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和秘密的扇子》0002 作者 鄺麗莎

第一部分 靜坐(2)

    我至今仍清晰地記著那一天,是那一天折扇送到了我的手中。當我打開折扇時,我深切地感到了指

間的顫動。打那以后,扇子的上緣總是點綴著簡單的樹葉花環,而扇子首片折頁上自上而下流淌著雪花

雋秀的文字。因為當時的我還不認得幾個女書里的字,所以嬸嬸便一一讀給我聽,“悉聞家有一女,性

情溫良,精通女學。你我有幸同年同日生。可否就此結為老同?”如今當這一行行秀麗的字體再次映入

我的眼簾,我仿佛透過其中看見了少女時代的雪花,還看見了她將會長成的模樣——一個堅忍不拔、真

誠坦率、眼界開闊的女人。

我順著折扇一一細看下去,字里行間透露著我們昔日的性格中的樂觀,共同分享的喜悅,相互間的欣賞

,彼此間的承諾。我仿佛看見了那個簡單的花環演變成了一簇簇崢嶸交錯的雪花和百合,它象征了我們

不敗的友誼,永遠的老同;仿佛看見了右手上方那一抹皎潔的月光,灑落在我倆身上。曾經的我們就像

是兩株盤根錯節的連理枝,像廝守千年的蒼木,又像永結同心的一對鴛鴦。雪花曾在扇上這樣寫道:“

我倆這般真摯的情誼要延續到永遠。”可是轉眼間在另一片折頁上我看到了我們之間的誤解、失信以及

最終的決裂。對我而言,愛是至高無上的感情,我無法與任何人去分享,這最終導致了我和老同雪花間

關系的破裂。

我依然在學習著愛,我以為我已經懂了——什么是愛——那不僅僅是種母愛,還有子女對父母的愛,妻

子對丈夫的愛,以及老同之愛。我的一生中飽嘗過多種愛——憐憫的愛、尊崇的愛和感激的愛。現如今

望著雪花和我多年通信遺留在扇子上的字字句句,我終于明白了我從未真正去珍惜那份最珍貴的愛——

發乎于內心深處的愛。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為那些從未學過女書的女人們抄寫自述。我聽說過無數人或悲傷、或怨哀、或不公的

境遇。我把我所聽過的故事都記錄在案。惟一不足的是,盡管我知道很多關于女人們的故事,但我對男

人卻幾乎一無所知,除了他們總是置身于一場場戰爭之中,與大自然的抗衡,與同類的爭斗,或是沉醉

于對內在世界孤獨的探求之中。回顧我的一生,它是由無數男人與女人的故事提煉而成的。表面上,我

是個極為謙卑的婦人,偶爾會抱怨上幾句,可內心卻總是洶涌如浩海,潮起潮落間掀起一場場如同男人

間猛烈的戰爭,那是一個真實的我和一個眾人期望的我之間的對決。

我之所以寫下這些,是為了留給我的后世子孫。牡丹,我的孫媳答應過我,在我離世后,將它們付之一

炬,這樣我的故事便可先于我的靈魂找到他們了。我希望在我到另一個世界與他們團聚之前,用我的文

字來向我的祖先們、我的丈夫解釋我的所作所為,尤其是雪花。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