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们唱个《放脚歌》”
杨亚芳① 女,77岁(1993年),汉族,安徽省金寨县人。
小时侯在家里头,小女子五六岁都包起脚来了,大脚不行呀!后来,为了我放脚,俺母亲受多大罪!俺母亲说:“小女子脚多大,明个(以后)送婆家,婆家都不要。”老师们来,打着洋伞,带着同学们好些(很多),在俺母亲脖上挂上裹脚布,叫他游街。他是头发也不让剪,脚也不让放。着是“解放”(红军驻扎的皖南苏区)来了。要在旧社会,水个管你?
那时我都十三四了,都上年把(一年多)学了。放了脚后,就把我弄出来参加工作了。那时侯俺们人还小,脚好放,脚都放开了。俺不像有的脚,包得鼓鼓碌碌的,俺们(的)都伸直了。她(母亲)也没得法呀,也不敢说。俺姊妹多,当时红军也来人宣传,经常来人宣传啊!来了说:“大娘,你们过去手了很多苦,这些小弟弟们、小妹妹们一个字不识怎么办?”按5母亲最后也想开了。出来的人多了,有不上俺一个。人家都是好样的,过去有旧书底子的(学过私塾或有些文化的),都是能写会画的,最后俺母亲也很相信。俺们都参加工作了。从学校把我抽出来,跟你现在一样,是公家的人了,也管穿。穿啥呢?就是随便做个粗布衣服,吃也在外面吃。
我现在恁(这么)大的,小时侯没多大个(个头),头发也剪了。推得像男子汉一样,短地很。身上背个小斗笠,他们喜欢得很。以前都梳小辫子,我上学时还是恁长的小辫子(比划),我的头毛(发)少得很,但是很长。上学了,先生说这辫子像啥样?都给剪了。后来参加工作才推成平头了,我回家,俺母亲看不惯,我倒多少霉(指挨打)!她说:“这像啥子呢?崽子(儿子)不像崽子,女子不像女子。”
①杨亚芳,早年曾参加革命,解放后做过妇女工作,详见《让女人自己说话:亲历战争》“红军与红留”一章,档案号YYF77;许孔玲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16 10:13: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