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外传(04)  作者:一清居士
 
第 二 回 西门庆生子加官 众丫鬟厅前争艳(二)     自此西门庆每日到提刑院衙门升厅画卯,问理公事。光阴迅速,不觉李瓶儿坐褥一月将满。吴大妗子、二妗子、杨姑娘、潘姥姥、吴大姨、乔大户娘子、许多亲邻堂客女眷,都送礼来,与官哥做弥月。院中李桂姐、吴银儿见西门庆做了提刑千户,家中又生了子,亦送大礼,坐轿子来庆贺。西门庆在前厅摆设宴席,请众堂客饮酒。春梅、迎春、玉萧、兰香都打扮起来,在席前斟酒执壶。那春梅,是金莲屋中丫鬟;迎春,是李瓶儿屋中丫鬟;玉萧,是月娘屋中丫鬟;兰香,是玉楼屋中丫鬟。西门庆财大势大,屋内丫鬟仆妇,总有二三十人不等,缘何只着这四人出来?皆因此四人所侍的主人素为西门庆所宠,仆因主贵。再说,满屋中也只有这四人长得花枝招展一般,故此要此四人出来,与主人争体面。迎春是红衫红裙红鞋,春梅是绿衫绿裙绿鞋,兰香是一身紫,玉萧则是一身黄,四人出来,光彩异常,引得众人时时注目。堂客们中间只有杨姑娘是出名的嘴快。这杨姑娘是孟玉楼的姑娘,因当初玉楼嫁西门庆时,皆亏杨姑娘一力主持,故而西门庆甚是看重他,逢年过节,都请他来聚会一回。这杨姑娘放眼看这四个待客的丫鬟,除了兰香外,其余三个皆不认得,忙笑向月娘打听道:“瞧这堂中忙上忙下的四个姑娘,长得皆如水葱般聪秀,都是伺侯哪洞神仙的主儿啊?”月娘道:“姑娘过誉了,不过是寻常人家的丫鬟罢了。”遂把各人都属哪房中的告诉明白。杨姑娘对西门庆、月娘道:“怪不得如此美艳,原来是各房娘子调教得好。”又道:“西门大官人恁般能干,挣下偌大一个家业,刚刚新生贵子,又得高官,真是福禄寿皆全,值得庆贺!”西门庆道:“惶恐!多亏各位朋友并亲戚乡邻抬举!”杨姑娘道:“眼前跑上跑下的四位姑娘,个个粉妆玉琢,甚是出众,何不选几个收在房里,图个家业兴旺?”乔大户娘子也帮衬着说:“杨姑娘说的有理,俗话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官人须从早定夺。”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拣些话来趋奉西门庆。    李桂姐道:“众人所见不差,说道选小娘子,我这里倒有一个既有趣,又好玩儿的法儿在此,西门大官人何不拿来一用?”西门庆道:“有什么既有趣、又好玩的法儿?说出来让我等见识见识。”李桂姐道:“前些时,一个富商来院中消遣,他因见得多了,道想出一个新玩法儿,道:‘若论妇人美处,环肥燕瘦,各有所长,然而最妙处,还是裙下一双小脚儿,此物非先天生成,乃是后天裹就,手上功夫不同,小脚儿形状各异,瘦、小、尖、弯,各尽其妙。若要选美,莫若用帷帐将上半身全遮了,下边只露出一双小脚儿,令其在帐下列队走过,然后评隲(zhi,去声)其优劣,张榜公布,第一名为状元,其次为榜眼、探花不等,如同科考一般,岂不有趣?’众人叫绝。遂依富商所言,开了一榜。”吴银儿在一旁言道:“西门大官人可知院中这第一榜上状元竟是谁?”西门庆道:“近来由于公事冗繁,家事又多,未及打听。这状元端的是谁?”吴银儿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大官人可要看好了。”西门庆猛然省悟,早就闻说李桂姐大红了,原来有此一番原由。乃道:“果然不谬!遂斟了一杯酒递给李桂姐道:“恭喜新近荣登状元之榜,可喜可贺,请尽了这杯。”李桂姐连忙站起来接酒,称谢不迭。西门庆道:“这个玩法果然新鲜有趣!比单是吃酒热闹多了。”因又问李桂姐道:“尝听人说,选美之时,不看长相,只看脚小不小,此话当真?”李桂姐道:“大官人有所不知,此言大差矣。那皆是道听途说之词,岂能当真?若说选美,也如同科举一样,要经过县试、乡试、会试三考;选美也是这般,首选必看容貌,长相不及者退下;次选方及裙下双钩,足略大者退下;三选乃是好中求好,精益求精,岂有丑妇而能入选者?即便有此等人混入,一选即已除去,万难再入二选,何况三选?”西门庆道:“如此说来,花选更严于科举,甚妙,甚妙!”吴银儿道:“如今大官人即生贵子又加高官,可谓盛会空前,何不让屋中姐妹应一次花选,让我等也开开眼界?”众人拍手叫绝,极力撺掇。西门庆一时好胜心起,如何不依?乃道:“承蒙各位贵客抬举,今日筵前生花,势必尽兴,就叫丫鬟仆妇们献一回丑,我就下去嘱咐安排,半个时辰后就让他们上来应选,如何?”众人皆道:“如此甚好,我们在此专等。”    西门庆下来,先命玳安找四个仆妇,把春梅、迎春等四人替换下来,又唤夏花、小鸾、绣春、翠儿等一干丫鬟,告诉他们换上新裙新鞋以备应选,道:“如果入选当重赏!”内中绣春听了,道:“从来只听说‘顾头不顾脚’,现在竟然是‘顾脚不顾头’,岂非本末倒置么!”众人笑。玉箫道:“不是这等说法。皆因你等是有头有脸的人,故而叫你等参选,你看那等有头没脸的,可曾要他们来?这可是‘顾头又顾脚’了。”绣春道:“说来乃是‘这边顾头,那边顾脚’了!”众人又笑。玉箫道:“不要饶舌了,还是快去准备要紧。”众丫鬟各自散去不题。    西门庆又命来昭妻一丈青找到蕙莲,叫他也换衣裙绣鞋准备参选。蕙莲道:“爹答应我的事总不见踪影,至今我丈夫不得回来,叫我有何心情参选?”一丈青道:“嫂子怎么如此不明事理?你看咱爹这几日有多少要紧事尚且来不及,哪有闲功夫管别的事?再说,爹这几日甚恼金莲,自你那天起,爹就再没去金莲房里,有得他好看哩。这次你如果应选拔了头筹,爹自然抬举你,不愁你丈夫没有回来的日子。”蕙莲低头一想,觉得一丈青说的也有道理,就点了点头。一丈青见蕙莲这边已经答应,就去回复西门庆。    西门庆又叫琴童、书童等一干人在筵会前厅扯起一道厚帷帐,下面只空出一尺来高,为的是使客人能看清楚裙下。准备停当,就叫应选这一干人顺序缓缓走过。每人脚踝上各挂着一个大大的招牌,上写着壹、贰、叁、肆、伍……为的是便于辨认各人次序,正如科考时在卷首封住考生姓名一般,以防有弊。众侍女妆饰停当,列队移步时,帷帐下只见尖尖翘翘、窄窄瘦瘦的对对金莲,着新制尖尖绣履,甚是好看,众人一声喝采!但见:    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缘何遮住了东风面?这一对,紧紧扎缚如角黍,那一对,鲜嫩更比红菱艳!步香阶、着绣履新裁移步缓,隐没处,步步生金实难见。道只道,妙趣非凡只应天上有,而如今,侍女如花满春殿!    那帷帐下小脚儿,尖弯瘦小,玄妙各有不同,走过一对,大家赞赏一回;走过一双,大家又称妙一回。西门庆道:“请各位贵客不要忘记了评分!评分时,只写明几号是几分就行了。”大家都说这个办法妙绝又合理。虽说对对金莲,各有妙处,但究竟有肥瘦秾纤大小之分,虽然相差只有毫厘之间。各人眼中,自有一番成见在腹。各人悄悄把评分写好,有贲四嫂上前收取,交付玳安统一计算,玳安把各人名次排定后,在西门庆旁边耳语了几语,西门庆点头称是。遂向众位宾客道:“承蒙各位高宾抬举,本屋花选榜中名次由孟三娘向众人宣布。”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猜测状元是谁,有的说是迎春,有的说是兰香,有的说是玉箫,唯独无人说是春梅,你道为何?皆因潘金莲性妒,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春梅每日侍候金莲起居,焉有不知之理。金莲以脚小得宠,春格自然知晓。那春梅比金莲还小五、六岁,相貌亦不次于金莲,然春梅乃性聪敏、善机变之人,虽说每日也将自己的脚裹得小小的,但总不敢裹得比金莲还小,遭他嫉妒,故此,总是裹得比金莲略略大些。正所谓:    居人短檐下,怎敢不低头。    那玳安手拿红笺纸写的花榜交与西门庆,西门庆再交与孟玉楼。听他宣读。毕竟何人当选,且听下回分解。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