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女學(2)     “這些女孩子的婚事我是管定了。而且雪花的婚事我也會打理的。你就省省心吧,你那點本事差遠了。”“當真?我看你幫雪花的大姐找的人家,就不怎么樣嘛!雪花的婚事,由我來辦,一定比你強。”她們說這些話時,雪花也正在屋子里,她們無休止地爭論著雪花和她大姐的婚事,好像雪花姐倆是兩袋廉價大米,被兩個買賣人討價還價,爭來奪去。雪花只是默默地站在王媒婆身后,等著她把自己領回家去,她手里緊緊捏著先前刺繡的帕子,眼睛望著地下,抬都不抬一眼,但我還是分明看到她臉頰漲得緋紅并一直延伸到耳根。不過看樣子,兩個媒婆間的爭執并沒有減弱的跡象,但就在這時,王媒婆把她的那青筋暴起的手緩緩地放在了雪花瘦小的肩頭。那一刻我總算見識了王媒婆收放自如的本事和對雪花的憐憫之情。“我們不要和這個惡婦說話,”她憤憤地說,“來,我們走,我們還有很遠的路程呢。”我們本以為事情總算過去了,可是自打那以后,兩個媒婆間便水火不容。高媒婆只要一聽說王媒婆的轎子到了浦尾,便涂脂抹粉,盛裝打扮,到我家附近來偵察,活像只發了毛的母狗。我和雪花都到了十一歲,我們的腳也都完全愈合了。我的腳長得很結實,樣子也很完美,只有七公分長。雪花的腳比我稍大,而美月的腳更大些,不過樣子很精巧。美月本來就善于家務,如今再加上一雙美足,更是不愁找不到好人家。于是,王媒婆也開始為我們仨張羅起婚嫁了。她把我們三個的生辰八字拿去和我們未來的夫婿相合,還為我們選好了定親的日子。正如王媒婆所預料的那樣,我的那雙完美的三寸金蓮,為我博得了一門上好的婚事。她把我嫁到了桐口最顯赫的盧家。我未來丈夫的叔叔是京師學者,他從皇上那里得到了很多封地。而那位叔叔又膝下無子,一直住在京城里,讓他的兄長代為照看當地的產業。我的公公又是當地的村長,主管向當地農民收租批地,很多人都說將來我的丈夫會子承父業,成為村長的不二人選。美月則會嫁入一戶稍次些的人家,她的丈夫是農民的兒子,負責耕種比我叔父大四倍的田地。這些在我們看來,是那么地美好,盡管那將是很久以后的事,盡管美月夫家的田地比起我未來公公替他弟弟照看的地產,幾乎是小巫見大巫。“美月,百合,”王媒婆說道,“你們倆情同姐妹,將來也會像我和我姐姐一樣,一起嫁進桐口。雖然我們姐妹倆命途多舛,不過幸好我倆可以相守在一起。”說真的,我和美月兩個人當時真的很激動,因為我們可以不用分開了,一起度過我們接下來的人生。可是雪花卻要嫁出桐口了,不過好在那個村莊并不遠,王媒婆說從我和美月將來屋里的窗口就可以眺望到荊田村。對于雪花的夫家,我們知道的并不多,除了那人是在雞年出生的。但就這一點,就讓我們隱隱擔憂,誰都知道,公雞喜歡站在馬背上的呀。“不用擔心,姑娘們。”王媒婆勸慰我們,“我找神人把金木水火土五行都算過了。我可以保證他們兩口子不會水火相沖的。一切都會圓圓滿滿的。”聽了她這些話,我們也就放心了。不久我和美月的夫家便派人送來了第一份彩禮,又是錢兩,又是蠟燭,又是豬肉。嬸嬸和叔叔收到的是一條豬大腿,而媽媽爸爸則是一整只烤豬,他們把烤豬切開分送給親戚。我爸媽又給親家回禮,送去了些雞蛋和大米,象征豐裕。就這樣,我們開始等待著第二階段的到來,那時親家會定好我們成婚的大喜日子。可以想像我們當時有多么的開心啊,我們各自的未來都有了著落,而且我們將來的人家條件都比我們現在要好。我們還天真地相信,憑借我們的真心一定能夠克服種種艱難困苦,博取婆婆的歡心。這些天里,我們整天忙著干手工活兒,不過我們還是很快樂的樣子,因為有了彼此的陪伴。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