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纏足(6)    屋外傳來了媽媽和嬸嬸的聲音,她們“三妹,三妹”地喚著。奶奶和大姐也到了窗邊往外探望著。“哎呀!”奶奶嘴里嘟噥著什么。大姐轉過身掃了我們一眼,說道:“媽媽和嬸嬸在鄰居家。你們聽見三妹的尖叫聲了嗎?”我和美月搖搖頭表示什么也沒聽見。“媽媽正拖著三妹往家走呢。”這時我們終于聽見了三妹的呼喊聲,“我不去,我不要綁腳!”而媽媽則大聲責罵道,“你這個沒用的東西,家門不幸啊。”這些話很難聽,但村里每天都可以聽到這種話。三妹被一把推進房門,摔倒在地。她來不及起身便急忙躥逃到角落里,蜷縮在那里不敢出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綁腳,”媽媽說道。三妹瘋狂地環視著四周,試圖尋找到可以躲藏之地。可她還是被逮到了,躲不過這回了。媽媽和嬸嬸張開雙臂一步步向她逼近。三妹做了最后一次掙扎,還是被大姐一把抓住了,她才六歲啊,在一陣掙扎和廝打后,終于被大姐、嬸嬸和奶奶合力制服了。媽媽趁機拿來了裹腳布,三妹不停地喊叫著,手好不容易掙脫出來,又被抓了回去。一會兒之后,媽媽松開了三妹的腳,長長的布條在空中飛舞著,如同耍雜技的人手中揮動著絲帶,三妹的整條腿也不再掙扎了。美月和我被家里發生的這不尋常的一切嚇壞了。我們也只能呆坐在那里,因為腳上的疼痛已經蔓延到了整條腿。媽媽終于忙活完了,她把三妹的腳往地上一扔,站起身來,鄙夷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她最小的一個女兒,吐出了一個詞,“廢物!”接下來我要講述之后的幾分鐘、幾個星期所發生的一切,雖然這段時光相對于我漫長的一生而言顯得微不足道,但對我個人而言,卻如同永遠。我是最大的一個,媽媽第一個沖著我喊道,“你給我起來!”我幾乎無法理解她所說的話。我的雙腿痛苦地抽動著,火燒般地刺痛,我都快要哭出來了。就在幾分鐘前,我還信心十足的樣子。現在不管我怎么努力克制,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這時嬸嬸也拍了拍美月的肩,說道“起來走走”。三妹仍坐在地上號啕痛哭。媽媽把我從椅子上一把拉了起來。現在用“痛”已經無法表達我此刻的感受。我的腳趾被死死地綁在腳底,我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只能壓在上面。我努力保持著平衡,試圖用腳跟走路。媽媽見狀用手打了我一下,喊道,“走!”我極盡所能,拖曳著雙腳朝著窗口方向踉踉蹌蹌地走著,這時媽媽走到三妹跟前,一把抓起她,拖到大姐身邊,說道,“拉著她在房間里來回走上十遍。”聽見這些話,我知道自己也逃不過走十遍的下場。嬸嬸是家里地位最低的女人,見了這場景,也只得牽著美月的手,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媽媽拉著我在房間里來回走著,這時我已經痛苦得眼淚嘩嘩直流了。我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抽泣聲。三妹還在大叫大喊,試圖從大姐身邊掙脫。奶奶是家里最有權威的人,她此刻的職責便是,監視著這一切,并牽著三妹的另一只手。因為兩邊都有個比她強壯的人拽著,雖然已身不由己,但嘴里的抱怨卻絲毫沒有減弱之勢。只有美月很好地把自己的感受掩飾起來,顯然她在家里的地位也很低。在屋里來回走了十圈后,媽媽、嬸嬸和奶奶把我們單獨留在了屋里。身體上的巨大痛楚讓我們三個幾乎癱倒,不過對我們來說真正的考驗還沒有開始。我們幾乎被折磨得吃不下東西,盡管肚子餓得咕咕叫。終于熬到睡覺了,能夠躺下也是一種恩賜。即使只是把腳和身體放平,那也是種解脫啊。可是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過去,一種新的痛苦開始了對我們的折磨。我們的腳就像放在燒紅的炭上灼燒一般刺痛著,嘴里不自覺地發出抽搐的聲音。可憐的大姐不得不和我們住在一間屋子里,她講神話故事給我們聽,想要緩解我們的煎熬,她還不時善意地提醒我們,幾乎全中國的每個女孩,無論地位高低,都要經受這樣的考驗,來成為一個女人、妻子和崇高的母親。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