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姐① 78岁(1993年),汉族,河南省濮阳县人。
我们濮阳那时侯女子上学很稀有的。俺有个邻居,他信耶稣。信耶稣教的都办学,有男校有女校。他要送他女儿去上学。你知道那儿上学管饭,还管发书。他约我姐姐,找了好几回了。我妈妈也答应了。我说:“我也去”,就去了。我妈“哎,不吃亏,家里少个吃饭嘴巴呀”。
那是教会的学校,清莲女校,一共就七八十个人,专门招女孩子。男校叫华美中学。女校在路北,男校在路南,中间隔着一道接。
从我们那个地方来说,当时都裹脚。但是我在学校里,学校那时不允许裹脚,所以说,是耶稣救了我的两只脚。我那时七八岁,是该裹的时候了,我很幸运,我姐姐缠成了,到那时放了,哎,就是最后一个趾头起不来了,其余的又都起来了。
那时侯都叫“改组派”。它(教会学校)有一套措施手段,天天使热水洗,最好使羊血洗,洗一次就行了。那时侯,学校里就我最小,她们都比我大。大革命以后上国立学校,学校里头也都是穿着大鞋裹着小鞋,不缠脚恐怕将来找不到婆家。我们着五六个都是缠不成了,所以就不缠了。
学校不允许缠,她们偷偷地缠,所以穿个大鞋,在里头缠着,半缠半放。所以学校把我们成立了个“放脚会”。哎,大革命,这就算是国家组织啦!就派我们去查脚,查放脚,就叫“放脚会”。
这在我家也是两派。我妈妈支持我。我妈去过安徽,去过东北,她说:“从南边到北边,妇女都不缠脚,就咱这一片缠,所以咱不缠。”我奶奶、我姑姑、婶婶是一派,说:“两个大脚板,顶门子(家里不用上门,用脚顶住了,嫁不出去的意思)吧,看以后到哪儿找婆家!”
再一个就是剪发。那时侯都留辫子,这上学哩,没时间梳头。过去都是我给你梳,你给我梳,很费时间。长了嘛,不好梳,短了还好一点,我给它剪了。没剪以前,我妈跟我说:“你要剪了头发啊,我可不要你了,你不要进这个家门。”我真剪了,也没再说啥。哎,在我们那一批,又是大脚,又是剪发,在我们县上很突出。
①刘大姐,1937年参加革命,档案号LWSH76;刘倩(女,河南省社科院)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23 8:55: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