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足在上述三種習俗中之危害最小而遭受譴責最大,其原因就是隆胸、束腰源于西方,而纏足却源于東方。西方列強恃仗自己武力的強大,就當起世界警察來,自己的毛病一大堆却還要硬說別人的毛病大,這很有些強權政治的的意味。在中國,纏足遭到了嚴厲的譴責並在法律上被禁止了。而隆胸至今還在世界各地合法地營業,束腰器具也在世界各地合法地銷售。過去常說,五十步笑百步,現在却是百步笑五十步了。說穿了就是,西方在美容習俗方面,遠比中國落後得多,也無知得多(中國人從來沒有不明智到這種程度:即爲了追求美容,把重要內臟都犧牲掉。比起隆胸和束腰來說,中國的纏足更符合“損失最小,效益最大”原則。爲了造就美,犧牲一些較爲次要的功能是不可避免的),而西方人却反過來嘲笑中國的落後。現在,中國的纏足早已禁絕,而西方的隆胸和束腰還在大行其道。那麽,到底誰更不文明、更不講衛生呢?因此,我們可以有理由地說,現在的西方(至少還有相當一些人)生活得比東方人要不文明,不衛生。並且他們還把他們的這種生活方式當作先進的生活方式向全世界擴散,因而是更應該受到譴責的。

    實際上,中國的纏足與西方的隆胸、束腰的區別遠不止於此。中國的纏足具有濃厚的東方神秘色彩,人們對於纏足的認識遠沒有完結。在對健康的影響方面,對於西方的隆胸、束腰來說,可以說是一筆批倒,一無是處。而纏足的情況,就複雜得多了。與其說是一種陋習,勿寧說更像是一柄雙刃劍。筆者新近的研究是足以令西方瞠目結舌的:

首先,爲了使双足看上去更形纖小而穿緊脚鞋,是東西方人都曾有過的行爲,而纏足則走出了穿緊脚鞋的死胡同,因爲穿緊脚鞋對脚形的改變是非常有限的,而且還會造成很多足部疾病。纏足把大趾外的四趾屈折到足底,大大拓展了使雙足有效變尖變瘦變小的可能性。有人說,四趾屈折到足底,不是對正常體形結構的破壞麽?是的,但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四足趾屈折的位置,剛好是中醫學概念中的“湧泉穴”附近,在病人處於瀕危情況時,刺激“湧泉穴”,有促使患者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壓在足底的四趾,在行走時,起到時時刺激湧泉穴的作用,無疑是有益於養生的。其次,纏足後必須緩慢行走,雖然這也是強制性的,但却有益於心臟的休息,利於心臟的恒久工作。故爾傳媒中常有某地高齡小脚婦女的壽命高於同齡不纏足婦女的報道,就是很好的注解。

    這就是說,纏足強制性地使人處於一種養生狀態,其理由之充分,是人們始料不及的。故爾,說纏足是一種陋習,似乎結論還下得爲時過早。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10 月 5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