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桂云① 女,83岁(1992年),汉族,河南郑州市郊农民

我脚也小,但是不痛,为啥不痛呢?是冯玉祥来了,叫放脚吃“伸筋散”,筋都伸开了。过去我做鞋,一尺布套着做两对鞋。俺爹是修铁路的,把俺娘和俺姐姐带到徐州府了,俺奶奶给我裹脚,用针线缭住裹脚布头。裹脚可痛呀,我“呼哧呼哧”拽拽,“蹬蹬蹬”就跑了。
那懂啥事呀?娘给你弄的,不愿意咋办?后来,俺娘一去徐州府,可把我解放了,俺奶奶给我裹裹,我给它松松,俺奶奶给我缭住,我给它拆拆,俺娘不在家,俺奶奶吵是吵,但不打我。俺娘在家时,她给你缭着,你嫌痛不让缭,她用鞋望你头上“嗵嗵嗵”,打开了,于是不敢动,没法啦!
穿鞋只有五寸布,两头粘粘,只有这长(手比划,一揸长)鞋可尖。俺娘去徐州府,我都七八岁了十来岁了,可能都十来岁了,脚已经裹成了。现在我的脚也不大,棉鞋只用七寸布。那时都说是啥呀:“看你那两只大脚板,明个连婆家都寻不上,谁要你呢?”我说:“不要拉倒。”还说:“小金莲,蹬脚门,正了女婿的白脸皮。”那大脚就不中。
冯玉祥来了,扒神庙、放脚、剃头发,有的姑娘都不敢出门,“叽哇”喊叫地藏。后来,如果你要是不放脚,把那裹脚布条搭在脖子上游街,害怕呀!老天爷!后来松开了,有的赤巴脚不会走,都买那“伸筋散”,我喝了三包,脚趾头伸开了,骨头折了,就伸不开了。
旧社会男的也打包脚布呢。旧社会那老头们、年轻人,都是要尖脚,不是要那五趾开。撕一块布,比脚大,四个角一包,穿上布袜子,打包脚的人二拇脚趾头压在大拇脚趾头上,包得老紧,七八十岁的老头都是那种脚。现在的年轻人哪有那种脚呀!
问:男的打包脚是为啥呀?
打包脚布好看嘛,不咧摆,尖嘛。男的也受罪,俺大(爸)还打包脚布,脚趾头都挤着,穿皮鞋。他在修铁路。
① 刘桂云,档案号LGY83;许孔玲(河南妇女干部学校)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11 13:53: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