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凤兰① 女,66岁(1993年),汉族,山东省蒙阴县人
听我娘说,民国16年(1927年)入种后遭了风灾,连着旱,那时种地在山上,到秋天入种没有收啥,就没有吃的,10月就逃荒去了,俺娘还怀着我。民国16年10月28日起身走的,听人说章丘最好混,我爹和娘要着饭就去了。我是第二年(1928年)2月生人。
我九岁缠的脚,我是自己愿意缠。俺妈是从小教我怎样缠脚,撕一块白布,把脚都缠起来。俺妈说,缠一回就把脚趾头往里奔奔。我的脚不小,就是没折了脚腰,没里鼓外鼓的。俺爹不叫我缠,嫌痛受罪,我不愿意,说缠脚好看。俺也不要小脚太小了,像脚腰折了,那个大脚面隆起,像个驴蹄子一样,难看。我要一个小条脚。
疼呀!得有决心,白天缠,夜里放,疼起来就放,夜里疼,把脚放在被子外面,越暖和了就越疼。如果不疼,我会更小啦。我觉得脚没有里鼓外鼓的就行了,俺娘的脚缠得很好看。
我在章丘时,人家下来查放脚的,我就跟着去看,也是拿着你们这样的本子,穿着挺洋气,还像电视里那样,穿着高跟鞋。那时我七八岁,还没有缠脚。他们各门去查,是搬着户口找人。人们说他们是从济南来的。俺小时还听一首歌:“韩复榘②下命令来,就把脚来放,不管男不男,不管女不女,真是难看。”我寻思下来,查放脚的是共产党,唱歌的不是共产党,他不愿意放脚。
问:你8岁就看见了人家查放脚,9岁你还敢缠脚?
那时侯俺就家去(回老家)了,俺家在山上,在山旮旯,离城八九十里,放脚是在章丘。山里就封建了,都住在山上,连个识字的人都没有。我就没上学,在章丘条件不好,回家也上不起,庄子里私塾,也没有女的上学。我就是可惜自己没上了学,要不多少能记几个字,现在我这脑子白搭,光忘事。
①李凤兰,档案号LFL66;任青云、许孔玲访问记录。
②韩复榘(1890—1938),河北霸县人。1910投军冯玉祥,1929年5月叛冯投蒋,9月任山东省主席。1938年被蒋逮捕,处决
于汉口。

爱美人 2003-8-24 9:03: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