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闺女,脚要紧”
许淑凤① 女,83岁(1992年时),汉族,山东省文登人。
我6岁开始包脚,我记得是在腊月里。
咱们那里(山东)包脚还有规矩,第一次包脚还是当哥的给包。我是在姥娘(外婆)家由表哥给包的,还是在刚黑天,人们都吃了饭后才开始包。
包脚前先和(huo)点白面,拿来两根高粱杆,可能有三寸左右长,将和的面包在(高粱杆)外面,每个捏个尖圆头,然后放在火上烤,烤和后,表哥给我包[脚],我就吃[面],两个都吃完,脚也差不多包好了。我妈给我做了一双鞋,纳的布底子,鞋面沿着红口,压上花边,鞋脸缝上红冠,钉两根带,第一次包脚就这样。
以后就是我妈给包脚。包脚真是受罪,痛的要命走都没法走,都是我妈背我上厕所,我两只脚的小脚趾头全烂掉了,现在我每只脚只有四个脚趾头(当时主诉人即脱下袜子,确系四个脚趾头,小脚趾已不复存在)。我爹看我包脚受罪,就叫我到姥姥家念书,说念了书可不包脚。我舅那时是教书先生。可我们那里就没有女孩念书的,我就宁肯受罪包脚,也不去念书。我也是可怜我妈,我若念书了,就没有人帮她干活。
那时人们都说:“养闺女脚要紧,过日子火要紧”。闺女的脚包得不好,说明当妈的没有当好,没有功劳。脚包得越小越好,不怕“三寸金莲”,如果闺女出嫁是个大脚,人家就要笑话。我们的邻居孟大嫂两口子很好,可就是脚大,她婆婆一提起自己的媳妇就气呼呼地说:“我们家娶了一个小老母猪。”就因脚大,婆婆竟说她是“老母猪”。她男人也说:“俺老婆人大,两只脚也大,好像老母猪,穿个红鞋也不好看。”那时人们看谁家媳妇俊、谁家媳妇丑,就是看脚的大小。
娶了媳妇先看脚,谁家媳妇脚小,谁家媳妇就俊。新媳妇一出门,大家首先看的就是脚。有闺女[的人家],包脚很要紧,闺女脚包不好,有的妈就被骂,甚至挨打。也就是在新社会,如果闺女还要包脚,我六七个闺女,每天包脚也要把我累死。
放脚也很遭罪,两条腿肿得很粗。因包脚时用布将脚缠得很紧,都已习惯,放脚就不让再缠包脚布了,脚就放开啦,这样一来,你站都站不住,走也走不成。
那时说是上面的规定,不放不行。人们偷着说:“这就是要反呀!”有(当初)包得轻一点的,放了脚以后脚趾都伸开了。我包得重,伸不开了,现在还是伸不开,四个脚趾头仍在脚底下,都已经习惯了。
那时光打裹脚布,不穿袜子。裹脚布可能有五六尺,反正(得)包三圈才行。我们家是大家口,谁轮上做饭,就提前三天洗脚,包好脚,包脚布都是白白的布。不洗脚臭得不行,而且(如果)早晨起来(再)包脚,手也弄脏了。那时有这样的说法:“旧鞋新裹脚,喜刹门上的小伙计。新鞋旧裹脚,臭死门上的小伙计。”
①许淑凤,终身务农,未读书,档案号XSHF83;荣兰声(女,河南妇女干部学校)访问记录。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