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歷史的時空,遠離政治上的功利主義,從簡單的、標語口號式的、甚至是強加的政治概念回到命題嚴肅的學術研究中來,冷靜、客觀、全面地分析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纏足現象,這是時代的進步,理性的回歸,也是學者的責任。

於是,现代人对于历史上的缠足,不再是简单地偏聽偏信,以致於“一言以蔽之”了,请看──
    一个網名为“神”的人曾发表一篇名为“从三寸金蓮說起”的文章,其中写道: 

    “有人说女子裹上小脚,忍受了生理上的極大痛苦来满足男子的變態的審美觀。这是不正確的。女子裹小脚大多從小开始,是用裹脚布来阻止脚的正常发育,所以其生理上的痛苦其實是有限的。而且,古代不僅僅是男子覺得三寸金蓮漂亮,連女子也是这么認爲的。其實,直到现在女人们也是經常会忍受一些生理上的痛苦,来追求美麗。我想穿过高跟鞋的女性,都不会说穿那玩意是很舒服的,可爲什麽還會有那么多女子喜歡穿高跟呢?不就是因为别人覺得漂亮,自己也覺得好看么?高跟鞋对女性生理上会造成影响,这已經是为现代醫學所證明了的。那么为什么没有人去指责呢?如果有谁说,穿高跟鞋反映了什么劣根性的话,那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可是,三寸金蓮同高跟鞋之間,只不过是50步与100步的區别呀。”

    這就是說,一定歷史時期的審美觀念是與一個特定的歷史階段是相關聯的。人類審美的歷史,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是十分完美的,它需要經過不斷認識,不斷修正,從蒙昧走向文明,從原始走向現代,從低級走向高級,是要一步步地完成的。


    這位網名为“神”的人接著說: 

    “也有人说,小脚難看。不错,现在看来,小脚确實不好看。但問题是,古人認为好看啊。每一个民族,每一个時代,都会有其特有的審美觀,我們怎么能根據自己的審美觀去指责别人的審美觀呢?我覺得,三寸金蓮只是我們古代的一种民俗,用不着大驚小怪的。现在不同的民族还保留着很多自己民族的东西,比如非洲、美洲的一些部落,人们喜欢在脸上塗上油彩,我們现在都能很平常地予以对待。为什麽呢?因为我們知道那是民俗。谁也不会因此而去指责他們的民族性是何等的顽劣。为什么獨有中國人的裹足会反映出什么劣根性呢?”

    這顯然是對一個時期以來簡單扣帽子的粗劣作法提出了異議。是的,早就應該像這樣平心靜氣的研究問題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