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增莲① 女,78岁(1993年),汉族,河南省许昌人。
我1915年出生。我父亲思想开明,他不叫缠脚,我(开始)就没有缠脚,就是两个脚直直的,像现在(你们)这样。
我父亲开始是小学校长,后来是教育局长,他不主张妇女缠脚,更不叫我缠脚。还有,那时冯玉祥在许昌驻扎,冯玉祥到处去查脚,专门派一些人到各家各户去查,查到谁家要给女儿缠脚,就把裹脚布挂在她父亲的脖子上,敲着锣去游街,还得罚钱。
哎!我回老家后像 个小男孩一样,跑得可快,身体又好,人家和我同样大的或比我大、比我小的女孩,都不跟我玩。她们都是小脚,从小就缠,都缠得可小了。我是个大脚,(她们)不光是不跟我玩,还编了顺口溜,我到哪里,人家就唱顺口溜:“大脚板,赶骆驼,赶到南地,啥吃一个。”那些婶和嫂子们都说::“这闺女,你看这两只脚,像木锨板呀,长大咋着?将来谁家要这大脚板呀!”—-都说这。
我心想,两个小脚就是好看,就我这个大脚,咋办?我就叫我妈给我缠脚,我妈不给缠,上:“小的时候好缠,你爹不叫你缠,现在你的脚长这么大了,你又长这么高了,那骨头都长老了,根本都缠不下去了。”我说了再三也不给我缠,我就说:“你给我撕裹脚布吧。”缠脚时得用裹布,要多长呢?有一定规格,三尺长,还是用自己织的布。为啥呢?土布涩厚,缠的时候有力。我就叫我妈撕裹脚(布),还要撕两副,要长长的,要那种最好最厚的布给我撕两副。我妈给我撕了,说:“你去缠吧,再给撕三副,脚也没法缠小,已经长大了。”我就想,我就不信还能缠不下去!”
那时10岁左右,不是10岁就是11岁。和我一辈的一些表姐们,还有一些叔伯姐妹,人家都缠脚,早晨缠脚,集中在一起,像 缠脚比赛。我们家有一个后院,种得有竹子,有些树,还有树木头疙瘩,地上还有砖头石块,这都成了缠脚时坐的地方。


爱美人 2003-8-25 8:31: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