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秀英① 女,77岁(1993年),汉族,陕北甘泉人。
那时候结婚是包办婚姻,人家引(带)上哩。骑上个驴,顺着上来哩。那时侯包办婚姻,看也不叫看,娘老子给个瞎子就是瞎子,给你个拐子就是一个拐子。
你看这个脚哟(伸出一双小脚),缠得多好,六七岁缠上的。哎哟,挨打哩,打着叫缠。白军县长也说哩:“养下的女子,别叫缠了,好肉缠成了死肉,疼的娃娃!”我是不愿意缠,打着叫缠,疼啊,缠住还叫你做生活(干活)哩,还不叫你伸(放脚)。
红军来了,人家选你当放脚委员,叫你唱歌,都叫教呢!我给你们唱个歌,可好听了,我给你们唱个《放脚歌》:
人人来宣传,妇女们听一番,
宣传话儿很好听,放脚闹革命,呀嗨哟……
女人们不缠脚,又不扎耳朵眼,
辫子一剪,留下个短帽盖,唉嗨哟……
你们听懂了吗?那时我把头发也剪了,脚已经裹成,是放不成了,以后养下的女子不缠了,再不哩!因为缠脚和放脚都很痛苦,缠脚的女子都埋怨她们的母亲。
问:剪头好不好?
那人家(红军)来了就剪了。那时我37岁了,人家给扫盲哩,我念了一冬的冬书,也得过奖赏,人家说我年纪大了,学习进步,给了一个本子,一个缸子,现在都不在了。
那时候,我认了不少字,靠了七八百呢!教我们的是男的,是红军。把几个人叫到一个窑洞里,哎……教了一冬,每天都学,学文化好!现在看报多,一半的字认不得。那时侯和婆家分开另过,婆婆也管不住,公家叫学文化嘛。婆婆说:“红军来了,把你管不住了。”
①贺秀英,红军家属,详细资料可见《让女人自己说话:亲历战争》“大后方的女人”一章,档案号HXY77。岳珑(女,西北大学历史系)、秦燕(女,西北工业大学社科部)访问记录。

爱美人 2003-8-20 8:28:00发表于莲苑论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