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扇子(3)
    我本人很喜歡這個故事。我覺得和媽媽、嬸嬸一起吟唱女書是件很有趣的事,此外因為奶奶和三妹的過世,我更能理解這個故事的寓意了。這個故事告訴了我,一個女孩或者女人的價值,在不同人的眼中是完全不同的。同時它也告訴我如何在親愛的人死后,給予他關愛——如何處理遺體,準備什么樣的壽衣,把親人葬于何處。我們家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盡可能地做到這些規矩。我以后也會遇到這樣的事,當我成為一個妻子和母親之后。###斗牛節后的一天,王媒婆又來了我們家。我漸漸開始討厭起她的探訪來了,她的每次到來都會給我們家帶來更多的不安和焦慮。當然這會兒大伙對大姐的親事很是滿意,大哥不久要娶親也令人欣喜,畢竟我們家會有第一個兒媳了。不過也少不了讓人難過的事,最近我們家舉行了兩個葬禮。撇開感情因素不談,光是這兩個葬禮和兩個即將到來的婚禮所需的花費,也夠我們家受的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能否嫁個好人家就更加意味深重了。壓力自然都落到了我的肩頭,這幾乎意味著我家將來的生計。王媒婆上了樓,走進女人們的屋子,客套地看了看大姐的針線活,夸了幾句。她靠著窗子找了張長凳坐下。媽媽剛剛升為家中地位最高的女人,這時招呼嬸嬸沏茶。這會兒時間,王媒婆便東拉西扯,說說最近的天氣,說說即將到來的廟會的安排,還說了剛到港的從桂林運來的貨物。嬸嬸為她倒好了茶水,她這才言歸正傳。“尊敬的大嫂,”她說道,“我們之前已經談到過,將來你女兒可能會嫁到桐口的一個大戶人家。”她身子往前傾了傾,直截了當地說,“我本人對這門親事很感興趣。我打算再過上幾年,就可以來提親了。”此時她又坐直了身板,清了清嗓子說:“不過我今天來,是為了另外一件事,你們可還記得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就提過,我覺得百合可以找一個人結為老同。”王媒婆停了停又接著說:“桐口離你們這兒,步行要三刻鐘左右。那里大多數人都屬于盧氏家族,我從中給百合找了老同的人選。她叫雪花。”媽媽的第一個問題,讓大伙都明白了,她不但沒有忘記這件事,而且打那以后已經很周密地思考過這件事了。“八字怎么樣?”媽媽溫和地問道,即便如此也無法掩飾她一臉的嚴肅,“要是八字不合就不用談了。”“大嫂,要是八字不合,我今天也不會上門來了,”王媒婆平靜地答道,“百合和雪花都是屬馬的,要是你們兩個母親的話都沒錯的話,還是同月同日同一個時辰出生的呢。而且她們的兄弟姐妹人數也相同,都排行老三——”“可是——”王媒婆抬手示意媽媽不要說話,接著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些什么,我可以告訴你的是,盧家的三女兒也沒了。這種事并無大礙,沒人會多想哪家死了個小孩這種事的,更何況死的還是女兒。”她目光堅定地看著母親,示意可以大膽說。媽媽轉頭避開了她的眼光,于是王媒婆便又接著說道:“百合和雪花兩個丫頭,身高一樣,相貌也相當,最主要的是她們是同一天開始裹腳的。而且雪花的曾祖父是個京師學者,交游廣泛,財富也無人可及。”王媒婆無須多言,這家人必定結交權貴,家境殷實。“雖然兩家境遇相差甚遠,但考慮到這兩個姑娘有如此多的共同點,雪花的母親似乎也毫不介意。”媽媽只是平靜地點了點頭,而我卻恨不得馬上跳下凳子,沖到河邊,大聲宣泄自己心中的喜悅。我忍不住瞥了嬸嬸一眼,看看她是不是已經笑得合不攏嘴,可是她雙唇緊閉,原來她正努力掩飾住心中的喜悅呢。嬸嬸端坐在那兒一動不動,顯得十分有教養,只是她的手指不停地挪動著,有些不安。她比任何人都明白這次會面的重要性。乘人不注意的時候,我還偷偷瞧了眼美月和大姐。她們眼中也充滿了歡喜。今晚全家人睡覺后,我們幾個有得聊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