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脚也缠好了,也受到人家的称赞。就在这时,我爸爸于1928年到南京打擂参加国术比赛。一比赛,成绩可好了,他回不到许昌了,省国术馆非要他去不可,叫他去当编辑。他辞了教育局长不干,到开封,一去开封就把我们都带去了。
到了开封,我弟弟上学,那我也上学。当时我妈身体不好,我在家能帮助她做饭,洗衣裳,她愿意我在家。我父亲说:“你上啥学呢?按你这个年龄应该上初中了。上初中赶不上,上小学年龄过了,已经14岁了,你能上啥学呢?”我说:“去上五年级。”我妈说::“怎么不上六年级?”我说:“六年级快毕业了,我还没有赶上功课,毕业考试我考不了。我个子高,得上高年级,努力赶,赶二年就能赶上人家,小学就能毕业。”我父亲说给我补习。我爸爸念念,我跟着学学,每天晚上都给我补习,就这样赶上功课。
那时一方面补习功课,另一方面我还有一件事需要晚上做,就是要泡脚。上面放着书,下面放一个洗脚盆,盆里放上醋水,把脚放在醋水里泡着,让脚赶快长大,为啥要这样?因为一到学校里去,人家看我的脚缠成“三寸金莲”,穿着绣花鞋,我走到哪,人家就跟着看,看得我下了课都不敢出教室门,连厕所我都不敢去。上早操,上课间操,我也得去,周围的同学都看我的小脚,走到哪里同学都说:“看她的脚,看她的脚。”我看人家的脚都是大脚,穿着黑圆口鞋,穿着黑裙子,蓝布衫,夏天穿黑裙子白布衫,这挺好,我呢,穿着花裤子,花布衫,头发辫子梳得可高可高。头发辫子梳得不一样,衣裳不一样,又是小脚,人家都看,哎呀!
我去上了一星期课,就再也不想上了。我请了几天假,在家里赶快做衣裳做鞋,叫俺妈帮助做,照着人家的样子做,也是做条黑裙子,一件蓝布衫,写也是做人家那样的鞋。但人家是大脚,我是小脚,穿进去以后,前头塞好多棉絮。不缠脚了, 裹脚布去了,就干脆走不成路,脚可痛了!就做一双比较紧的袜子穿在里边,外边穿一双“洋”袜子。这时从外表看,我头发模仿人家,不扎那么高了,衣服也跟人家一样,就是脚小,走路一扭一扭,甚至脚痛得还要扶着墙走路,真是麻烦。


爱美人 2003-8-28 9:38: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