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的角度看缠足(四)

    前面談到的“楊凌”先生是這樣描述纏足的普及的: 


    “三寸金蓮的出现,據說开始于南唐后主李煜的一个爱妃──窅娘,她用帛纏足,使之纖小屈上而足尖成新月形,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以博后主欢心。这种舞蹈装束,因其優美,得到了当时众多士大夫的贊賞,於是,纏足開始傳向民間,一些好赶时髦的女子开始模仿。后来众多貴族都覺得女子穿着小鞋,整个人看上去显得亭亭玉立,平添了几分美態,所以纏足的風氣就流傳了開去,歷經宋、元、明、清,直至近代……”


    “纏足的过程极为痛苦,這一點显而易见,而且纏足也不利于行走和劳動,所以即使金蓮慢慢成为男人審美的主導,但一開始也只有有錢人家不须从事劳作的女子接受了纏足。这样一来,很快纏足又變成了一种財富、權势的象征,女子要嫁入豪門,一双金蓮已成必備的美容術。漸漸地,纏足變得天经地義起来,不纏足的只有一些山區裏的女子或是身份下賤的‘惰民’。明清两代甚至还有过男子纏足的记录,雖然原因或是因为職業需要,如名伶表演时的女扮男装,或是为了身體平安,将男孩子扮成女孩子養,但至少說明了这时小脚已成为女子的標志。”


    “既然纏足对一个女子而言是如此的重要,众多女子当然要想尽辦法打扮自己的小鞋,于是金蓮的樣式越来越精美。三寸金蓮上的圖案都是由姑娘們自己繡成。在那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针线女红成了她们必须要掌握的技能。三寸金蓮将成为她們自己的嫁妆,少女們将自己最向往、最渴求的东西都繡在了上面。比如石榴,代表多子多福;桃,代表长壽等等。”

    應該說,該文的論述是精辟的,是大體是符合實際情況的。也就是說,纏足是從追求美開始,又因追求美而普及,最終形成一種時尚,並使三寸金蓮成爲女性標志和人爲的第二性征。這在世界上是獨有的。記得一個西方人士曾寫過一本書,書的中譯名是《脚·鞋·性》,裏面用大量的篇幅談到脚與性的關係,當談到中國的纏足時,該書說:

    “假如全世界早就懂得了裹脚所造成的文化影響,性心理學影響和直接的影響,全世界各國恐怕会有相當多的人迷上金蓮小脚哩。但更重要的問题或许是:中國人是否早就完成了一项世界其他大多數國家的人从前一無所知的性學和性心理學发现,即人类的脚及其外衣鞋子具有其固有的色情功用呢?或者,中國人是否只不过是把已为全世界的人普遍意識到和接受的某种具有解剖方面的和性方面的魅力的东西发展到了極點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