的。”

“但是她總要出嫁的啊,到那時她就永遠離開我了。而你還有兩個兒子陪你度過余生。”

每天她們聊著聊著總會談到這個傷感的話題,每天媽媽總會努力把話題轉移到正題上來。

“要是百合有了老同,就不能有義姐妹了。可我們家的女人都——”

——都有義姐妹的。這是媽媽還未說完的話,可嬸嬸卻這樣接道,“都可以充當她的義姐妹,如果有需要的話。如果你覺得在百合出嫁前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女孩子一起在樓上的屋子里圍坐吟唱的話,你可以求助鄰居家尚未嫁人的姑娘。”

“那些女孩子并不了解她啊,”媽媽說。

“可她自己的老同會了解她的。等到她倆都出嫁的時候,她們對彼此的了解將遠勝于你我對我們自己丈夫的了解。”

嬸嬸停頓了一下,說到這點時,她總是如此。

“百合有機會走一條完全不同于你我的道路,”過了會兒,她接著說道,“老同的關系可以增加她的價值,可以向桐口的人證明她配得上這門親事。而且因為老同間的關系是永存的,它不會因為婚姻而改變,這樣一來我們和桐口的關系也就更為牢固了,你丈夫和家里所有人都會受到更多的保護。這些都會幫助百合將來在婆家的女人里確立自己的地位。她不會成為一個丑陋的跛腳女人,她會擁有一雙完美的三寸金蓮,向世人證明她的忠貞,以及她運用女人自己的秘密語言的能力,并且她的老同還是來自他們桐口的。”

她倆之間的對話翻來覆去,沒完沒了。我每天都去聽。惟一我聽不到的便是爸媽上床后,媽媽如何將此事傳到爸爸耳朵里。如果我結下了老同,對我爸爸而言將是很大的一筆花費——老同和雙方家庭之間互贈的禮物,雪花來訪我家時提供的吃喝,以及我回訪桐口的旅費——爸爸是不堪重負的。不過就像王媒婆所說的那樣,這取決于媽媽如何讓爸爸確信這是個很好的主意。嬸嬸在叔叔耳邊也沒少說,因為美月的將來寄托在我身上。誰說女人無法左右男人的決定?這是個天大的錯誤。

最后,我家的決定正如我愿。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如何回復雪花的信。媽媽幫忙在我做的繡花鞋上又繡上了點花案,準備拿去送給雪花作為初次的禮物。可是在如何書寫回信上,她卻愛莫能助。通常回復也需要書寫在一把新的扇子上送去,這種形式就像雙方交換結婚禮物一樣。而我的腦子里所想的卻似乎有些離經叛道。雪花送來的扇子上那些編織成的樹葉花環,讓我想到了“永結連理,亙古不變”之類的古話。而這正是我所期待中的關系,纏纏綿綿直到永遠。我希望這把扇子可以成為我們之間的信物,雖然年僅七歲,但卻非常清楚這把承載著我倆秘密書信的扇子所代表的意義。

當我決定將自己的回復書寫在同一把扇子上時,我找來了嬸嬸教授我正確的女書回信方式。一連幾天我們都在討論此事。如果我送去的禮物比較不拘常規,那我寫的女書書信必須盡可能地符合規定。嬸嬸先替我寫了回復,我看了后覺得很好,一直拿著毛筆練習書寫,直到滿意為止。最后我在硯臺上用清水磨了些濃黑的墨,用毛筆蘸上墨汁,小心翼翼地握著筆,在扇子上端的花環上畫上一朵美麗的小百合花。至于回信,我打算寫在雪花來信旁邊的折頁上。回信的開頭中規中矩,下文的措辭也相當得體: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