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纏足(3)
    直到那刻,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家會和別人的有什么不同,或我和別人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胡卦師拿出一片橙子送進嘴里,若有所思地嚼著,接著又說道,“除了因為饑荒而顯得瘦小外,你女兒的腳弓弧度比常人要高,也就是說,如果現在能做出明智的決定的話,她將擁有一雙全縣最完美的腳。”有些人也許會不相信這種人說的話,認為他們的建議只是常識而已。不管怎么說,秋天是綁腳最好的季節,就像春天最適宜生育,而吹著徐徐清風的小山丘是安葬故人的風水寶地一樣。可是,這位卦師在我身上所發現的東西,卻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依然,屋里沒有一點歡樂的氣氛,顯得出奇地安靜,我知道還有更糟的事在后頭。王媒婆的聲音打破了這沉靜。“這個女孩子十分討人喜歡,不過能夠擁有一雙三寸金蓮遠遠比一張漂亮臉蛋要重要得多。臉蛋是上天賜予的最好禮物,而一雙嬌小的腳更能提高你的地位。我想在這點上,我們的看法應該都是一致的吧。至于究竟怎么辦,還是讓孩子她爸來拿主意吧。”她直直地看著爸爸,然而她接著又放出的話,似乎是有意說給我母親聽的,“給自家姑娘找個好人家也不是件壞事啊。一個顯貴的親家,可以提高你們的地位,又有一份豐厚的彩禮,對你們家來說還是一個長久的靠山啊。你們家今天對我的熱情款待,我是心領了。”她沒精打采地擺了擺手,好像在有意強調我們家的拮據,說道,“像你們女兒這樣的命,對你們家來說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只要母親能夠盡到自己的職責,這個女孩子可以嫁到桐口去。”桐口!“那再好不過了,”我父親戰戰兢兢地說,“可是我們這樣清貧,怎么付得起你開的價啊。”“老爹,”王媒婆圓滑地說,“只要你女兒的腳能夠變成我想要的那樣,我只拿男方的費用就足夠了,而你也有彩禮拿。你看,我倆都可以從中得利。”我的父親沒吭聲。他以前在家里也從不說起地里的情況,也不讓我們知道他的想法。我記得干旱過后的那個冬天,家里貯藏的東西都差不多吃光了,父親一個人跑去山中打獵,可是那些動物也都死于饑荒。爸爸沒有辦法,只得挖了點苦菜根,回家來了。媽媽和奶奶把它們和肉一起燉湯喝。或許這一刻,父親也想起了這段困苦的經歷,想到了我豐厚的彩禮對這個家的幫助。“除此之外,”媒婆說道,“我相信你的女兒也符合老同的標準……”我知道這兩個字是什么意思。老同和義姐妹完全不同。老同是指兩個來自不同村莊的女孩,這樣的關系會持續一生,而義姐妹是由好幾個女孩組成,一旦她們結婚了,關系也就終止了。打我出生以來,我從未遇見過老同,也沒想過自己也會有一個老同。媽媽和嬸嬸做姑娘的時候,在她們的村里都有過結義的姐妹。大姐現在就有一些結義的姐妹,奶奶也和幾個來自爺爺的村莊的寡婦老太太往來,她們是她的晚年義姐妹。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也會和她們一樣。可是老同是很特別的。我應該為此而感到高興才對,可我卻像屋里的其他人一樣驚愕。這是一個不該在男人們面前提起的話題,以至于我的父親控制不住竟脫口而出,“我們家沒一個女人會女書。”“你們家沒有的東西多著呢,至少是現在,”王媒婆邊說邊起身,站了起來。“你們家里自個兒討論討論,記住,機會不會每天都送上門來的,過兩天我再來。”媒婆和卦師都走了,臨走都說還會來看看我的進展。我和母親一起上了樓。剛走進女人的房間,她便轉身用之前我在正屋里看到的表情看著我。接著,不等我說什么,她便狠狠地來回扇了我兩巴掌。“你知道你給你的父親添了什么樣的麻煩嗎?”媽媽接連說了一大通嚴厲的話,不過那記耳光是個不錯的兆頭,把我的壞心情一掃而空。畢竟沒人能確保我的腳一定能成為標準的三寸金蓮。同樣,我母親也可能把我的腳搞糟了,就像她的母親一樣。媽媽把大姐的腳綁得很好,可是任何情況都可能發生。到那時,我非但得不到獎勵,還會像媽媽一樣用那雙丑陋的殘肢跌跌撞撞地行走,不斷需要用手來保持平衡。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