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有一个柜,那时的柜跟现在的不一样,就像三个箱子摞得那么高。我搬个小凳子,把我妈的柜打开拿东西。里面都是我妈结婚的衣裳,上头是云肩,都是自己亲手做的,扎的花呀,安那些穗呀,穿那珠子呀,底下是镶花袄,再底下是镶花裙,我最欣赏那双红缎子小鞋(笑)。我拿着看了又看,说是木头底,可是用白布包得严严实实,都看不见木头;上面是红缎子镶的凤凰,用浅蓝色绸子沿的边,还装饰上几道花辫子,最后是那尖尖的头上打了一个粉红缨—-这鞋咋看咋好看!我一心想着:“我啥时脚能缠得这样小,能穿上我妈这鞋就好了。”其实这鞋那时她自己都穿不上!
她那时四十岁多一些,都不是那样缠了。一双黑鞋也不镶花了,鞋也没有从前那样小的很了,挤得她自己穿不上了。可我希望能穿上这鞋,于是我加劲缠,冬天缠,夏天缠,白天缠,夜里缠,跟我那些姐妹们比着缠……哎,缠了两年以后,达到我的标准了,姊妹中间再也没有人说我的脚大了,甚至我比有的人脚还小呢!我能穿上我妈那双高底鞋,穿上以后,我自己走一走,看看一看,这脚真是好看,漂亮,我可满意了,这是1927年的事。
这时我已经学会做鞋,每一回我都是扎着满扇花,我的手艺差不多,自己做的鞋穿上也好看,得到婶母、嫂子的称赞。我最欣赏的是红鞋,是缎子的红棉鞋,满是凤凰牡丹,用线扎的,自己穿上感到真不错。


爱美人 2003-8-27 10:16: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