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三妞① 女,78岁(1993年),回族,河南省郑州人。
我小的时候,脚裹了,刚裹,(脚趾头)还没裹下去,冯玉祥来了,叫放脚,谁不放脚还让游街呢,把裹脚布搭在脖子上。我十来岁,都记事了。
我才不愿意(裹)呢,俺娘让裹,俺爹不让裹,老说:“裹它弄啥,大就大吧。”
[娘说]:“看你大脚,明个谁要你?”俺这姊妹四个,一个兄弟,姊妹三个都是大脚,俺爹娇得没法,俺爹思想可解放。俺娘一管,俺爹就说:“管她干啥,大就大,小就小,头也管,脚也管。”

陈秀珍② 女,72岁(1993年)汉族,河南省禹县人。
我裹脚哩早,懂哩话就裹脚,有五六岁吧。
我自己裹哩,我是心劲强,看见人家那小脚好看,我才裹脚了。大脚不好看,走着一咧一咧哩。看着不好看。小脚好看,走着就跟恁(你们)穿高跟鞋样(大笑)……咯咛、咯咛……(大笑)这样好看,所以我自己就裹脚了。俺大姐人家裹脚也没费劲,就俺二姐费劲。过年俺娘给我做双红鞋穿上,我哩,脚顺顺当当哩呀!
那三尺白布一叠四幅,脚洗洗,就这裹裹(跷起脚,一手围着脚绕了几圈)。那裹脚布头还怕开了哇,那时也没有袜子啥,就随即纫个针,把它缭住。到第二天,再抖开,抖开再缠,再缠再缭住那裹脚布头。第二年脚可裹成了。
长到12岁了,春天放脚哩,就跟你这妇女样,去查哩。我一下子跑到俺那庙后藏着。就那也不中,把我找出来了。找出来,坐那一看,说:“你还缭住那裹脚布头哩呀!”“刺啦”一下给我撕开,撕开给我抖了抖,叫俺爹挂到脖子上去游街——给了他们两块现洋,没叫俺爹游街,就打那时侯,都抖了。再没有缠脚。
抖脚那时候疼得很。一放开,那它是裹得差不多了,它是入服劲(习惯了)呀!越紧,越走着得劲;一松,就跟咱穿着鞋老胖、老大样,不舒服。裹了抖,不光是我自己,抖脚时都哭,后来才不哭了,慢慢慢慢走。唉——(长音)这才算是把脚抖了,没有再缠过。
①靳三妞,普通市民,未上学,档案号JSN78;许孔玲访问记录。
②陈秀珍,档案号CHXZH;董琳(女,河南妇女干部学校)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15 8:45: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