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足与女性修養


    女性修養與女性教育不同,它是對女性行爲規範的心領神會和潛心歷煉從而達到的一種境界,表現爲一種氣質、一種風度、一種人格魅力。


    人們常把幽靜贤淑的女子称为“红颜静女”,这是中國歷代对于女性美的最佳贊譽。清代學者章學誠在他著的《婦學》中說:


    “女子佳稱,謂之“静女”。静則近于學矣。”


    實際上,女子一經纏足,行動立時受限,对于培养幽靜賢淑的性格,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誘導作用。清季一個名爲知蓮的人在他的《蓮藻》中也说

: 
    “方荔裳氏有言曰,‘守身如纏足,閑足以閑心’,可見當時女子纏足,不僅爲美觀起見,並寓有防閑之意。故大家閨秀,纏足一事,尤爲講究,是蓋養成女子幽嫻貞靜之德也。”知蓮又說:“纏足女子,性情大都温良,举止自然文静安祥,蓮步姗姗,端庄流利,儀態万方,所谓‘淵如沉珠,淇然莹澈’是也。” 

    在冯骥才的小說《三寸金蓮》里,也敘述了戈香蓮在纏足之后,問前来看她的大脚姑: 


    “打今儿,我还能跑吗?” 


    大脚姑回答說: 


    “傻丫头,咱閨女家裹脚,为的就是不叫你亂跑。你瞧谁家大閨女整天在大街上撒丫子亂跑?没裹脚的孩子不分男女,裹上脚才算女的。打今兒,你和先前不一样,开始出息啦!”

    如果單看这些情節,似乎感到纏足是对女子的一种束縛。其實这与现代女子穿高跟鞋、穿裙摆很窄的裙子的作用是一样的。穿上高跟鞋同样不能跑也不能跳。这就说明了:为了塑造一种淑女風度,加上一些束縛是必要的。所以無論古今,女性对这些束縛都是認可的。女子纏了双足後,不僅改變了脚的外形,而且也改變了步態,只能悠缓地小步行走,亦即形成了所謂“蓮步姗姗”的佳妙景象。因而可以說,纏足不單是對女性的雙足進行了重塑,而且也对女性形象進行了重塑,即培养成为一种温文尔雅的性格,这是最具东方特征的典雅形象。除此之外,有條件人家的纏足女子,還用“女红”(主要是指手工刺繡或者製作繡鞋)来陶冶情操,提高藝術修養。從而使金蓮之美在人的整體美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達到盡善盡美的境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