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四华① 女,78岁(1993年),汉族,山东省莱芜人。
我过去8岁开始裹脚。有一次我和伙伴们在一起玩,俺四姑说:“俺裹脚啦!”俺家去(回家)也要裹,俺娘不叫俺裹,俺怪谗得慌(挺羡慕),就自己缠啦。
后来俺娘看见俺想裹,就给俺裹了。
裹到找了婆家,17岁(虚岁)定亲,18岁就裹成了。那晌(时)大脚不好看,娶新嫁女,掀开轿门子先看脚,人家都要先看脚。人家都说“你看她好大的蹄子(脚)”。
我是上俺姨家去,鞋太大,把脚后跟磨起了泡,俺就还那么裹着,泡上长了个疮,不敢出来,以后(就)一直裹啦。
①吕四华,文盲,终身务农,档案号LSH74;许孔玲(河南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访问记录。

刘玉莲① 女,90岁(1994年),汉族,河南省滑县人。
那时都兴缠脚,我那么点(用手比划个子很小)。俺娘就给俺缠脚。会跑就开始缠脚,怕大脚,我穿连腿裤(开裆裤)脚就缠了。俺老奶心疼我,说:“怎么点就缠脚了?”俺娘说:“怕长脚。”怕大脚呀,那时都兴小脚。脚大了不敢见人。好脸,脚大,寻不着婆家。脸差点,脚小也能寻个好婆家。一个小脚衬半身,脚小好看。
起先缠脚可痛,黑里(夜晚),脚痛得哇哇叫,就把缠脚布放开。那时兴小脚,不缠我还不愿意,知道不缠不中,得缠!(假使)不愿缠,自己也做不得主,老人也要给你缠。但后来还是觉得小脚好。
我的脚还不算小,有的人脚比我的还小,一尺布做两对鞋,还印有花。
我的脚放不开了。放脚时,(我不愿意放)还得藏这藏那,怕被找着,找着还要被罚钱。一听说放脚的来了,就赶快藏起来,我就登着桌子,爬到房子棚棚上藏着。有一次,还把镜子打坏了。
我的脚小,就这样也跑到山西。那年家里遭水淹了,家里没有吃的,有十几亩地都淹完了,我们几个人就去山西孩他舅那里,逃荒走了,也没坐车,是走去的。一天走下来,脚痛得哇哇叫。
我都九十(岁0了,可(缠)有几十年了,现在还是裹着的,不裹就走不好,缠着才能走好,缠着脚也不冷。
①刘玉莲,终身务农,档案号LYL90,荣兰声访问记录。

爱美人:2003-8-7 7:41: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