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娘① 女,80岁(1995年),汉族,陕西省米脂县人
我父亲是工人,就是做小手艺的,用白铁皮做个壶啦、锅啦。后来有洋烟了,我爸爸就焊割洋烟那拐拐,做鸦片壶。我小时候娘家家境不好,我7岁上妈妈就瘫了,我丈夫的爷爷成立起女校,现在那个房房还有哩。
问:你几岁念的书?
7岁,女校刚成立(主述人生于民国6年,即1917年。就是说,女校成立应是1924以前的事),我今年80岁。女校前几年成立起来了,有冯素贞、杜文兰、马桂兰……好象是三四年级,我刚念。
我是第一批放脚,是孙文(孙中山)闹革命,贴告示叫女的不要缠脚了。告示贴在我们县上,我爸爸回来说:“哎,再不要给那些女子缠脚了。“我是小女子(儿),我姐姐都缠了,都由妈妈缠。我小时侯可调皮了,缠上后,这儿跳哩,那儿跳哩,一阵抖下了(裹脚布),我就跑了。
妈妈脚缠得可小了,那穿托托鞋(音),脚步就迈这点点小,疼得整夜睡不成,就把炕上的头罩揭开,风道有风,把脚插那里面,凉些。就那么疼!等我妈结婚时,脚就一点点,把骨头都缠折了,老人就把脚缠成那么小。那时就那么个形势,脚大了,没人要。这时侯是谈恋爱,那时侯是人介绍的,那时候只问脚大小,不问丑美。
问:过去陕北这地方把妇女称为“囚子“是吧?
对,是叫“问囚子“(问媳妇),男女不得见面。
我父亲回来说“再不给五(乳名,排行五)缠脚了,人家贴出告示。不要给女人缠脚,把脚都缠坏了。”那阵女人站不住,站不住往下倒了么,不能像咱们这会这么站,或者靠着什么东西,不会站,脚那么一点点,把人缠成残废了。
以后,我们这儿算城市嘛,放脚了,我姐姐已经缠成,大不了了,我以后也就没再缠。
问:那你周围和你一样大的女娃还缠吗?都放了?
我们没再缠,可乡里的还缠。二次世界大战打日本时,扔炸弹时,我家在乡下,那还有我家一些地,在那住着,我们那时姊妹大概是三十几岁了,那些农村的女娃们还缠着脚,我硬不叫给缠,说:“这时候了,你们还给娃娃缠脚!”她们说:“不缠,女人家脚这么大,寻个女婿连鞋面也扯不起。”
①冯大娘 ,城市平民,档案号FSY80;秦燕、岳垅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22 8:35: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