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扇子(4)     “通常這種事都要過了中秋節,等她們八九歲的時候再談的,”王媒婆補充道,“不過我覺得在這件事上,能夠馬上定下來,對你女兒比較有利。盡管她很多方面都不錯,但她學習做家務的能力需要提高,這樣才能適合嫁一戶更好的人家。”“我女兒不像你所想像的那樣,”媽媽淡淡地說,“她很固執,不聽話。我擔心這可能不太好。與其讓那戶人家的小姐失望,不如還是找些義姐妹算了。”一轉眼,我之前的喜悅便煙消云散,我的心沉入了漆黑的深淵。盡管我很了解自己的母親,但那時的我還不足以了解其中的世故,她對我的那些不留情面的話,只是談判中小小的伎倆罷了。就像后來我的父親和媒婆坐下來談論我的婚事時那樣,把我說得一文不值,可以使我的父母將來免受來自我婆家或老同家人的非議,同時這樣做還可以壓低他們付給媒人的酬金以及減少我的嫁妝。王媒婆倒并不擔憂,說道:“自然你們會這樣想。這方面我也有同樣的考慮。不過今天就談到這里吧。”她似乎故意停頓了片刻,顯然她的每句話每個舉動都是精心安排的。她把手伸進了袖子里,掏出一把扇子遞給了我,又在我媽媽耳邊說道:“你也許需要時間來考慮你女兒的未來。”我打開扇子,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行行順著每片折頁而下的字句,點綴在扇子上緣的樹葉小花環也吸引了我的注意。媽媽一臉嚴肅地對王媒婆說:“我們還沒談妥價錢呢,你就把這東西給我女兒了?”王媒婆不屑一顧地揮了揮手,像要驅趕什么異味似的,說道:“和婚事一樣,一文不取你們家,那姑娘的家人會付給我的。而且我幫你女兒介紹老同也是為了提高她的地位,到時候我可以從新郎那里得到更多的酬金,所以我對這個安排非常地滿意。”她這時站立起來,朝著樓梯方向走了幾步,又轉過身來,把一只手搭在嬸嬸的肩頭,對全屋的人宣布道:“還有一件事,你們都要考慮一下,這個女人把她的女兒也教養得很好,可以看得出來,美月和百合關系很親密。如果大家可以同意百合結交老同的事,不但可以確保百合嫁入桐口,而且我還可以考慮把美月也嫁過去。”這句話讓我們都吃驚不小。我幾乎顧不上禮數,一頭轉向了美月這邊,她此時看上去和我一樣興奮。這時王媒婆又把手收了回來,說:“當然了,你們可能已和高媒婆說好了,我可不想搶她地盤里的生意。”——不過聽得出來,她話里暗示高媒婆根本無法幫我家攀上這么好的親事。可見媽媽在討價還價上根本不是王媒婆的對手,王媒婆繼而直接和我媽媽說道:“我覺得這種事還是要女人說了算的,這是你們能給你們的女兒所做的為數不多的幾個決定之一。當然在我們深入討論之前,也必須得到父親的同意。孩子她媽,我要走了,再給你最后一個忠告:你無論如何,多吹吹枕頭風,務必讓她爸答應下來。”媽媽和嬸嬸把媒婆送到轎子里,而我、美月和大姐則興奮地相互擁抱。居然有這么好的事發生在我身上?難道美月真的也可以一起嫁到桐口了?難道我倆真的可以一起度過以后的日子?大姐盡管可能略微哀嘆著自己的命運,不過也真心地為媒婆剛才所說的好事而高興,因為我們全家都會從中得益。我們這些女孩子雖然樂壞了,但仍沒忘記要注意自己的舉止。美月和我趕緊坐下來,讓雙腳得到休息。大姐看著我手中的扇子問道:“上面都寫了些什么啊?”“我不認識,你幫幫我吧。”我打開扇子,大姐和美月都伏在我的肩頭,盯著扇子上的字,我們仨一個字一個字地看著,找出了為數不多的我們都認識的字:女孩、好的、女人、家、你、我。嬸嬸是惟一可以幫上我忙的人,她第一個回到了屋里。她用手指一一指著每個字,“悉聞家有一女,性情溫良,精通女學。你我有幸同年同日生。可否就此結為老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