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所提到的楊凌的文章在谈到三寸金蓮不利的一面時,也像其他人一样,把三寸金蓮与高跟鞋做了对比,但是說得更为中肯:


    “纏足雖然早已过去,但女子的脚似乎还未遠离痛苦。我們完全可以拿金蓮与高跟鞋作对比。同樣的不利于行走,同样是为了使女子的姿态更加美麗。就像我們知道的,把全身的重量,寄托在一个近10厘米的鞋跟上,一樣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而这对於脚部的伤害也毋庸置疑,相信每一个穿过它的人都曾經有过抱怨甚至是詛咒,但它依然流行,也许这就是时尚,得到它的同時也要付出一些东西,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這就是說,時尚這個勞什子未必是什麽好東西,人們的趨之若騖也不一定理智。但一個習俗而能持續千年之久,就不是那麽簡單的事了。靠暴虐的統治、靠虛僞的說教,或是靠思想的禁錮,都不可能堅持一代以上。縱觀纏足的歷史,纏足作爲一個民間自發的美容行爲,不但歷久而不衰,而且還有愈演愈烈之勢,如果不是人爲的強行制止,穿着三寸繡花弓鞋的紅顔少女恐怕現在還會隨處可見哩。究其原因,就是其內在的美的本質在起作用。

三寸金蓮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重塑人體美的夢想付諸實踐,雖然付出的代價是高昂的(但這代價絕不會比束腰更高!),而從三寸金蓮之取得最大限度的性魅力這一點看來,又是束腰、隆胸所遠不能比擬的。不僅如此,以現代的觀點來看,當初爲了使雙足更形瘦小而纏足,大趾外的四趾翻折到足底,並非無奈之舉。除了在美學的構想上無可挑剔外,還複有實實在在的保健作用,這真是非夷所思(這一點請見《從本原的意義看纏足》第三部分)。


    可見,我們的先人並非單純爲了美而輕舉妄動,它更帶有暗合天機的巧妙心思,因而說,纏足富有東方的神秘色彩,代表着東方人的智慧。這和西方人爲了美不惜對內臟大動幹戈、不顧後果的行爲有着天壤之別。從美容的角度來看,纏足與束腰、隆胸可以看作是一類;從陋習的角度來看,纏足與束腰、隆胸似乎也可以歸爲一類;但在對身體健康的影響方面,束腰與隆胸就不配與纏足爲伍了。這就是東西方在美容實踐方面的真正區別。

    在作了前述的分析之後,我們有理由認定:纏足,作爲一個舊時代的習俗,雖然對人的正常功能(即行走方面)有所妨礙,但究竟還是有所得(指對健康方面而言),因而最多是一個美麗的錯誤;而束腰、隆胸,却因其對人的健康一無是處而成爲不可原諒的錯誤。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