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玉梅① 女,71岁,汉族,河南省漯河人。

我6岁就裹住脚了。俺一窝(兄弟姊妹)都大脚。俺爹大个子,俺二哥和三哥44码鞋还穿不上哩,都大个子。
俺娘给我缠的。裹着哭着,是裹咧疼的,挪挪裹裹。裹完啦,用绳子勒住,用线缭住,走着咯噔咯噔。我裹得很晚,人家3岁就裹了,我6岁才裹脚。我脚老大(很大),我自己也娇。俺爹说:“你给他抖(拆)了吧,那大脚就大脚吧,你非得给她缠死不中!”俺娘说:“那去哪寻婆家?谁家要她?人家都是小脚,她是个大脚。”我脚大,裹得狠,裹到末了,就有病了。
那脚末底(最后)就不好裹了。俺本家哥说:“俺妹子将来打发了(出嫁)时,谁也不去,下了轿凭(那么)大脚步,吓人慌。”
刚解放时,我穿32码的鞋,这暂儿(现在)我穿37的呀,都因为抬沙(解放后参加集体劳动,修水库时在工地抬沙)抬的。我脚成天在那水里泡哩,肿哩,你看我这脚骨朵(脱鞋让看她的脚)骨头都跷着咧。
早暂(早先)闺女叫我穿皮鞋,我不能穿,买两对(双)皮鞋我都不能穿,穿着都磨流血。在河里抬沙还没有这样咧,抬了沙以后就落了个这!这脚趾头是在水里硬泡开哩,每时儿(过去)这4个脚趾头都在下面掺着哩,裹脚布裹着这4个趾头在下面勒着、缠着哩(比划着),3尺长的白布呀!
①万玉梅,档案号WYM71;任青云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9 9:14: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