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金蓮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將重塑人體美的夢想付諸實施的跨越千年的大規模群體實踐,它的影響面,遠不是一個普通民俗所能比擬的。它涉及到政治、經濟、文化各個方面,特別是文化領域,它幾乎無處不在:詩歌、散文、小說、戲劇、舞蹈、繪畫、雕塑、以及現在的影視,都有它的身影。然而對於三寸金蓮本身,我們却始終企圖摒棄它。


    如果一具較爲陳年的僵屍出土,哪怕只有一、二百年,也會引起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的極大興趣,他們會孜孜不倦、殫盡精力地窮詰細察,惟恐放過每一個微小的細節;

如果一個瀕臨滅絕的一個物種的動物正在奄奄一息時,動物學專家們就會感到痛心疾首,頻頻虔誠地祈禱上蒼,並不惜一切代價,以求挽救這個動物個體;


    然而,當人類歷史的活化石──擁有一雙三寸金蓮、進入垂暮之年的婦女們──行將在這個世界消失時,我們却無動於衷,絲毫不認爲有什麽遺憾之處。


    僅僅是出於一個未必有道理的政治成見,我們就企圖摒棄它,毀滅它,甚至希望它連同它的歷史一同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而且越快越好,難道這是明智的麽?


    我們正在犯錯誤,我們錯過了很多機會。在我們自己民族的中有如此龐大而長期的實踐活動,我們原本可以輕易地調查取證,得出纏足與性、纏足與性心理、纏足與健康及長壽、纏足與美容術、纏足與矯形術等等方面的各種關系,這將對以後的美容、矯形與性心理的研究方面以及重塑人體美的研究方面發生重大影響。但是我們却輕易錯過了。


    我們正在犯錯誤,我們正在喪失很多機會,且不要說很多與此有關的歷史圖片流失海外,海外至今尚有大量的與此有關的藝術品,甚至還有最後的三寸金蓮──裹着三寸金蓮的耆耄老人──我們都從來不曾想到過回收,讓他們就這樣自生自滅。


    我們正在犯錯誤,但並不是沒有亡羊補牢的機會,譬如,至今國內尚有最後一批三寸金蓮老人,現在還有數萬人,如果對這部分人群做一些較爲全面的調查研究,還會取得很多相當寶貴的資料。但是直到現在,我們還不曾采取過任何行動。


    我們不知要等到什麽時候,我們願借此呼籲,一切仁人志士們,爲了我們的民族文化,做一點實實在在的事吧!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